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關於睡覺(n.)這件事有多重要
  *哨兵嚮導自我流
  
   *
  
  或許是因為哨兵易感多敏的體質,睡眠對於哨兵來講是一件難得短暫放鬆但又痛苦的事。
  任何一點聲音、光線、味道甚至氣流都會中斷哨兵的睡眠,使得他們感官活躍進而使他們醒來。
  雖然有塔,但是哨兵並不能完全依賴塔,因此他們強迫自己在各種環境中忽略不相干的刺激努力睡覺,而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以至於哨兵在執勤任務時幾乎是不眠不休。
  只有回到塔內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寧。
  冰炎並不例外,在褚冥漾還沒出現前,他幾乎是在睡覺或者單獨在塔裡看書。
  遇見褚冥漾之後冰炎依然花費大量時間在睡覺,只是多了個人一起。
  睡眠逐漸成為少數讓冰炎能夠毫無防備、不必時時刻刻壓制刺激輸入的時刻,只需要徹底的放任自己閉上眼,然後就能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寧靜和安然。
  從原本的厭惡到如今的舒適,冰炎並不驚訝這種變化。
  畢竟,嚮導的存在本身就是神奇的,神奇到足以讓他有時會忘記他是一名哨兵。
  在嚮導身邊時,他能平和的感受世界,能夠看見各種事物的紋路和輪廓,能夠聽見各種聲音或吵鬧,能聞到空氣中的所有氣味,甚至能夠忍耐各式的觸碰或肌膚上的壓力。
  嚮導會保護哨兵的感官。
  保護。
  沒想過他能夠體會這個詞彙,他被他可愛的嚮導所「保護」。
  冰炎嘴角難以自制的勾起一抹弧度,雖然對方還很生澀有時還蠢的讓他覺得很火大,但是只要一想起那人,就忍不住有了放鬆的感覺,可以卸下所有防衛,將一切都交給對方。
  就如同此刻——
  冰炎環抱著褚冥漾,臉頰輕貼著對方肩頸,微微歛眼聽著他在懷裡背誦咒語。
  「錯了。」
  「呃唔?」褚冥漾翻開課本仔細一看,他跳了一個音,難怪他之前發動咒語時總是失敗。
  冰炎沒等褚冥漾慢吞吞的再度確認,張口就念了一串,讓褚冥漾跟著他一句一句念。
  敲門聲突然傳來,被打斷的冰炎不悅的蹙眉並不想離開沙發,卻被褚冥漾半拉半拖的帶到門邊,開門一看是夏碎,對方表情頗富興味,視線在褚冥漾肩頭和腰上轉了圈。
  冰炎不耐的看搭檔,臉上帶著很明顯的不歡迎。
  「問你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紫色眼睛卻是注視著褚冥漾。
  想起塔裡幾乎沒啥調味的食物,褚冥漾一臉興致缺缺,但是夏碎像是不放棄般極力邀請他們,隨著對話的進行冰炎心情愈加惡劣,被打斷了休憩時間已經很令人不爽,還想把嚮導從他身邊勾走是怎麼回事?
  手上不自覺用力,將褚冥漾拉到他懷裡,不客氣的截斷兩人對話:「不吃,夏碎你可以走了。」
  用力甩上門,發出一聲沉悶的嗡響,把人抱回沙發上。
  雖然對夏碎很抱歉,但是感知到冰炎的情緒起伏暴躁,褚冥漾決定先處理對方的問題,放開自己的精神防禦,緩緩接觸並進入冰炎的感官,手上也輕輕地拍著冰炎肩頭。
  被安慰、被撫順、得到舒適與安寧,冰炎微微瞇起眼,稍微放鬆了些。
  見冰炎漸漸鬆懈下來,褚冥漾也跟著安心了。
  隨著認識時間越來越長,他好像越來越知道冰炎的情緒毛邊和肢體上的暗示,比如:感到壓力時會抿唇、放鬆時會稍微瞇起眼、需要精神緩解的時候會不自覺碰觸他……等等。
  最近發現對方最輕鬆的姿態是抱著他的時候,大量的肌膚接觸似乎會讓冰炎覺得舒服與緩和,情緒和感官都會變得不那麼敏銳。
  自然而親近。
  剛開始他還會覺得尷尬緊張不知所措,可現在他發現自己也漸漸喜歡上這種感覺,想著身後的哨兵,褚冥漾有些羞窘的笑了。
  擁著嚮導的冰炎頭一偏,將臉頰貼在對方溫熱頸側,半闔著眼打了個呵欠,靠著人打瞌睡。
  享受嚮導伴在身邊的遲鈍又溫馨的感受。
  
  
  END
  
   *
  
  何不乾脆睡到底呢。(一臉漠然)
  連續三天滿腦子都是哨嚮冰漾,我想解放我想飛—————————!!!
  不過真是太好了已經不會有第四天了因為他們在我腦海中終於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