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一下課就跟著冰炎到學校的立體停車場牽車,途中兩人都沉默不語,不同於平常的氣氛,兩人之間有些冷硬生澀,褚冥漾連步伐都顯得小心翼翼,保持著一步左右的距離而不是像平常那樣走在冰炎身側。
  
  褚冥漾看著冰炎彎身解開中控鎖,從置物箱裡拿出一頂安全帽遞給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上半句話,氣氛有點詭異,覺得自己應該講點什麼,但是最近刻意跟對方錯開,現在想想,根本找不到話題聊,總不能講他心裡最糾結的那件事吧?
  
  「呃、學長,丹恩怎麼辦?」褚冥漾問出口的同時也察覺到這件事,自己根本忘了問學弟要怎麼過去!
  
  「丹恩給萊恩載,千冬歲給他的大四學姐庚載,夏碎載西瑞,阿利學長、戴洛學長和休狄學長會一起過去,還有什麼問題嗎?」冰炎淡淡的說道,跨上機車,撐著儀板表半側過身,看見褚冥漾用力搖頭,挑了挑眉,說道:「沒有問題的話就上車。」
  
  褚冥漾趕緊坐上後座,隱隱察覺到對方似乎在生氣,但是那種感覺又不是很確切,回想起來,最近的冰炎脾氣都不是很好,是因為對方有心煩的事還是因為壓力?
  
  冰炎一出停車場,馬上提高車速,跟著快速的車流往前疾駛,褚冥漾緊緊抓住後面的握把,對於這樣的高速感到有些心驚,飆過了三個紅綠燈之後,冰炎在一旁的公園停車,褚冥漾不明所以,感覺到肩膀被拍了一下,嚇了一跳,轉頭看見阿利愉快的笑臉。
  
  「嗨!學弟!」阿利伸手拍了拍褚冥漾,對著冰炎笑了笑。
  
  「啊、阿利學長!」褚冥漾愣了下,在冰炎的催促下滑下後座,望著阿利的左眼,不自覺的皺起眉。
  
  「怎麼了?你在皺眉喔,學弟!」阿利瞇起褐眸笑著說,示意對方脫下安全帽之後,說道:「好久沒聊聊了,一起散步聊個天吧?」
  
  褚冥漾有點遲疑的點了下頭,跟著阿利走上公園裡的步道,在轉身的瞬間,阿利對後方直盯著褚冥漾不放的冰炎笑了下,要對方別擔心。
  
  走了幾步之後,褚冥漾發覺冰炎沒跟上,回頭看著倚著機車低頭沉思的冰炎,發現對方並沒有要一起散步聊天的意思,轉頭有點遲疑不解的問阿利:「學長他不一起嗎?」
  
  「冰炎學弟不急。」阿利笑意滿載的看著黑髮的學弟說道。
  
  聽見自己的名字,冰炎抬起頭,對上阿利的視線,微微點了點頭,阿利回以一個燦爽的笑容,並輕輕的眨了下眼睛,語氣愉悅的對褚冥漾說道:「我有一陣子都沒跟你聯絡了,想跟你聊一聊,可以嗎?」
  
  褚冥漾跟著阿利走上石頭鋪成的小徑,枝葉茂密的樹木遮去了不少陽光,讓眼前的視線變得有些昏暗,褚冥漾靠在阿利左側走著,幫忙注意對方左邊的方向。
  
  「抱歉,要準備畢業了有點忙,這學期都還沒跟你們聊聊。」阿利轉頭對著褚冥漾笑了一下,問道:「聽冰炎學弟說,你最近在忙家裡的事,處理的還好嗎?」
  
  「呃、嗯……應該還可以。」褚冥漾含糊的說道,不敢對上阿利的眼睛,垂著眼睛看著底下的石板路。
  
  「怎麼了嗎?」阿利溫潤的嗓音透著暖意和關懷,讓褚冥漾有一瞬間想全盤托出,但是這樣子,就會造成對方的困擾了,而且,一個弄不好,連冰炎也會知道了。
  
  「嗯,沒事啦阿利學長。」看著阿利像是透著陽光般的好看面孔,褚冥漾勉強牽起嘴角,聲音有氣無力的,表情也變得有些悶悶不樂,低聲的說:「這些事不好說,沒有好好解決的話,會很複雜的……嗯,就是這樣了,謝謝學長的關心。」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靦腆又尷尬的笑了笑。
  
  「是嗎?」像是嘆息般,阿利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褚冥漾的頭,重新綻開颯爽的笑開口道:「那,最近功課或是報告都還好吧?大二了,有什麼想法嗎?」
  
  褚冥漾感激的笑了,暫時拋開心底那些事,聽阿利說起一些未來的出路或是職場選擇,而後,他認真的提出自己的問題都提出來跟阿利討論,繞著公園走晃了一圈之後回到入口處,發現全部的人都在等他們。
  
  褚冥漾走向倚著機車看書的冰炎,似乎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褚冥漾搔搔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默默的站著,望著眼前漂亮幽靜的公園發呆。
  
  褚冥漾想著剛剛跟阿利的對話,心裡湧起一種空茫的感覺,莫名的興起一種「或許跟阿利說了會比較好」的衝動想法,但是他沒辦法預測阿利知道後會怎麼做,而且他承擔不起那個後果,對於現在的生活,他已經很滿意了,不需要有多餘的刺激或是變調的關係。
  
  只是,他對冰炎的態度,他需要重新好好的思考,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他們就只會是學長學弟,未來或是變數什麼的,他只能靜靜的等待。
  
  冰炎沒感覺到褚冥漾的視線,輕輕側過臉,發現對方正望著公園,臉上的表情很正經,甚至有些嚴肅,黑眸不自覺的微微瞇著,唇瓣也跟著輕輕抿著,非常認真的在思考著什麼。
  
  冰炎瞇起眼睛,難得看見學弟這麼認真的眼神,部分的樹蔭罩落在他身上,顯得那嚴正的表情更加高深莫測般,他大概知道對方可能在思考為情所困的那件事,但是他卻不知道對方想了什麼,又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
  
  瞇了瞇紅眼,冰炎感到有些不悅,垂下視線,繼續看著自己的書,但是思緒卻沒辦法像剛剛那樣清明了,不斷的被褚冥漾那認真至極的表情干擾,讓他有股衝動想問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聽見阿利學長吆喝著眾人上車前往目的地,冰炎才收起張揚的思緒,戴上安全帽發動車子,載著褚冥漾跟在後頭,兩人沒有交談,一片沉寂,只有強勁的風聲從耳邊掠過,冰炎瞄了下照後鏡,發現褚冥漾的表情有點茫然,流露出不知所措的無助感。
  
  『事情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來得複雜。』夏碎的話瞬間閃過腦海,冰炎皺了皺眉,不清楚事情的複雜性到底如何,就他看來,這是在簡單不過的事。
  
  除非,事情的發展已經超乎他的想像,話又說回來,既然是為情所苦,那麼他怎麼都沒注意到有什麼動靜?傳說中的女主角是誰、兩人是怎麼樣認識的、事情經過究竟是怎樣,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冰炎不悅的發現思緒又繞回到了原點,只要褚冥漾一天不鬆口,他就什麼都不知道。
  
  
  
  
  TBC
  
  
  * * *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