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閃死甜死為目標
  *不甜不閃都是冰炎不夠力
  *哨兵嚮導自我流
  
   *
  
  哨兵的體質一向是槓槓的,但是也扛不住連續好幾天不吃不喝不闔眼,累積下來的刺激已經足夠使人瘋狂,更何況本就易感的哨兵,連自律自制的冰炎也感到此時有股惡火在心中漫燒。
  多日來的感官刺激和情緒累積已然到了極限,有時看東西都會化成一塊塊的光彩斑斕的形狀,視覺疲勞已經達到極限,基本是靠聲音和氣息在認人。
  很累很煩很火大。
  想揍人,靠!
  他知道自己的狀況很糟,只要再多幾分刺激他就要暴躁起來,可他深吸口氣忍住,按著額頭對靠過來的嚮導說:「別靠近我。」
  聲音很低很啞,但是含在其中的不安穩因子已經足夠讓嚮導察覺。
  嚮導柔聲開口:「殿下,您需要精神舒緩。」
  「走開……別在我旁邊晃……」努力克制內心躁動,冰炎瞪了嚮導一眼,忍住脾氣冷聲回道:「離我遠點!」
  剛回報完任務走出公會的夏碎一看好友渾身壓抑不住的暴風雨,溫聲將好心的嚮導勸走後才微挑著唇角,腳下慢悠悠浮出一個傳送陣,在光芒將他們吞噬前,冰炎似乎聽見對方一聲輕笑。
  「呵讓你不帶褚。」
  瞬間想把心中所有惡氣都出在搭檔身上。
  當光芒過後,正考慮跟搭檔打一場發洩心中暴戾的冰炎在一片混亂的視覺色塊中看見了褚冥漾的臉。
  「呃、學長?」天啊身上這可怕的超級低氣壓!
  還沒靠近都能感受到那種即將爆炸的紛亂,所有情緒和感受被刻意壓制的井井有條,可也快到達極限了。
  慌張小跑著過來的褚冥漾不自覺伸手想去擁抱冰炎,對方反而直接把撲過來的人抱在懷裡,非常緊的那種。
  這一刻,所有情緒得到釋放,壓抑承擔暴怒思念躁鬱忍耐疲憊
  褚冥漾被冰炎的情緒沖刷而過差點就暈了頭,好不容易緩過來後,輕緩的進行梳理,手上小心的梳開過那長長的銀髮,輕聲的哼起舒緩旋律,小心翼翼接觸冰炎的感官,感知那一片混亂而又糟糕的世界。
  觸覺、聲音、味道以及精神的放鬆都是必要的,現在沒時間回塔裡就算了,反正校門口這邊也沒人不會有太多干擾。
  感受到來自嚮導的柔軟撫慰,冰炎緩緩的、緩緩的放鬆下來,一次、兩次、三次……感官的負擔才終於被撫順,微微瞇起的紅眼帶了些許睏倦。
  「走,回去了。」冰炎悶在褚冥漾耳邊說。
  「回哪?」
  沒得到回應,褚冥漾又問了一次,對方仍然不說話,抱著他也不放開,兩個人就這樣黏在一起戳在校門口。
  「去塔裡吧,褚。」
  「夏夏、夏碎學長?」
  夏碎笑咪咪的,一點都沒有尷尬的感覺,反倒是褚冥漾紅了臉,結結巴巴的應了聲後,拖著大型抱枕往塔走。
  褚冥漾還以為他要一路把冰炎拖回去,結果到了校園內冰炎就自動放開他,表情莫測的走在他側邊,穿越校園的路程讓褚冥漾有點心驚膽跳,隨時準備好抱住他暴起的哨兵就地壓置。
  睨了眼褚冥漾擔心糾結的表情,冰炎忍著周遭的說笑聲穿透他耳膜、各種氣味刺激他的嗅覺,過多的刺激讓他才剛平復的感官又開始超載,於是眼前開始出現一片又一片的光斑。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冰炎直接甩上門一把拖過來不及反應的褚冥漾緊緊按在懷中。
  門口抱了很久很久,褚冥漾才小聲的問一句:「學長?你、你還好嗎?」
  半歛著的紅眼一片暗沉,更加抱緊了懷裡的嚮導,輕輕蹭著對方柔軟溫熱的頸項,肌膚與肌膚相貼、鼻尖聞到的氣息與耳邊嚮導的呼吸聲,這一切稍微降低了剛才又超負荷的感官。
  「嗯,不好。」
  「咦咦咦?學學學長那那那我們去醫療班嗎?」
  「不用。」
  冰炎將褚冥漾抱起,走進寢間放到床上,逕自扯開繁複黑袍、脫去上衣,在對方臉紅得像番茄和閃躲的目光中,倒進床鋪裡、將人緊緊環抱著,前胸貼著嚮導後背,手橫過嚮導的腰。
  將臉半埋在嚮導的後頸,緩聲道:「你可以開始了。」
  「開開開開開始什什麼?」
  「梳理。」
  紅眼歛下,遮住眼中隱隱的暴戾,剛才只差一點就要暴走抓狂,是這個人傳遞來的氣息安慰了他。
  他的嚮導。
  在安靜的空間裡抱著嚮導已經讓冰炎稍微冷靜下來,但是褚冥漾很不冷靜,應該說他簡直快爆炸,腦袋高速空轉,只要一想到後方的哨兵是裸著上身他臉頰的熱度就一直退不掉。
  啊啊啊啊裸著的不不不他要冷靜要梳理呃呃呃裸的裸的啊啊啊啊啊啊冷靜啊啊啊啊啊————
  自我抗爭自我引導了好一陣子後,褚冥漾才勉強忍著滿心羞窘摟住冰炎的手臂。
  閉上眼睛驅除腦中雜念,專心捕捉冰炎游離的暴躁情緒和超載的感官,壓抑承擔暴怒思念躁鬱忍耐疲憊安靜平息想念……
  褚冥漾猛然睜開眼,整張臉爆炸般的紅,整個人都燒起來,困窘到眼眶泛起了水氣。
  學長在想他,他很難去描述那種接上哨兵世界的感覺,但是他知道學長在想他,滿滿的、都是他。
  內心瘋狂尖叫,褚冥漾拼命深呼吸壓抑自己亂七八糟的念頭和思緒,繼續梳理冰炎的精神與感官,卻發現冰炎整個心裡想的都只有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褚冥漾內心慘絕人寰的尖叫中,冰炎輕抵著嚮導溫暖的身軀安睡。
  
  
  END
  
   *
  
  對他們大庭廣眾之下就抱在校門口做了(精神梳理),就是這麼不要臉!(乾)
  褚冥漾感覺到冰炎在想他只是一種感覺,就像冰炎釋放壓抑的情緒也是一種需要被褚冥漾感覺到的感覺(說人話(。
  大家自由心證這種感覺囉呵呵呵呵呵呵A_A
  對了看完告訴我甜不甜啊!(馬德賤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