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請注意:這毫無疑問百分之百絕對是短篇!(歐打)
  ※請勿跟作者討後續XD(再歐)
  
  
  
  
  * * *
  
  
  Atlantis花園裡種滿許多奇花異草,這些花草之所以珍貴在於他們每朵花每株草都有自己的花精靈,最有名的是一朵叫冰炎的玫瑰和叫做夏碎的蘭花。
  
  冰炎玫瑰花瓣枝葉全是冷冽的銀色,其中一片卻是像火焰般的奪人豔紅,通體散發著凜冽的寒氣,總在盛開的時候伴隨著一股冰涼的香氣。他的精靈很少出來跟別人打交道,只是偶爾會跟夏碎蘭花看書喝茶。
  
  夏碎蘭花是溫柔的紫藍色,每天準時在清晨五點綻放,花精靈夏碎也非常有禮貌,而且綻放之後,附近三公尺都會縈繞著一股溫柔舒爽的香氣,令人覺得人清氣爽,夏碎蘭花有株同胞兄弟──千冬歲蘭花,千冬歲蘭花非常喜歡夏碎蘭花,總是在五點跟著夏碎蘭花綻放,每當他綻放時,都會散發一種書本混著花香的香氣,那是千冬歲蘭花獨有的味道。
  
  其他還有許多就不一一介紹。
  
  今天管理人賽塔移來一株新的花,他將那朵水藍色、尚未綻放的小花種到冰炎玫瑰的附近,正當他在替小花鏟土的時候,冰炎玫瑰開了。
  
  「日安,賽塔,那是誰?」冰炎坐在玫瑰上問。
  
  「啊、冰炎玫瑰日安。」賽塔微笑著將那小小的花苞捧在手心,「這是褚冥漾牽牛花,很可愛對吧?」
  
  「他好普通。」冰炎瞇起紅眼說,「沒什麼特色。」
  
  「每種花都有他的魅力喔。」賽塔微笑著說。
  
  「是嗎?」冰炎一直盯著那小小的水藍色花苞看,發現到他好像顫抖了一下,「他動了一下。」
  
  「啊、要開了…」賽塔輕輕的退到一旁,對冰炎比了一個「噓」的手勢,「褚冥漾牽牛花很膽小。」
  
  水藍色的花苞慢慢的舒展開來,最後溫柔綻放,卻沒有精靈從裡面探出頭來。
  
  「啊…」賽塔小心的靠近一看,露出一個寵溺的笑容,「褚冥漾還在睡覺呢。」
  
  「睡覺?這麼晚了還睡!」冰炎皺眉,騰空,飛過去,落在賽塔掌心,看著睡在花蕊深處的蜷縮背影,「好小。」
  
  「他只有半歲大喔。」賽塔伸指輕輕的戳了一下那小小的身子。
  
  那小小的身影微微蠕動了一下,然後翻過身,揉著眼睛打著哈欠坐起身,迷濛的看著花蕊,伸出小小的手摸了一下,「早安、花花。」
  
  「他好笨的感覺。」冰炎批評。
  
  「誰?」褚冥樣轉頭一看,一位金髮燦亮的人正笑吟吟的看著他,手上還有個正凶巴巴瞪著他的銀髮一撮紅的紅眼花精靈,「你好、我是褚冥漾…早安。」
  
  「早安,睡的好嗎?」賽塔笑瞇瞇的問。
  
  「很好喔、這裡很舒服,花花也很喜歡。」褚冥漾展開一個可愛的笑容。
  
  「我叫冰炎,玫瑰,住隔壁。」很酷的說完就飛回自個兒家裡。
  
  「唉呀,漾漾不用難過,冰炎是在害羞喔。」賽塔輕輕的把他放到手心上,拿到正在看書的冰炎面前,「以後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喔。」
  
  「嗯…你好冰炎玫瑰…」褚冥漾紅著小臉說。
  
  紅眼瞄了他一眼,應了一聲之後,就自顧自的看書了。
  
  賽塔也不以為意,帶著褚冥漾四處跟花園裡的花打招呼。
  
  四處繞一圈下來,他也累了,賽塔將他放回牽牛花中,輕輕的道了晚安之後,牽牛花慢慢的閉合了起來。
  
  「這麼早就睡了?」冰炎一聲不吭的跑過來看,「很弱。」
  
  「因為他還很小啊。」賽塔微笑著說。
  
  「嗯。」紅眼專注的盯著那緊閉的花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 *
  
  
  「早安漾漾!」喵喵蒲公英飛過來,輕輕落在牽牛花的葉子上,大聲的跟剛起床的褚冥漾打招呼。
  
  「喵喵早安。」露出可愛的笑容,「萊恩酢醬草呢?」
  
  「萊恩酢醬草跟莉莉亞鬱金香先去吃早餐了,漾漾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等一下,我在等冰炎玫瑰。」漾漾指著隔壁的玫瑰花苞說。
  
  「漾漾好好喔~可以跟冰炎玫瑰住這麼近~~」喵喵的眼中冒出兩顆愛心。
  
  「呃、還好啦……」褚冥漾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冰炎玫瑰其實很兇暴、獨裁,老是把他拉到玫瑰上叫他陪他一起看書,但是褚冥漾不喜歡看書,他只喜歡在玫瑰上曬太陽。
  
  「啊、花要開了!」喵喵興奮的指著顫動的花苞說。
  
  褚冥漾看著那玫瑰清冶的綻放,每次看都覺得很漂亮,而且每次冰炎玫瑰綻放時都有一股清冽冷涼的香氣,他很喜歡那種香味。
  
  「褚。」冰炎坐起身,偏頭看向牽牛花。
  
  「這裡!」褚冥漾把手舉高高,「冰炎要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嗎?」
  
  紅眼看著他一會兒,「好啊,我找夏碎一起去。」
  
  「嗯嗯!」褚冥漾笑著用力點頭。
  
  「你在幹麻?還不過來?」
  
  「咦?」正要跟喵喵先去的褚冥漾愣了一下,猶豫的看著喵喵又看著冰炎。
  
  「沒關係,喵喵先過去跟他們說一聲,漾漾等一下再跟冰炎玫瑰和夏碎蘭花一起過來。」
  
  「喔。」褚冥漾點頭,然後飛到玫瑰那邊,坐在紅色的那片花瓣上。
  
  「過來一點!」坐在花芯的冰炎把褚冥漾扯過去,然後自己躺到他的腿上,自顧自的開始看書。
  
  褚冥漾聞到冰炎身上的那股清香,開心的說:「冰炎身上好香喔!」
  
  紅眼鄙視的瞄他一眼,「你自己不也有?」
  
  「有什麼?」
  
  「嗤。」哼了一聲後,就不再說話,早習慣了冰炎的脾氣的褚冥漾也不再問下去,只是靜靜的仰頭曬著暖暖的太陽。
  
  過了一會兒,夏碎蘭花優雅的飛身落在花瓣上,「早安,冰炎、褚。」
  
  「嗯、早。」起身合起書本,拉了一把褚冥漾。
  
  「早安、夏碎蘭花…喔、痛!」褚冥漾彎著嘴角可愛的笑著說,然後被冰炎狠狠的巴頭。
  
  「不要露出那種蠢笑!」
  
  「對不起…」很委屈的含著兩泡淚水道歉。
  
  「冰炎不要這麼兇嘛,褚還小啊。」夏碎溫柔的揉揉他的後腦說。
  
  「嘖、走了!」冰炎拉著褚冥漾的手跟夏碎一起飛向那玻璃溫室,被他們稱做「早餐屋」的地方。
  
  曾經褚冥漾問過冰炎,為什麼要拉著他的手飛?
  
  冰炎嗤笑著回答:「因為你太笨!不拉著你飛,等一下飛到一半又掉下去,誰去救你?」
  
  
  
  「大家早安。」褚冥漾靦腆的笑著。
  
  「早!」各色的花朵精靈都聚在裡面吃早餐,其實所謂的早餐就是每人一杯清晨露水而已,補充花兒的體力和精力。
  
  「唷~~漾漾小牽牛花~~」奴勒麗曼陀羅蔥指勾上那張小小的臉蛋,偏頭在他臉頰上親吻一記。
  
  「奴奴、奴奴奴、奴勒勒勒、勒麗麗、早早、早安安!」褚冥漾紅著臉說。
  
  「這樣就害羞了好可愛啊~~~」正要在另一邊也親一下時,奴勒麗撥了撥褚冥漾的髮梢,「唉呀、小牽牛花身上的香氣好濃郁啊~本來還想裝作鼻塞不知道的呢~~真可惜啊,已經被其他花下手啦~~」然後就媚笑著鬆手,也不解釋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褚冥漾不解的歪頭。
  
  「真的喔,漾漾身上有種香味。」溫柔的庚百合端著英式茶杯說。
  
  「香味?」褚冥漾舉起手聞了聞,「沒有啊?」
  
  「是聞習慣了吧!要不然漾漾身上的香氣很重喔!」千冬歲蘭花推了推眼鏡說,「連我這邊都聞的到呢。」千冬歲跟褚冥漾之間至少隔了三朵花的距離。
  
  「但是…」褚冥漾困惑的歪著頭說,「牽牛花是沒有味道的…哪來的香味啊?」
  
  「啊啊、這個話題到此結束喔,褚要不要先吃早餐再說?」夏碎蘭花輕輕的拉著褚冥漾坐到冰炎身邊,然後把早餐推到他面前。
  
  「嗯!」褚冥漾一看到早餐就什麼都忘光光了,開心的捧起杯子一口喝掉,「好好喝!」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霎時有半數以上的花朵精靈都默默的撇過頭。
  
  
  
  其實褚冥漾不知道的是,名為冰炎的玫瑰雖驕傲有刺,但是卻喜歡上水藍色的小小牽牛花,於是想盡辦法讓沒有味道的他身上沾染上玫瑰的香氣,以一種絕對的佔有姿態在他身上,無言的綻放。
  
  因為玫瑰不喜歡跟別的花分享他的牽牛花,總是把牽牛花用盡各種理由帶在身邊,讓他無時無刻都要看著他想著他念著他,就算是生氣、哭泣也只能是對著他。
  
  因為玫瑰的愛是專制的、彆扭的。
  
  花園裡的花都心知肚明,但是卻有默契的不去戳破,因為玫瑰是驕傲的,而牽牛花是天真的。也因為大家都很好奇,究竟那朵單純的小牽牛花會不會發現那朵傲氣玫瑰的私心呢?
  
  噓──這是花園裡的秘密喔!
  
  Atlantis花園裡種滿許多奇花異草,這些花草之所以珍貴在於他們每朵花每株草都有自己的花精靈,最有名的是一朵叫冰炎的玫瑰、叫做夏碎的蘭花和一朵明明是牽牛花卻渾身散發玫瑰香氣的褚冥漾牽牛花。
  
  
  
  
  END
  
  
  * * *
  
  
  是的,這是短篇,不要懷疑,除非哪天我腦袋壞了,他才會有再度發展的可能。(茶)
  沒辦法,不先這麼說的話,「Atlantis花園」看起來就是潛力無窮的樣子。(裝死)
  
  
  話說奴勒麗當曼陀羅是很名副其實的XD
  順便說一下,安地爾雖然沒出現但是他是石蒜花喔。(石蒜花好像就是彼岸花?)
  西瑞是花瓣顏色很奇異的五彩蕃薯花。
  (用番薯花是因為這種花最能代表台灣=台客XDDDD←歐!)
  
  
  感謝鑑閱!!(正色)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你的幫忙!(鞠躬)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