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褚家有男初長成的感慨啊!(歐)


  
  
  
  * * *
  
  
  我睜開眼,看見懷裡的冰冰已經不再臉色泛紅、體溫偏冷了,鬆了口氣的輕拍他的頭,耳朵抖了兩下,眼睛慢慢睜開,迷濛的紅眼看著我,「漾...?」聲線有些偏低。
  
  「還會不舒服嗎?」我擔心的問。
  
  「不會了,漾陪在我身邊讓我好開心!」他笑的好燦爛。
  
  「那就好!」我也跟著他笑了。
  
  坐起身,瞥見窗外天都暗了,我回頭正想問冰冰要不要去吃晚餐時,突然聽見門被狠狠的踹開的聲音,讓冰冰忍不住抖了抖耳朵,接著簾子狠狠的被拽開。
  
  果然...只有一個人會喜歡用腳開門......
  
  「你夠了沒!一起床就一直吵吵吵的!」紅眼瞪著我,「快點!」
  
  啊?
  
  「你不是要去吃飯?!」學長非常不耐煩,像是三天沒睡好覺一樣。
  
  「囉唆!快點!順便把那隻兔子一起帶去!」學長一邊罵一邊拎起我的領子把我從床上丟下去。
  
  「啊!」痛死了!我的屁股整個麻掉了!學長真是超級無敵..........看見床上突然大好幾號的冰冰,我腦中霎時一片空白。
  
  抖著手指,不敢相信的指著床上從XS size變成XL(?)的冰冰,「冰、冰、冰冰......?」我的聲音虛弱到一種風一吹就會散掉的地步。
  
  「漾?」冰冰皺著眉看著我,從床上下來蹲到我面前,伸手摸摸我的臉,「沒事吧?」
  
  「......」沒事?我覺得我很有事!
  
  雖然知道冰冰會長大,但是看著大N號的冰冰我就是有種無法形容的感覺,以前那種憨憨軟軟的童音也沒了,臉型削尖,紅眼帶著英氣,怎麼說啊...就是很像是小一號的學長的那種感覺!...............................頭上有著可笑兔耳的小號學長。
  
  「啪!」
  
  我用力捂著後腦,這次比早上那幾次都來個痛多了!
  
  「再亂七八糟的想一堆有的沒的我就用踹的!」學長冷冷的聲音兜頭罩下。
  
  「你不要隨便亂打漾!」冰冰皺著眉,伸手揉著我的後腦勺。
  
  「呃!」突然看到冰冰放大的臉讓我非常不習慣!實在太像學長了啊啊啊------
  
  「安靜!」學長用力的瞪過來,「不起來是要睡在這裡嗎?」
  
  我馬上爬起來,很怕等下真的被學長踹昏在醫療班,身邊的冰冰也站直了身子。
  
  「不公平......」我要哭了!
  
  「漾?」冰冰擔憂的看著我。
  
  我拉著冰冰往外走,跑到量身高的地方,把冰冰推過去,定睛一看...164......
  
  「漾怎麼了嗎?」冰冰不明所以的看著我。
  
  「沒事...」只是心靈上受到不小打擊而已,沒想到一覺過後,人事全非......
  
  「褚,」學長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後,語氣泛涼,「不要亂想一堆有的沒的!」
  
  「算了,吃飯吧!」我認命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再次體認到這裡果然是火星!
  
  「啪!」
  
  痛!
  
  「別打漾!」
  
  「哼!」
  
  
  * * *
  
  
  吃過晚餐之後,我和長大後的冰冰在我房間裡大眼瞪小眼,還是有點難接受變大的冰冰。
  
  「漾是不是不喜歡我這個樣子?」紅眼直勾勾的看著我,「這樣不好嗎?」
  
  「不是不喜歡,是不習慣。」我有點苦惱的說,「突然間長大了,很不能習慣。你這樣沒有不好,不要擔心好嗎?」
  
  「不習慣啊,漾比較喜歡小小的我嗎?」冰冰再度問道。
  
  「不是這樣說的吧...」我皺著眉想要解釋,「嗯、冰冰還是冰冰啊,並沒有變成誰,所以這只是我們的適應問題而已,你不用擔心,喵喵他們一定會接受你現在的樣子的!」因為他們都是火星人!
  
  「是嗎?」冰冰盯著我,很不安的晃著耳朵。
  
  我伸手拍拍他的頭,搔搔他的耳朵和後頸,他舒服的瞇起眼,我笑了,「長大是一定會的啊,只是我沒想到冰冰會長這麼大就是了。」
  
  冰冰也跟著笑彎了眼,我有點忍不住紅了臉。
  
  殺傷力太大了...
  
  「我很高興能夠長大,因為這樣就可以保護漾了!」
  
  喔不、我臉更紅了!
  
  「那、我可以跟漾一起上學嗎?」冰冰很認真的問,「以前因為還小,所以都不能跟漾一起去,那我現在可以了嗎?」
  
  「啊?」我完全沒想過這個問題......
  
  看著他認真的紅眼,我啞口無言。
  
  然後我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冰冰你現在幾歲?」
  
  「14歲了。」
  
  「呃、那是國二了吧?但是可以插班嗎?」
  
  「可以。」門邊傳來一個不陌生的聲音,學長不知何時站在我房間門口,「只要去登記一下就好了。」
  
  「登記一下就好?」不是我要懷疑,這間學校實在太詭異了,我真的很懷疑只要登記一下就可以進入學校了嗎?不用簽合約或是以血立誓之類的??
  
  「不用!」學長冒著青筋說,「明天去登記!省得麻煩!」
  
  是......學長麻煩你講話不要那麼簡潔俐落好嗎?
  
  「我又不是你。」毫不猶豫、冷冷的說。
  
  對不起喔我就是這麼腦殘多話!...不對啊!我幹麻承認自己腦殘話多!?
  
  「哼哼。」學長冷笑兩聲。
  
  ....................惡劣。
  
  
  * * *
  
  
  現在我遇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了。
  
  我抱著盥洗用具很習慣性的牽起冰冰要去敲學長的門,但是突然想到,冰冰已經這麼大了,不用我幫他洗澡了吧?呃、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是我突然體會到做父母的感受了!
  
  「咚!」門板狠狠撞上我的鼻子,學長毫無歉意的站在門後睨著我,「又在幹麻?不是要洗澡嗎?」
  
  我摀著痛的要命的鼻子走進去,知道再計較下去最後倒楣的還是我,所以乾脆乖乖閉嘴(順便閉腦),冰冰跟在我後面進來,很認真的打量著裡面的擺設。
  
  「從以前我就很想說了,」冰冰突然開口,「這房間真是貧脊到不行。」
  
  我僵硬了,死都不敢轉身看學長的表情。難道說,長大了,個性也變了嗎?這也變得太詭異了啊啊啊啊啊------
  
  「褚。」學長開口叫的卻是我的名字,我很怕的回頭。
  
  「是?」我吞吞口水,很怕學長一頂「教養無方」的帽子扣下來,我就要被種在黑館前面,然後還要掛個牌子寫「教養無能」,供後人記取教訓之用。
  
  「不、是、要、洗、澡?」學長咬牙切齒的問,語氣透露出「再不去我就把你踹進去」。
  
  「但是...」雖然很怕被種,但是我更擔心冰冰,「學長、他只是個小孩,不要跟他計較的......」那麼認真。
  
  我無言的看著已經抽出爆符的學長,二話不說的直接把冰冰拉進浴室。
  
  「褚!」不理會學長窮凶惡極(?)的語氣,我瀟灑的關上門、落鎖。
  
  「......」瞪著門板看很久,是說,現在換我的生命有危險了是吧?是不是要把遺書寄回家?不對,還來不及寄就會被學長拖出去埋了,所以就算了吧!啊、我已經看的這麼開了啊,果然在火星學校待久了就是會不一樣......
  
  「漾要洗澡了嗎?」冰冰問。
  
  「嗯啊。」我心不在焉的回道,轉身一看,無言。
  
  冰冰已經脫掉了衣服,正在脫褲子,看見我面無表情(暫時性癱瘓了)的看著他,他問:「怎麼了嗎?」
  
  我默默的把盥洗用具推到他面前,轉身握住門把說:「冰冰先洗吧,我等下再洗。」
  
  「喔。」然後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我趕緊開門衝出去。
  
  「褚,」學長帶著怒火的聲音傳來,「你倒是有膽子啊?」
  
  被冰冰那樣一搞我都忘了,外面有個更恐怖的人在等我,這表示我今天終於要跟阿嬤一起喝茶了是吧?
  
  「學長我不是故意的啊!」我苦哈哈的說,「任誰看到都會有那樣的反應啊...誰叫你要跟一個小孩計較的那麼認真,要是真的一不小心把冰冰弄傷了怎麼辦?」
  
  「......」學長沒說話,只是盯著我看,然後瞇起眼,很不悅的樣子。
  
  我該不會今天真的要被終結在這裡了吧?
  
  「囉唆!」學長哼了一聲,雖然不高興,但是倒也沒對我施暴。
  
  「你很希望被我施暴就是了!」紅眼睨了我一眼。
  
  不想!真的真的一點都不想!
  
  「那就安靜!」學長撂完話之後就不理我了,逕自拿起桌上那本超厚的蟲字天書看起來了,那我現在要幹麻?
  
  「冰箱裡有蛋糕和牛奶,自己去拿。」
  
  喔!「謝謝學長。」
  
  「嗯。」
  
  走到小冰箱旁,一拉開,我愣住了,滿滿都是小蛋糕,起士乳酪、巧克力、草莓奶油、芋頭、咖啡、藍莓、提拉米蘇,還有水果塔、蛋塔和小蛋捲......
  
  「學長,你是去...」搶劫嗎?
  
  「要吃就吃!」學長帶有殺氣的瞪過來。
  
  這麼多,我也吃不完啊。
  
  「我又沒叫你今天全部吃完!」學長用像在看笨蛋的眼神看著我。
  
  「你也知道自己笨?」語氣絕對是嘲笑!
  
  再跟學長鬧下去(?)簡直是自討苦吃。我默默的取出一個巧克力蛋糕和一個小蛋塔,再倒了兩杯牛奶,端到學長旁邊。
  
  學長要不要吃?我拿叉子切了一小塊蛋塔。
  
  學長湊過來,沒說一句話就吞掉了我叉子上的蛋塔。
  
  呃、雖然蛋塔本來就是要拿給你吃的,但是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叉子啊?我明明拿了兩支叉子啊!
  
  「麻煩!」
  
  .........是我知道了,以後我都會幫你切好好的再餵到你嘴裡的。
  
  「這可是你說的。」學長嘴角勾起,紅眼微彎的看著我,很像是冰冰心滿意足的表情,讓我很難拒絕,尤其這個火坑又是自己挖的。
  
  「哼哼。」學長愉悅的哼笑兩聲,「我還要。」
  
  「......」再切了塊蛋塔送到某無良學長嘴裡,我暗自發誓以後講話前絕對要先經過大腦過濾!
  
  「漾你在幹什麼?」冰冰抓著毛巾、頂著濕淋淋的銀髮看著我,「蛋糕?我也可以吃嗎?」
  
  「好啊,先來擦頭髮。」我很自然的去拉著冰冰坐到沙發上,抽走毛巾,開始替他擦頭髮。
  
  氣氛非常寧靜,我也習慣這樣的氣氛了,但是總覺得今天的氣氛中又參雜了一絲詭譎...?
  
  抬頭一看,發現詭譎氣氛的中心點是學長,殺氣濃厚的紅眼瞪著我............眼前的冰冰?!而冰冰也很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呃、今天是怎樣了?學長你跟冰冰兩個互相有過節是不是?
  
  處在這樣的氣氛中,我很難裝做沒事的繼續吃蛋糕啊啊啊啊------
  
  

  TBC

  * * *
  
  
  所以就說教養很重要了啊!(歐)
  
  
  喔冰冰長大了呢......好感慨啊!(遠)
  是說有人提議讓阿利來看看冰冰呢!
  但是冰冰已經長大了啊!(又是莫名感慨)
  
  
  好吧,接下來的劇情又要再努力囉!
  
  
  感謝看到這理的大家!(用力鞠躬)
  照舊,不嫌棄的話請幫忙抓漏、抓錯和不合理的地方吧!謝謝!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