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
  我已經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了。


  
  
  * * *
  
  
  是說,我們現在在餐廳外面,大家各自用傳送陣回去宿舍,而我剛剛跟學長一起來的,所以現在只有依靠學長了。
  
  那亂七八糟的媽媽慶祝大會終於在喵喵乾了N輪的果汁醉倒後結束。
  
  嗯、我一點不想知道為什麼喝果汁也可以喝到醉翻掉,這裡是火星嘛~什麼都有可能啊~呵呵,我發現我越來越樂觀了欸!樂觀的好悽涼啊啊啊啊----
  
  「褚!安靜!」學長氣勢洶洶的瞪過來,我瞬間安靜閉腦,抱著睡著的冰冰不敢再說話、喔腦抽。
  
  我靜靜的靠到學長身邊,等待,等了好幾十秒後,我忍不住瞧了毫無動靜的學長一眼。
  
  「學長怎麼了?」我忍不住開口,換了一個姿勢,改為托抱冰冰,以免冰冰滑下去。
  
  「褚,」學長突然(終於?)開口,「你一定要一直抱著那隻嗎?」
  
  「哪隻?」我又換了一個姿勢,雖然冰冰不算重,但是抱久了手會酸,「學長?」我皺了皺眉,因為冰冰好像有點在發抖,晚上的風真的有點大,小小的兔耳不斷顫動,紅唇略為蒼白、微微抿著,睡的很不安穩。
  
  我趕緊脫下我的外套包住懷裡的冰冰,看他好像沒那麼冷了,趕緊求助的看向學長,因為換我覺得冷了!
  
  「學長?」到底怎麼回事?
  
  學長皺眉冷哼一聲,丟下傳送符,下一秒我們已經在黑館學長貧脊的房間裡了。
  
  「去洗澡。」學長看我依然在發抖,丟下三個字後就不悅的把我踹進浴室。
  
  「喔!」我趕緊扶住門框以免跌倒壓到冰冰。
  
  「哼!就這麼............嗎?」學長低低的說了什麼,我沒聽見。
  
  「學長你說了什麼嗎?」我轉頭疑惑的問。
  
  「沒有。」紅眼不高興瞪著我,「還不洗澡你是要等著冷死嗎?」
  
  喔。我趕緊關上浴室的門,喚醒睡到雙頰通紅的冰冰之後,準備要洗澡,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學長我沒拿換洗衣物啊啊啊啊------
  
  
  * * *
  
  
  第三人稱。
  
  「夏碎。」語氣力持平靜,但那捏緊茶杯的手已經洩漏了他的情緒,因憤怒而燦亮的閃亮紅眼緊盯著不遠處和樂融融的親子戲碼。
  
  「嗯?」漾著溫和微笑的儒雅少年轉頭看著隱約冒著黑氣的友人,「冰炎,你現在的表情會把褚嚇死的。」不慍不火的說。
  
  『看樣子,這幾天下來,冰炎的火氣已經累積到一個臨界了,再這樣下去難保冰炎不會對褚做出什麼嗶--又嗶--的事啊。』夏碎一邊瞇眼喝茶一邊微笑著想。
  
  「囉唆!」冰炎的火氣已經凝聚到一個極致了,不悅的瞪著膩在褚冥漾身上的礙眼小兔子。
  
  「跟個小孩爭風吃醋,有違形象哪。」夏碎笑笑的說。
  
  不答話,漂亮的紅眼專注看著褚冥漾幾乎可以說是熟練的抱起膩在懷裡的小孩,那無奈說教的表情很柔和很寵溺很溫暖,越、看、越、火、大!
  
  「都已經孵化好幾天了吧?」夏碎同樣看著那溫馨的親子畫面,「怎麼都不見他長大?景族的寵物蛋在前幾天的生長期會很顯著的不是嗎?」
  
  「......」冰炎沉默了,只顧著生氣都忘記這重要的事。
  
  「褚。」見搭檔不肯開口,夏碎只好自己揚聲喚人。
  
  「呃、什麼事?」愣愣的抬頭看著對自己招手的夏碎,抱起冰冰走近兩位學長。
  
  褚冥漾抱著冰冰,看看沉默不語的冰炎,又看看只顧著微笑的夏碎,不了解這兩位都不說話的學長要做什麼。
  
  夏碎無奈的看著不語的冰炎,只好自己開口:「褚,照理說,景族的寵物蛋在前幾天的生長期會特別快,但是冰冰卻依然保持幼兒的型態,所以,要不要帶去給提爾輔長看一下呢?」
  
  看著學弟驚訝的瞪大眼睛,有點慌張的看向懷中還在磨蹭撒嬌的小小孩,然後下意識的將目光移向一旁沉默許久的冰炎。
  
  「哼!每次只有出問題才會找我!」冰炎用力的放下茶杯,大步走向褚冥漾,順手巴向不長進的後腦勺,「安靜!」
  
  「不要打漾~」冰冰用力替可憐的褚冥漾爭取人權。
  
  「冰冰...」褚冥漾感動的抱著冰冰,只差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
  
  「閉腦!」丟出傳送陣前又順手巴了一下褚冥漾的後腦,又得到冰冰不滿的抗議。
  
  「嗯,小心啊。」夏碎捧著茶杯微笑,那句小心不曉得是對誰說。
  
  
  * * *
  
  
  「提爾!」看著學長照例不用手開門而是用腳問候門板,那狠勁讓我不禁慶幸還好平常學長只用手招呼我後腦。
  
  「是冰炎小親親哪~」獅頭輔長照例還沒碰到學長的衣角就被學長很華麗的踹飛了。
  
  我默默看著這永遠不會膩的戲碼,連投給黏在牆壁裡一時動彈不得的可憐獅毛一計同情的目光都嫌懶了。
  
  我就搞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開心的被踹進牆壁後,依然燦爛(噁心?)的笑著?到底是學長的功夫不到家還是蓬毛的生命力太強?
  
  「褚,」學長瞇著眼瞪我,「你很想知道我的功夫到不到家嗎?」
  
  不用了學長謝謝,我怕太到家的話我就直接回老家見阿嬤了!一秒吐槽。
  
  「怎麼了?」不知何時從牆壁裡爬出來的蓬毛土著臉上帶著不明所以的笑容,鼻孔還超級不雅的塞著兩團止血用衛生紙,「是漾漾受傷了嗎?」
  
  「沒有,」我舉起冰冰給輔長看,「冰冰他都沒長大,夏碎學長說這樣很不正常。」
  
  「哼!」學長不明的冷哼一聲。
  
  「咦?這就奇怪了!」蓬毛土著不規矩的手在冰冰臉上亂揉一通,讓我也有想踹他去貼牆壁的衝動了,「已經過了五六天了吧?」
  
  「不要碰我!」冰冰用力的打掉輔長不規矩的手,然後巴在我懷裡,警戒的瞪著笑的很噁心的輔長。
  
  做的好!我用力在心裡喝采!
  
  「褚,安靜!」學長凶惡的瞪著我,我縮了一下,很怕再「吵腦」下去等下換我去貼牆壁做壁花。
  
  「我不確定該怎麼做,畢竟景族的寵物很少見。」獅毛輔長難得正經的說。
  
  「如果一直這樣會怎樣嗎?」我擔心的問。
  
  「是不會。」學長挑眉,「但是,會很麻煩。」
  
  又、又是麻煩!?我囧!這次不會就真的要弒親了吧?!
  
  學長只警告的瞄了我一眼,沒有巴我或踹我,繼續說道:「這表示,可能是寵物本身的問題,或是持有人當初在『草創』的時候出了問題。」
  
  草創?那是什麼?一種藥草嗎?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啪!」學長用力揮上我的後腦!
  
  好痛好痛好痛!!!我都痛的飆淚了!!
  
  「漾~不哭~」冰冰軟軟的手抹掉我眼角的淚水。
  
  「『草創』就是孵化前決定形體的階段。」永遠動手動腳比動嘴解釋還快的學長爆著青筋解釋,「我看這不是草創的問題,是他本身的問題。」紅眼直盯著冰冰不放,瞇著眼在思考什麼。
  
  學長你不會是要把冰冰這樣又那樣吧!?不好吧吧吧吧----
  
  「吵死了!」又是用力一揮。
  
  眼冒金星、眼前昏花不清,真是痛死了!學長真是超級無敵暴力!
  
  「褚!」警告的低喚。
  
  我委屈的捂著後腦,這年頭真的是連人權都沒有了!不對、我本來就沒人權了!囧!
  
  「不好意思,打斷你們親密交流的時間,我想我有必要告知一件事。」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跟學長親密的交流了啊輔長長長長-----
  
  「冰冰好像怪怪的喔!」輔長指著我懷裡,我愣愣的低頭,看見冰冰恍恍惚惚的倒在我懷裡,微微的喘氣,耳朵有氣無力的垂下來,不像平常那樣很有精神的豎著,臉頰也紅紅的,看起來很像是發燒了。
  
  我趕緊摸上他的額頭,我囧!竟然是冷的!比平常人的體溫還低!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我的天啊不會是得了什麼火星病吧吧吧吧-----冰冰-----
  
  「安靜!!」學長第N次巴我。
  
  「學、學長...冰冰他變得冷冷的...」是不是要...「那個」了?
  
  「擔心什麼!學院裡死不了人!」學長冷冷的說。
  
  沒良心的鬼!!
  
  「只不過是時候到了!」學長冒著青筋咬牙解釋。
  
  時候到了?!!!!什麼時候說清楚啊學長!!!拜託你不要這麼惜字如金好不好你已經很有錢了不需要省這幾個字啦!!!我自暴自棄的想著。
  
  「漾漾小朋友~冰炎的意思是,冰冰的成長期時候到了,不是『那種』時候到了啦!」
  
  啊?
  
  「我聽說有些寵物是『累積成長』,跟一般的『平均成長』不一樣。所謂『累積成長』就是指他會等到時候到了才一次變化,而『平均成長』則是一天一點一滴的發展。」學長瞇眼看著皺著眉的冰冰說。
  
  「累積成長?那不就會一次長大很多?」看著懷裡微微扭動的冰冰,是說我有點擔心他長過頭欸......
  
  「他們的生長週期本來就跟我們不一樣,有什麼好擔心的!」學長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句就走出醫療班。
  
  咦咦咦!學、學長長長長----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啊啊----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啊啊啊----
  
  「放心吧,漾漾只要待在冰冰的身邊讓他安心就好了,因為寵物成長的時候很忌諱讓主人以外的看見,所以冰炎才會避開的,不用擔心。」輔長一邊拉上隔離簾一邊說,「好啦,我也要出去了,漾漾就好好的陪伴小小朋友吧!」
  
  「蓬、呃,輔長,」我猶豫的開口,「那要多久?」
  
  「不一定,要看小小朋友囉!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獅毛輔長對我笑了笑就走出去了。
  
  我摸摸冰冰發冷卻通紅的小臉,只要讓他覺得安心就好嗎?
  
  接著,我摟抱著冰冰,輕輕的搖晃起來,像平常哄他睡覺一樣,然後小小聲的哼起寶寶睡那首原世界必備的超級安眠曲,搖了一會兒之後,冰冰瞇起眼睛,小小的手擱在我胸前,瞧了一個最熟悉的姿勢,漸漸睡著了。
  
  臉還是紅紅的,身體也沒有溫暖起來。
  
  我拖了鞋襪,爬上病床,蓋上棉被,把冰冰抱在懷裡裹了個結結實實,希望這樣能讓他暖和起來。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也開始想睡了,但是又很怕醫療班的什麼什麼衝進來打擾到冰冰害他惡化,尤其是某黑色仙人掌!於是我請老頭公架起結界,請米納斯替我注意情況,然後我就摟著軟軟、體溫偏冷的冰冰睡去了。
  
  『希望一覺醒來,冰冰就會沒事。』
  
  
  
  
  TBC
  
  
  * * *
  
  
  太好了!冰冰終於要長大了!(小花)
  喔耶!終於寫到這個部份了!我太高興!
  光這幾個字就寫了一整天!我整個就是快要發瘋了我!(淚﹚
  
  
  話說,我一邊聽著雲確恭彌X六道骸的「Sakura Addiction」和雲雀的「ひとりぼっちの運命」一邊打出這篇難產文。
  喔喔雲雀真是太帥氣了~~~~(扭扭扭)
  骸君也是啊啊啊~~~~~(小花開開開)
  
  
  喔喔最後還是要謝謝看了這篇文的大家!(鞠躬)
  有錯字或是不合理的地方要跟我說喔!(鞠躬x2)
  謝謝啦!
  
  
  最後,下面還有一點點喔!
  不嫌棄的人就請往下看吧!
  
  
  
  
  * * *
  
  
  「冰炎小親親在等小朋友嗎?」提爾拉開門就看見大方坐在醫療班裡看書的銀髮紅眼黑袍。
  
  「哼!」
  
  「你不告訴他好嗎?看那隻小兔子那個樣子,會長滿多的吧?你就不怕小朋友打擊過大嗎?」
  
  「哼!」銀髮紅眼黑袍恨恨的磨牙,「就讓他不知道也好!」
  
  「喔喔喔!這是私心嗎?!這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慫恿小朋友拋棄那隻變大的兔子,然後來到你身邊對吧?」提爾突然笑的很噁心,然後就被某壞脾氣的黑袍一腳踢到牆上去當立體浮雕。
  
  「囉唆!」臉上浮現一層莫名的紅暈。
  
  
  
  這是他的小小私心吧。
  
  
  
  
  END
  
 
  * * *
  
  
  也是作者的小小私心XD
  對了「教」跟「養」到底在哪裡啊啊啊啊啊啊---------(跪倒)
  而且我發現已經快變成冰漾文了....................................(二度跪倒+淚﹚
  不是說冰漾不好,本人本身也超愛冰漾,但是這樣教養要教到民國幾年才會END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