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你們兩個在交往了吧?』
  
  ──這句根本是肯定句,褚冥漾打從心底這麼想。
  
  乍聽到這句話,褚冥漾震驚的瞪著自家姊姊,滿臉的不敢置信,然後因為表情太蠢被姊姊狠狠的揍了一下,之後姊姊舉了好幾個例子,證明自己跟冰炎在交往的例子,全都被自己駁回。
  
  結果,姊姊只是用一種平靜到讓他全身發毛的眼神看著他,然後說了一句教他難以忘懷的話:『如果你們這樣不是交往,就不要用習慣來敷衍我。』
  
  在極度震驚之下,自己發神經的跑去跟冰炎講了這件事,結果冰炎只是淡淡的說:『我們之間不需要那種過程。』
  
  他覺得冰炎絕對是話中有話!但是他搞不懂也想不通,稍微思考了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套用在男性與女性身上,或許是「交往」,但是他跟冰炎?兩個男生?呃、也不是說他歧視同性戀什麼的,但是,他無法把「交往」兩個字套在自己和冰炎身上,即使在外人看來他們的關係就像是那樣。
  
  但是……真的是嗎?真的不是嗎?到底是不是啊?!
  
  褚冥漾抱著頭,蜷縮在沙發上思考,自從前天從家裡回到租賃公寓之後,他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
  
  好,他們是住在一起沒錯,是同居沒錯,但是不是姊姊口中「那種」曖昧的同居!他們心有靈犀?就只因為自己要吃水餃時找不到醬油罐而冰炎幫自己拿出來就叫心有靈犀?怎麼不乾脆說冰炎可以聽見他心裡的吶喊?雖然他覺得有時候冰炎的確非常了解自己的意思……好吧!就算這樣叫默契好,那又跟交往有什麼關係?唔唔!這是個好問題,或許該去請教山中高人?
  
  所以交往不交往的果然是個好問題?
  
  褚冥漾突然想起前幾年吵的很轟動的告白事件,腦筋有一瞬間是空白的,然後臉慢慢的脹紅,有種尷尬、羞恥和極度不好意思的感覺,讓他覺得非常非常難為情,但是……不排斥。
  
  然後在這瞬間,他終於懂了,懂了一點點──自己並不像自己所想的那麼……對冰炎沒感覺,而是因為太親近了,所以看不清,剛剛在那瞬間他的腦袋終於接通,在這麼多年之後他才懂了,而且只用了幾分鐘就領悟了,那麼幾年之前的掙扎和拒絕就顯得非常愚蠢,讓他感到極度羞憤,一想到就覺得很想跳樓的那種羞恥感。
  
  不過,他似乎不討厭這樣。
  
  褚冥漾將熱的發燙的臉埋在臂彎裡,見狀,冰炎微微皺起眉,闔起手上的書,走到他身邊,口氣有點兇的說道:「褚,你想悶死自己?」
  
  褚冥漾大大的抖了一下,冰炎重重的擰起眉,看著死都不抬頭的褚冥漾,不悅的瞇起紅眼。
  
  「你是不是騙了我什麼?」通常只有對方做了心虛的事或是想到什麼讓他丟臉到很想死的過往經驗,他才會這樣鴕鳥的逃避現實。
  
  褚冥漾死命搖頭,這絕對不是欺騙!只是他腦筋打結而已絕對不是欺騙!
  
  「那你又是想到什麼不好的經驗了?」說是經驗,其實就是那輝煌的衰事引發的連環效應,在自己陪伴在對方身邊時就減少了很多了,想必是在更之前、自己還沒陪著的時候的事吧?
  
  莫名的有種被說中心思的感覺,褚冥漾感覺到背脊發毛,不敢應聲,真要說的話其實算是「難堪」經驗吧?而且絕對是極度羞恥的那種!
  
  實在太愚蠢了!
  
  褚冥漾默默的替自己哀悼起來。
  
  冰炎也不逼他,坐回原位,繼續看書,雖然對方的態度讓他很介意,但是褚冥漾不肯講他也沒辦法,只能等對方自己恢復了。
  
  聽見冰炎離開的腳步聲,褚冥漾偷偷的看了冰炎一眼,想到幾年前的事他不禁低吟了一聲,冰炎抬起頭,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看見對方紅透的臉,立刻靠向褚冥漾,摸了摸他的臉。
  
  「褚你是不是不舒服?」紅眼憂慮的看著他,褚冥漾撇過頭結結巴巴的說了句我沒事。
  
  冰炎用力的掐了一把他的臉頰,惱怒的說:「你還說沒事?臉都燙成這樣了你還說沒事!」要不是顧慮到對方是病人,他早就把人敲昏丟醫院去了!
  
  褚冥漾垂下眼,小小聲的說:「我真的沒事……沒有生病啦……」
  
  冰炎陰沉著臉,真的開始認真考慮起把人敲昏丟進醫院去的可能性,畢竟對方有過不好的紀錄,寧願燒到腦袋快壞掉、嘴裡胡言亂語也不肯就醫,說什麼醫院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有厲鬼,打死不肯上醫院還兼頑固彆扭到極點,整個性情大變,什麼「要帶他上醫院先踩過他的屍體再說!」這種鬼話都講出來了!
  
  再不看醫生他就真的會變成屍體他知不知道?他一點都不想守著一具屍體,他可沒那種癖好!
  
  結果那次鬧到最後,是自己硬把他拉到附近的診所看醫生,打了一針外加吃了一個禮拜的藥才康復!
  
  「我不是生病……是想到一些事……覺得真是丟臉到家的……」褚冥漾小聲的說,一雙黑眸水水潤潤的,臉頰紅紅的,真的很像上次發燒的樣子,不過神智清楚,沒有胡言亂語,文法也還算正確,似乎不是生病。
  
  「嗯。」冰炎放鬆繃緊的肩膀,微微吐了口氣。
  
  褚冥漾伸手拉著冰炎的髮尾──他新養成的思考習慣,結結巴巴的說:「冰炎我是、是不是,呃、很……笨?」
  
  「是不怎麼聰明,但是還不到笨。」冰炎奇怪的睞他一眼,不知道對方為什麼突然這麼問,是又在鑽什麼牛角尖嗎?
  
  「那個、呃、我是指……遲鈍……會不會……」
  
  褚冥漾還沒說完就被冰炎打斷:「會,絕對很遲鈍,所以你是想表達什麼?」
  
  褚冥漾閉起嘴,像是用力的憋著什麼,最後小小聲、很小聲的說:「我、我剛剛發現……我好像……對你、不是……沒感覺……」講完之後迅速的把臉藏起來,死都不看冰炎。
  
  冰炎頓了一下,看著對方死命的把臉悶著,緩緩的勾起嘴角,感覺到心情極度愉快,雖然不是頂美妙的告白,但是他已經很滿意了。
  
  褚冥漾總是帶給他很意外的經驗,完全不按照常理在思考的傢伙,鈍感到家還兼腦神經常性接錯,反應慢、感覺遲鈍,這樣的一個人,自己卻很喜歡。
  
  「嗯。」最後冰炎只是這樣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一個表示寵愛的動作,同時也象徵著曖昧關係到此結束。
  
  褚冥漾的臉更熱了,覺得自己好像下一秒就會爆炸一樣,直到冰炎進去廚房準備午餐之後他才敢抬起頭,大大的喘了口氣,替自己的臉搧點風降溫,他偷偷瞄向廚房裡的冰炎,對方臉上也掛著一抹愉悅的笑,褚冥漾的臉又紅了。
  
  雖然,他還是搞不懂──應該說他從來沒有搞懂過──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對他來說那還是非常抽象的,但是,他想,他是不討厭這種感覺的。
  
  一點都不會。
  
  
  
  
  END
  
  
  * * *
  
  
  對,褚冥漾只用了十分鐘就頓悟了,那之前拖那麼久是在幹什麼?(冷靜貌)
  不過有時候褚冥漾的腦子就是很糾結又很打牆,所以他現在頓悟已經算早了。(點頭)
  感謝鍵閱。(冷靜貌冷靜貌←其實一點都不冷靜XD)
  
  請不要問我有沒有碎歲我不知道。
  請不要問這兩隻會不會滾床,絕對不會。
  沒有第二部沒有續集,番外或許大概可能會有,其他沒有。(貌似非常冷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