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位皆為受!小心被雷!
  NO1 褚冥漾
  NO2 冰炎
  NO3 藥師寺夏碎
  NO4 雪野千冬歲
  NO5 安因
  NO6 賽塔
  NO7 阿斯利安
  NO8 帝
  NO9 白陵然
  NO10 伊多
  NO11 雅多
  NO12 雷多
  NO13 蘭德爾
  NO14 休狄
  NO15 瑜縭
  可能還會有隱藏的16、17姬!?
  
    
  
  * * *
  
  
  那雙銀色的眼眸淡淡的看著千冬歲,注視著那張與夏碎有幾分相似的臉龐和有點膽怯的眼眸,那清冷的聲音說道:「好。」體溫略低的手在千冬歲頰邊劃了個弧,讓千冬歲有點恍了神。
  
  千冬歲瞪大眼睛,那雙黑眸盈滿了驚訝、不敢置信,許多複雜又難以形容的情緒在心口堆積,讓他覺得有點喘不過氣,為了一個答覆,他掙扎了好久才在今天決定要坦白,然後他得到的答案是「好」,所以他被接受了嗎?即使只是其中之一,他成為能夠站在傘董事身邊的人了?
  
  千冬歲揪緊傘的衣袖,傘淡淡的開口,語調緩慢而低柔:「我在等你想清楚之後對我開口,對我展示你的決心。」輕輕的抽回被千冬歲拉住的手,傘直勾勾的看進千冬歲的眼眸和他微微泛起紅潮的臉。
  
  「再清楚不過了。」千冬歲不服輸的迎上那雙銀色眼睛,口吻冷靜堅決,聞言,傘緩緩拉起千冬歲的手,在那細白的掌心上輕輕的落了一個吻。
  
  看著那雙淡然冷感的銀色眼眸,裡頭有種若有似無的感情在蘊釀,千冬歲抿起唇,垂下眼,微微顫抖著,心中湧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他高興自己的心意能夠被傘所接受,那是比夏碎終於承認自己是他弟弟還要令他感到喜悅的事,但是,同時,有種像是嫉妒般的酸澀感受緩緩浮現,自己也只是其中之一,並不是最特別的唯一,從冰炎跟夏碎打破那微妙的平衡之後,他就知道──
  
  絕對不會有那位「唯一」了。
  
  「我先離開了。」千冬歲深深的呼了口氣,抬起水亮的黑眸,直直的望著傘冷淡的銀色眼睛,他沒忘記等一下傘跟夏碎有一個親密的約會,有種微妙的感受在心裡流竄,迅速的瞥了下被褥上的夏碎,千冬歲內心異常激動,讓呼吸也微微亂掉了,抿起紅唇,挺直背脊保持著優雅身段,無聲的站起身,安靜的退了出去。
  
  傘望著千冬歲輕輕的闔上門,坐到床褥邊,低頭看著閉著眼睛的夏碎,伸手撫摸對方溫潤的臉頰,沒有出聲,過了好一會兒後,夏碎緩緩的睜開眼睛,唇邊慢慢的彎起一抹笑。
  
  「跟我想像中的畫面不太一樣,千冬歲很冷靜呢。」那雙漂亮惑人的紫眸望著傘平靜的面容,輕輕柔柔的說道:「希望傘董事能夠好好對待那個纖細的孩子,像對待我們其他人一樣。」
  
  傘沒有說話,淡漠的銀眸帶了抹銳利,夏碎只是微微勾起唇,看著那雙冷銳的銀眼,傘緩緩低下頭,輕輕貼在夏碎唇邊,說道:「好。」
  
  即使知道對方以心相待,夏碎還是希望從傘口中聽到實際的保證,不需要發誓,就只是這麼一個字,他知道對方說到做到。
  
  夏碎淺淺的彎起唇角,主動吻上傘的唇。
  
  夜晚是屬於情人的,只有天邊那彎銳利的勾月冷冷的照進房間,映照出夏碎白皙柔韌的身軀。
  
  
  * * *
  
  
  千冬歲站在門外,輕輕的垂下眼睛,耳邊迴盪著傘冷漠淡然的嗓音,明明已經得到確實的答案,但是心裡還是有種不甘心的感覺,伸手遮蓋眼簾,咬咬唇。
  
  已經得到了嗎?為什麼還是不真實?
  
  千冬歲舉步踏出紫荊館,迎著冷涼的夜風,乘著淡薄的月光,緩緩的走在步道上,四周明滅的光芒輕輕的聚到他面前,替他引出一條路,慢慢的走回棘館。
  
  今天下咒放倒向來尊敬的兄長是他從來沒想過的事,只是,一想到錯過了機會他就要繼續忍耐那像是會侵蝕掉自己的鮮明感情,他就覺得難以忍受,必須要做點什麼,才會趁夏碎心情好、沒有防備的時候動了一點小手腳,爭取了一些時間想要表白,他不再甘願只是遠遠看著,他想要一起分享一起感受,即使他只是其中之一,即使他的兄長、朋友也在其中。
  
  緩緩延著閃耀著銀白色光芒的步道走向宿舍,千冬歲在路上遇見了管理人帝,對方那雙失去光芒的紫色眼眸轉向他的方向,淺淺的笑了。
  
  「晚上好,雪野同學。」清雅好聽的嗓音夾在夜風裡,感覺起來特別溫柔。
  
  「晚安,這麼晚了您還在這裡另外兩位不會擔心嗎?」千冬歲也跟著揚起一抹笑,雖然對方看不到他臉上的笑容,但是語調裡的好心情不經意的洩露出來了。
  
  「請別使用敬詞,雪野同學。剛剛遇到了傘董事,稍微聊了一下。」千冬歲的心臟重重的跳了下,對傘的反應依然敏感,雖然已經表白了,但是,似乎還是少了什麼,心裡頭有種事情還未完成的感受,為什麼會這樣?他的感情確實獲得了正面的回應,而且傘董事對他的承諾絕對是真心不虛假的,只是他心裡有些不踏實的感覺,是自己的心情還沒調適過來嗎?對於必須要共同擁有一個人,他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接受了,沒想到,在傘董事接納自己的那瞬間他卻突然感到胸口有種空空的、悶悶的感受。
  
  帝輕輕的笑了起來,那雙紫色的眼睛淺淺的彎著,感覺很開心,微笑著繼續問道:「感覺上,雪野同學似乎比之前還要開朗了一些呢……懸在心上的事情解決了一些,是嗎?」那優雅美麗的清靈笑容讓千冬歲也有些心折。
  
  望著對方帶美麗微笑的精緻臉龐,千冬歲心中那股有些糾結的情緒又湧了上來,他知道跟在傘董事身邊的人不只一位,除了好友、學長、兄長和自己之外,另外還有其他幾位對傘董事抱有愛慕之心的人,像是阿利、帝、賽塔以及安因,他們四位的態度曖昧不明──或者說,他們並不要求要有所回應,就像帝說的:「能看見他一切安好就很開心了。」
  
  只要這樣就滿足了嗎?
  
  「雪野同學,您怎麼了嗎?」,帝側過頭,感覺到千冬歲的情緒有了變化,有點擔憂,不知道對方想什麼的那麼專心,連原本還不錯的心情又開始起起落落了。
  
  「不,沒事,我沒事。」千冬歲輕聲的說道,緩緩的走到帝身邊,跟對方一起並肩在步道上散步。
  
  千冬歲想起茶會的時候,阿利笑的爽朗,語氣也非常開朗,安因雖然有些低落但是在賽塔的安慰下重新振作起情緒,賽塔和帝從頭到尾就是一派自然平靜,他們是真的不求回報,只願能夠伴在那人左右並給予幫助。
  
  現在,他已經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傘的承諾了,但是心裡卻還是有些微的不滿足感,或者更正確來說,是種難以言喻的失落感,他沒辦法釐清自己的思緒,傘的聲音不斷在他心裡迴盪著,干擾他的思考。
  
  「帝會覺得失落或不滿足嗎?」千冬歲望著身邊的帝,有點困惑的問道,臉上帶著一點點的迷茫,失去了平日精明冷靜的模漾。
  
  帝微微偏過頭,任由風精靈輕輕的撩起那頭銀紫色的長髮,緩緩的彎起一抹柔軟的笑,輕輕的反問道:「怎麼會呢?」
  
  千冬歲心裡一跳,沒有出聲,帝停下腳步,側過頭用那雙無神的紫色眼睛望著千冬歲的方向,柔聲說道:「褚同學、冰炎的殿下、藥師寺閣下以及密西亞伯爵,現在還加上雪野同學,有這麼多人能夠陪在傘董事身邊,很讓人高興呢。」
  
  千冬歲注視著對方臉上的淺淡微笑,感覺到他毫無保留的柔軟心意以及真誠的祝福和期盼,心裡漸漸湧起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柔柔的,涼涼的,讓躁動不安的心緩緩沉靜了,他還是不懂對方為什麼可以這麼豁達的接受了這一切,接受與其他人共同分享一個人,對於這件事,千冬歲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是,事實是,他喜歡上的人擁有很多戀人,他感到矛盾糾結,但是他就是喜歡傘,難以自拔。
  
  「帝都不會為了這件事感到困擾嗎?」千冬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聲線平穩。
  
  帝搖搖頭,唇邊劃開一抹美麗的弧度,黯淡的紫色眼睛輕輕彎著,望著遠方,清雅柔潤的聲音像是羽毛一樣柔軟的拂過千冬歲的耳膜,開口說道:「從我來到這所學院之後,就一直是這樣相處了,之前不覺得困擾,現在也不會,能夠這樣子見到傘董事,我就很滿足了。」
  
  望著帝的笑容,那是只給專屬的那個人的美麗笑容,千冬歲微微紅了臉,收回視線,耳邊聽著帝輕軟的嗓音說著:「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在來往的,關係改變不改變都不會影響這樣的相處方式,最重要的是心態和心意,有那份心情,比什麼證明都還要重要。」
  
  千冬歲狠狠一震,瞬間明白到什麼,他眼中只看見傘董事與其他人的相好,而隱蔽了那份真誠的心意,所以心裡才會感到些微的不平衡,對方是以這樣的純淨心情在跟傘交往,不管今天有沒有表白或是什麼其他形式的表態,他對傘就是這種純粹透明的喜愛心情,不需要開口說喜歡就可以用所有的一切表達出自己對那個人的愛意。
  
  也因為如此,不管那個人身邊有沒有自己或是有其他人,都不會影響到那純淨的心意,所以不管關係改不改變,心意都不會變,既然心意不會變,那關係改不改變就一點影響都沒有了。
  
  
  
  
  * * *
  
  
  我現在才打200字而已但是就有滿肚子的話想吐槽──
  傘根本就是想哄千冬歲說情話嘛!混帳!(扔鍵盤←被捅爆)
  摸臉頰摸這麼久是怎樣你趕快放手!劃弧、劃弧個鬼!你當你在抹粉嘛!摸夠了就放手啊啊啊────(因為要打小傘而崩潰了)
  重點是夏碎在旁邊睡覺傘居然在跟他弟弟調情────(徹底崩潰)
  (發現這段話的字數可以跟我剛剛打的東西相比就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太令我絕望了!)
  
  (全文完成之後的後記↓)
  
  1、所以告白果然是一件很難纏的事,要看時間、場合和對象。
  舉例:如果今天對象換成是我在花前月下的良辰美景中,我堅定的看著傘董事說:「傘董事,我喜歡你,請你給我一個答覆吧!」這一定是二話不說馬上就被捅爛了吧?(所以絕對不要拿自己當舉例對象?)
  2、目前為止的戰績:冰漾學弟GET!碎歲兄弟入手!(靠)夜行人種以及王子殿下完敗!(去死)/尚待攻略(誤):狩人阿利、三多兄弟、妖師首領、天使安因、精靈賽塔、管理人帝、休養中的美蛇姬瑜縭。
  3、很高興傘一邊建立他龐大而美妙的後宮一邊把妻妾們吃乾抹淨(流淚)
  4、突然覺得「我對你們都是一樣的。」這句話是有點殘酷的。(無言)
  5、一邊打小傘一邊看設定集,讓自己保持愉快心情~(表情燦爛背景晦暗)
  6、把過去的20集一次看完突然覺得傘下真的好恐怖!(咦)
  7、感謝喜歡小傘的人,真的很感謝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