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觀察了幾天之後,他發現對方真的信守承諾,沒有對其他人透露他跑去輔導室的事,但是,他反而變得有點疑神疑鬼,總覺得冰炎全都已經知道,搞的他態度更加彆扭,連自己也都看不下去了!
  
  褚冥漾有點煩躁的皺起眉頭,披上了工讀生專用背心,推開門緩緩走向櫃檯,跟上一梯的工讀生換班,接手了對方的工作。
  
  將歸還的書堆在書車上和櫃檯邊緣,褚冥漾一點都沒有想要看書的欲望,只是愣愣的坐在櫃檯,腦中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心思,他還沒真正將這份感情定位好,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找到解決辦法,雖然有了大方向,但是他不確定這麼做的後果是好還是壞,畢竟,選擇權在他手上,諮商輔導員無法幫他下決定。
  
  一疊書放到他面前,喚醒了他飄遠的神智,一抬頭,看見那頭銀色的冷涼長髮和紅色的眼睛。
  
  「學、學長好……」褚冥漾聽到自己的聲音瞬間有些乾啞,表情也變得不太自然,不敢再多看冰炎一眼,垂著眼睛問道:「呃、還書嗎?」
  
  「嗯。」冰炎瞇了瞇紅眼,不悅的情緒一閃而逝,淡淡的應了一聲,緊盯著對方低垂的臉,注意到褚冥漾微微抿著唇,顯得緊張不已,不經意的對上視線之後,黑眸迅速轉到電腦螢幕上,嘴唇若有似無的蠕了下,而後更加抿緊雙唇。
  
  「褚。」冰炎將對方有點焦躁渙散的注意力抓回,紅眼盯著褚冥漾飄移的視線,問道:「明天中午阿利學長還有其他幾位學長姐要聯合組團去吃飯、順便聊聊,你有空嗎?」
  
  褚冥漾抬起頭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冰炎,明天下午他要去輔導室,中午去吃飯的話會不會來不及?但是阿利學長難得抽空約脈聚……要是被問到最近過的怎麼樣的話他很難回答……但是他又不想欺騙阿利學長……
  
  褚冥漾的表情顯得有些猶豫遲疑,冰炎打斷對方思緒:「我記得你明天下午沒課也沒工讀不是嗎?」褚冥漾輕輕的嗚噎了一下,有點僵硬的點點頭,跟冰炎確認了時間和集合地點,整個人顯得比剛才更加躁動不安的感覺。
  
  冰炎瞥了下褚冥漾有些焦慮的表情,不經意的開口說道:「阿利學長有點擔心你,他聽說你最近為了家裡的事忙得團團轉,如果有需要,學長他說他能夠幫忙。」
  
  褚冥漾愣了一下,困惑不解,不曉得冰炎說的是指什麼,明明家裡非常安好,前幾天打電話回去的時候還被自家媽媽訓了好久,說什麼翅膀硬了飛遠了離家在外就不打電話回家問候了之類的,連續十幾分鐘的碎碎念和叮嚀之下,都是媽媽的寂寞和關懷,雖然耳朵一直貼著話筒很痛,但是他感到很窩心。
  
  他聽不出來家裡有什麼異狀,除了他和姊姊離家唸書讓媽媽覺得有點寂寞之外,家裡一切安好,並沒有什麼問題啊?
  
  而且,就算出了問題,沒道理冰炎知道內幕他卻什麼都不知道吧!
  
  冰炎見對方一臉迷惑的樣子,微微瞇起眼,原本冷涼的聲音變得有點低沉不悅:「你前幾個禮拜不是說你家有點事很忙?忙到最近都還沒弄完不是嗎?」
  
  褚冥漾才想起來自己為了隱瞞而撒的謊,他頓時無言以對,從來就沒有這回事現在又不能臨時說解決了沒事了,只能勉強勾起嘴角,點點頭。
  
  他真的覺得要被自己害死了,他完全忘了這回事,現在,他必須為了這個小小的謊言而想出更多謊言來填補,褚冥漾只覺得有種「完蛋了」的感覺。
  
  冰炎靜靜的打量褚冥漾有點蒼白的臉和不自然的顫抖微笑,微微失焦的視線說明對方已經陷入自己的思緒裡,冰炎輕哼一聲,向對方道別之後,離開了圖書館,倚著牆角緩緩吐了口氣,緩和上湧的怒氣。
  
  在這樣被試探之後,對方寧願想出更多謊言來補成一個騙局也不願吐實,冰炎感到非常不悅,剛才幾乎就要動怒了,比起褚冥漾私底下尋求輔導室的協助而不讓他們知道,他更不高興的是,褚冥漾寧願找第三者來解決這個問題也不願親口問他!
  
  重重的嘖了一聲,冰炎正感到煩躁不已時,夏碎迎面而來,帶著一抹淺淡的微笑對自己打了招呼。
  
  「約成了嗎?」夏碎微微瞇起紫光流轉的漂亮眼睛問道。
  
  「嗯。」冰炎淡淡的應了一聲,不想多講話。
  
  夏碎看了冰炎一眼,發現對方的表情顯得很冷漠,紅眼半瞇,似乎在生氣,微微挑起嘴角半打趣的問道:「褚做了什麼讓你生氣嗎?不小心把書砸在你手上?」
  
  「褚當著我的面對我說謊。」冰炎直接的道出剛才發生的事,沒有心情跟友人開玩笑,煩悶暴躁,情緒已經累積到最高點,對於連幾個禮拜以來,褚冥漾破綻百出的彆腳謊言和偷偷摸摸到輔導室諮商的行為感到煩躁異常。
  
  到底是什麼事非得這樣躲躲藏藏不可?
  
  夏碎歛起嘴角的微笑,那雙剔透的紫眸變得有點深沉,緩緩開口:「褚寧願說謊,也不願意說嗎?」
  
  冰炎咂了咂舌,雙手環胸,表情顯得不耐而且極度不悅。
  
  「事情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來得複雜。」夏碎溫聲說道,表情若有所思,低喃道:「那麼,明天請阿利學長幫忙問候一下,如果不是相關人士的話,褚或許會願意說出來。」
  
  「哼。」冰炎輕哼一聲,吐了口氣之後,心情比較平復一點。
  
  「要是你也這麼關心丹恩學弟就好了,歲說,丹恩學弟總是跑道他們班上去找萊恩學弟,還常常放話說要把他從來恩身邊踢開呢。」夏碎笑了笑,想起千冬歲一臉不屑的叫人多回去練練的傲氣表情就覺得好笑。
  
  「一個褚就夠了。」冰炎淡淡的說道,走向販賣機,投了一罐蜜豆奶,說道:「丹恩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褚也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啊,只是有時候遲鈍了一點,但是開竅之後非常靈活呢。」夏碎輕笑著說道。
  
  冰炎冷哼了聲,算是同意夏碎的話,對於褚冥漾的隱瞞,還是感到有些不悅。
  
  
  
  
  TBC
  
  
  * * *
  
  
  感謝鍵閱=ˇ=
  (被制約了,月初一定要發文,月底就拼命擺爛……(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