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不知不覺,冰炎已經高中畢業了,但是他的房租也到期了,所以這個暑假一過完,冰炎就得搬出去了,於是冰炎又搬回七樓,與褚冥漾同住。
  
  褚冥漾幫忙把冰炎的行李放進之前他住的那間房,除了床單和被子都被收起來之外,房間裡依然保持著冰炎搬出去時的整潔樣子。
  
  「東西我都沒有動過,桌椅地板什麼的擦一擦,床鋪一鋪就可以睡了。」褚冥漾轉頭對著冰炎說。
  
  冰炎點點頭,把最後一疊書放下,轉頭看了看房間,動手開始整理,褚冥漾也跟著幫忙,忙了一個下午之後,隨便的吃了點晚餐,因為疲倦很快就睡著了,回到這房間的第一晚就這麼被睡掉了,沒有太多的懷念聊天,反正他們也不需要,對兩人來講,冰炎只是換個地方睡覺,生活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褚冥漾看了看時鐘,發現下班時間到了,收拾了一下東西,下班。
  
  站在電梯門前看著燈號來到自己的樓層,門一打開,發現裡面只有一名同部門的女同事,只有交談過幾次,不算熟識,發現對方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眼神有點過分直接,褚冥漾頓了一下,覺得有點不自在,但是不搭又很奇怪,於是進了電梯,稍稍挪往另一邊,形成兩人分踞兩角的情況,褚冥漾有點尷尬的死盯著燈號看。
  
  出了電梯,褚冥漾鬆了口氣,剛走出大門沒多遠,突然被人叫住,轉頭一看是剛剛那名女同事,褚冥漾有點疑惑的看著那名臉紅紅的女同事,不懂對方找自己有什麼事,他印象中雖然兩人是同一個部門,但是隸屬不同組別,平常除了偶爾開會一起討論之外就沒更多交集了。
  
  「有什麼事嗎?」褚冥漾疑惑的問道,看著對方紅透了整張臉,白淨的額頭上冒出些許汗滴。
  
  是有這麼熱嗎?這裡是有陰影欸?
  
  「那個,褚先生,今天晚上,可以、一起吃個飯嗎?」
  
  「啊?」
  
  這是個很唐突的邀約,不僅自己跟對方毫無交情,而且男性跟女性單獨吃飯本身就是很怪異的事。
  
  「就是,想要謝謝您上次幫了我,要不然我會被組長罵的,之前一直找不到機會,現在,我、呃那個,你有空嗎?」女同事垂著眼說道,很緊張的樣子,講話也顛三倒四的,褚冥漾覺得很新奇。
  
  「啊,不用了,那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褚冥漾不自在的搔了下臉,他是真的覺得那沒什麼,只是把弄錯的文件排好順便把錯誤的格式訂正過來而已,就這樣罷了。
  
  「不,我真的覺得很重要,要是不去吃個飯答謝您,我會很過意不去的。」女同事的話很堅決,褚冥漾真的一點都不懂有什麼好謝的,還為此破費。
  
  「可是,我跟人有約了。」褚冥漾想起冰炎今天早上說不想煮晚餐,想要出門吃飯,自己也答應了。
  
  「啊、嗄?」像是沒預料到對方會有約一樣,女同事很震驚的抬起頭,那雙水亮的黑眸盈滿失望,小聲的問道:「是、是很重要的約會嗎?」
  
  褚冥漾微微皺眉,覺得這問題太涉及隱私,抿著唇避而不答,只是輕輕的、遲疑的點點頭,只見女同事瞬間像是洩了氣一樣,整個人都失去的活力。
  
  「啊、那就沒辦法了……我想,以後有機會……」過了好一會兒,對方似乎鼓起勇氣想再說什麼,卻半途被人截斷。
  
  「褚,你在幹麻?」冰炎走過來,伸手搭上他的肩,紅眼睇向那名女同事,只見對方的表情變得很精采,像是卡通人物震驚後的空白表情,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沒注意到冰炎的舉動是多麼親暱,褚冥漾有點尷尬的為眼前的情況作解釋:「啊,剛剛江小姐是要找我出去吃飯的,說是要謝謝我幫了她,我說不用了,因為我跟你先約好了。」
  
  聞言,那女同事的臉色刷白,眼裡浮出一層水霧,匆匆的道別之後就走掉了。
  
  「咦?」褚冥漾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冰炎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對褚冥漾說:「走吧,我已經訂好位了,聽說七陵飯店的慕思蛋糕和起士蛋糕都很不錯。」
  
  褚冥漾開心的笑了起來,跟著冰炎上了摩托車──高中一畢業之後就馬上去考駕照了,突然想到今天公司裡的氣氛有點怪,於是對著前面的冰炎說道:「今天公司裡很怪,有很多部門互相邀請去吃飯,可是我記得公司年中並沒有飯局啊?」
  
  冰炎撇了下嘴角,對於褚冥漾的遲鈍有點無奈,但是,也因為這樣剛剛才能夠化解危機。
  
  「今天是七夕,邀請吃飯是很正常的事吧。」冰炎淡淡的說道。
  
  「咦?!」褚冥漾驚叫出聲,然後拍了拍冰炎的肩,怕他聽不見,湊到他耳邊說道:「那我們還訂的到位?我記得有節日還是活動什麼的,七陵都很難訂位啊!」
  
  關注的重點完全錯誤!
  
  「運氣好吧。」冰炎隨意的應道,打死不說那是自己一個月前就訂好的位。
  
  「那我們進去會不會很奇怪啊?」褚冥漾想到飯店裡滿坑滿谷的情侶檔,有點擔憂的說。
  
  「就只是吃個飯有什麼好擔心的。」冰炎不以為然的說,紅眼瞇了下,有點惡意的在心底補上一句:「只不過,我訂到的是情人座。」
  
  整個用餐過程,週遭的人不時將視線投注在褚冥漾與冰炎身上,那種難以言喻的微妙視線,可以看出某些人眼中寫滿了對冰炎的讚嘆,但是投到自己身上的視線就會變得有點……悲憫?慘不忍睹?但是好像又不是如此?不管怎樣!拜託你們趕快吃你的們飯啦!
  
  褚冥漾僵硬的握著叉子捲起麵條,僵硬的送進嘴裡,全身上下只有腦袋很靈活順暢的轉個不停。
  
  「唔嗯、我們在這裡吃飯果然很奇怪吧……」褚冥漾有點窘迫的抓了抓臉,覺得那些視線讓他坐立不安,連動作都開始僵硬起來。
  
  「嗯。」冰炎淡淡的應了聲,動作優雅沉穩,沒有褚冥漾的僵硬與不自然,像是習慣的備受注目的感覺。
  
  褚冥漾乾笑幾聲,低下頭來,食不知味的捲起麵條送進嘴裡。
  
  看著褚冥漾僵硬的表情,冰炎瞄了瞄那些人探究的眼光和不可思議的眼神,和對面的另一半竊竊私語,表情像是佩服又像是沒看過要多看一點一樣,冰炎收回視線,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