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以甜閃為目標
  *不甜不閃都是冰炎的鍋
  *哨兵嚮導自我流
  
   *
  
  關於忍耐這件事,所有的哨兵都是非常有所體會。
  他們無時無刻不再忍耐,忍耐著空氣中討厭的氣味、視線所及的明豔色彩刺激光線、耳膜上不時滑過的細微干擾、肌膚上可怕的衣料觸感,各種不得不忍著受著的刺激。
  感官上不斷累積而無法抒發的痛苦,因此躁鬱癲狂、孤獨往來、關在塔裡,每名哨兵幾乎都是不定時炸彈。
  所幸有嚮導給予他們撫慰,令哨兵感到溫柔的、放鬆的,能夠真正有人去體會去共同感受哨兵的難受。
  遇到嚮導之前,哨兵像是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像是被放在一個無人的世界、像是所有的感覺聲音都被無限放大的地方,直到嚮導將他們帶出來。
  因為嚮導是如此難能可貴,所以所有的哨兵會不計一切代價和阻礙——拼命的去獲得、尋找嚮導,一旦找到,將是一生一世不分離。
  不背叛。
  不離棄。
  褚冥漾吐了口氣,不自覺地撫摸上書本的字句:「……哨兵長達一輩子的承諾。」
  編譯這本書的人一定很推崇哨兵的毅力和堅韌,然而他們的堅毅卻同時也是他們痛苦的來源。
  指尖無意識的滑過書頁邊緣,腦海中想的卻是冰炎總是冷靜淡然的臉孔,每次的常規檢查總是成績良好,感官刺激閾值永遠控制在最佳的狀態,讓他每次看到都覺得害怕。
  他只看過對方失控一次,之後冰炎一直都是如此,漠然、自制。
  這樣的冰炎真的不是在壓抑嗎?真的會過敏嗎?真的、需要他嗎?
  想到這裡,褚冥漾心臟一顫、手上一個用力,書頁銳利的邊緣劃破他的指腹,血珠緩緩滲出來,很痛。
  要是放在哨兵身上,痛苦都會被成倍放大,那麼冰炎又是怎麼忍耐的?
  胡思亂想時手指忽然被人高高拉起,褚冥漾抬頭一看發現冰炎正蹙眉看著他指腹上懸掛的血珠。
  「學長我不小心被書割到……學長!!!」對方忽然的舉動褚冥漾忍不住大叫起來。
  冰炎輕輕舔了下褚冥漾的指頭,將血珠舔掉,然後眉頭皺得更厲害,抿著唇似乎在忍耐舌尖上的血腥味。
  褚冥漾簡直要被嚇瘋!
  那個超級愛乾淨的哨兵、那個超級愛乾淨還無法忍受任何重口味的哨兵、那個超級愛乾淨無法忍受任何重口味且討厭有氣味東西的哨兵!
  ——居然、舔了、他傷口上、的、血珠!
  徹底失神。
  隱約中還聽見冰炎厭惡的輕輕呸了一聲,接著那雙紅眼瞪向他,舉著他的指頭,冷聲道:「就這樣任血流?」
  「我我我、我在在想想事情……呃呃啊啊啊學長呃你剛剛剛剛怎、天啊你還好嗎?」整個人被嚇得語無倫次。
  「不好。」
  被血腥味刺激的口吻都惡劣起來,冰炎非常不愉快的看著一臉慌張的嚮導學弟,鼻尖縈繞著淺淡的腥鏽氣味,明明可以忍受這種程度的刺鼻味道,但出現在嚮導身上就是令他厭惡。
  徹底的厭惡至極,變得一刻也無法忍耐。
  冰炎隨手將傷口轉移到一邊的書櫃上,褚冥漾更是嚇得整個人都呆了,那是學校公物啊學長!
  看著那道小小的痕跡,冰炎又瞪了褚冥漾一眼,抓著不知所措的人就往塔走。
  比起學校配的宿舍黑館,冰炎還是比較喜歡塔,至少塔裡安靜多了,沒有吵死人的細碎聲音也沒有刺眼的畫像,而且在塔中他可以專注的感受嚮導的一切。
  當刺激源都被除掉,他就能一心一意的感覺著他的嚮導。
  夏碎曾經笑著說過一句話:『所有的哨兵都對嚮導有無盡的渴望。』
  冰炎現在能夠稍微體會了,追求嚮導是他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像是刻在骨血裡的本能。
  塔裡的白噪音稍稍舒緩了心底的不悅,冰炎一腳踹開房門,將褚冥漾抓進去,抱著人躺倒在沙發上。
  出任務回來就聞到嚮導身上的血味,讓他無法控制的暴躁起來,可是一碰觸到嚮導又覺得好像被撫平了起毛邊的情緒。
  「嘖。」
  「學長?」還在生氣嗎?不敢問出口,褚冥漾只能縮著脖子乖乖給冰炎抱住。
  他發現冰炎似乎很喜歡這種大面積的接觸,尤其是在任務前後,這算是冰炎式的自我調適嗎?
  褚冥漾偷偷在心裡想著。
  過了好一陣子冰炎都沒有說話,悄悄往上看,他才發現對方已經閉起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小心的調整了一個讓兩人都舒適的姿勢,褚冥漾放鬆身體趴在冰炎身上,一開始還會緊張得要命,到現在次數多了他都習慣了甚至還會自動調整好自己。
  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會覺得兩個人之間,或者說他單方面的、被需要,而且這樣的冰炎,有點可愛。
  嘴角微微彎起一個連自己也沒發現的弧度。
  
  
  END
  
   *
  
  漾:我家哨兵自帶Lv.?????的撒嬌技能,防禦力0的新手嚮導求拯救。
  
  丁:馬德冰炎一直在我腦海作祟
  梅:他提醒你該出新ㄉ冰漾本ㄌ
  丁:真4不甘心
    ㄅ想讓他稱心如意(乾
  梅:妳已經寫ㄌ
    他也爽ㄌ
    憐憫)
  丁:……對(毫無骨氣ㄉ
    為--神--馬--!我壓力越大他越爽ㄋ
  作者20點求解,在線等。急!
  
  稍微讓我囉嗦下,關於哨兵冰炎,是的他曾經很會忍耐很了不起,但是有了褚冥漾之後所有忍耐在褚冥漾面前完全不堪一擊。
  所以他很黏褚冥漾但是他不自知。
  下意識的追尋和親近,沒看到的時候不覺得,一旦看見了就必須把人帶在身邊,無時無刻的那種。
  要用簡單一點的詞來形容哨兵冰炎的話,我個人偏好變態偏執。
  有任何問題歡迎找冰炎單挑喔感謝~

  最後喊一句:特麼的這對哨嚮怎麼老是在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