*萊漾
  *哨兵嚮導自我流
  *很短
  
   *
  
  建立一個使他們覺得自己是安全的領域。
  
  剛下課,褚冥漾就被好友塞了一籃子餅乾和小蛋糕,還附帶一個保溫瓶的奶茶。
  「可以給漾漾你們兩個吃喔。」
  「嗯啊?」
  一臉莫名其妙的褚冥漾被友人推進塔裡,手裡捧著散發香甜氣息的籃子站在塔口,還滿像笨蛋的,不少哨嚮投來奇異眼光。
  尷尬的微微紅了臉,趕緊匯入人潮假裝自己只是路過。
  走著走著,身邊的人越來越少,長長的走廊上很安靜,聽不見腳步聲也聽不見呼吸聲,只有心臟震盪胸膛時的躍動感讓他覺得自己還活著。
  所以他真的不是很喜歡塔。
  長廊的底端是一道樓梯,這道樓梯很特別,它直通塔頂。
  每次爬這樓梯褚冥漾都覺得自己像在受刑,樓道沒有開窗戶(為了防止哨兵想不開跳下去),白色熾光燈將周圍照的通亮,是一個狹窄但令人有安全感的微妙半封閉空間。
  很奇妙,受不了感官壓迫的哨兵卻很喜歡微微狹窄的樓道和封閉式的騎樓,這點至今仍無法研究出原因。
  但是對褚冥漾來講,這感覺超詭異,很像驚悚片裡要通往死亡空間的橋段……他還記得第一次爬的時候差點崩潰,先不說它的長度光是這種安靜的密閉空間就讓人有窒息感。
  宛如尖叫也無法定位自己存在的環境,真的很討厭很討厭,而現在他已經可以做到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大氣不喘的爬上去。
  不知不覺,來到樓梯終點,褚冥漾深吸幾口氣平復氣息,剛要伸手門就開了。
  每次都能在他敲門前就把門打開,頭幾次來的時候還叫得像見鬼,現在竟然默默習慣了……
  褚冥漾看見對方的精神體,有些猶豫的伸出手輕撫過白狼耳後,而後抬眼對上那雙熒涼的金眸,思緒彷彿在一瞬間被吸納乾淨。
  毫無波動的眼眸讓氣氛凝結在這一秒,對視片刻後褚冥漾心頭突然有種被扯一下的感覺,不討厭,甚至讓他覺得說不出的……類似喜歡?也有點像高興的感覺?想要、很想要去……做某件事?
  表情顯得困惑,褚冥漾剛想把那種情緒釐清楚就被萊斯利亞一把拉進房裡,周遭仍然是一片乾淨冷清,某些東西還是因為他來才添加的,像是那個懶人沙發(雙人的)、摺疊桌椅組(平常都收起來,只有他在用),不然萊斯利亞原本房間完全就是樣屋。
  ——現在在他看來也是樣屋的感覺,但是,似乎開始不一樣了。
  漫不經心的咬著餅乾,褚冥漾有些迷惑的注視著萊斯利亞——他無法控制自己——發現對方也看著他,那一刻,心裡有些癢癢的。
  癢的讓他忍不住提起嘴角。
  紅髮的冷漠哨兵伸出手撫過那微微瞇彎的眼角,很輕很緩,像是要不斷糾纏下去般順勢滑下臉頰。
  撫摸著眼前的少年,傾身向前,很輕很輕的蹭過那沾著餅屑的唇,一過即分。
  香甜的。
  褚冥漾不意外的爆紅了臉。
  
  
  END
  
   *
  
  其實我覺得某方面而言哨兵很像自閉症XD
  看著規律旋轉的東西會讓他們平靜(比如音樂盒裡的單人芭蕾舞娃娃,一定要單人,雙人或多人反而讓哨兵暴躁XD)、爬旋轉樓梯會讓哨兵感覺到寧靜(一定要旋轉樓梯,或者不斷去轉動旋轉門也能做到類似效果)←
  一般人的室內裝潢會造成哨兵視覺負擔,但是家具(不能過量)按照哨兵心意擺放的話就不會。
  順帶一提萊斯利亞的味覺很極端(聽覺、觸覺也是),不是沒味道就是味道極為強烈,比如褚冥漾吃的餅乾,他吃到的不是餅乾的甜味,而是餅乾的「乾乾的感覺」還有「褚冥漾身上自帶的味道」。
  &最敏銳的感官是嗅覺的跟視覺,可以像機器一樣直接進行分析。

  最後,你猜那是誰的高興所以誰高興XD?
  感謝鍵閱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