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讓漾漾推倒冰冰的!
  同樣的,漾漾也不會推倒冰冰!
  這是清水純愛路線啊啊啊啊啊------


  
  
  
  * * *
  
  
  「反推?千冬歲你在說什麼啊?」我整個錯愕驚愕驚嚇到不行!
  
  「漾漾都不想反推嗎?」千冬歲繼續說出謎樣發言,完全不顧我已經石化僵硬。
  
  「.......」千冬歲你是不是最近被夏碎學長做出了什麼嗶--嗶--嗶--的事,導致你懷恨在心?
  
  「漾漾,其實你可以反推的啊。」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嘴角掛著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你可以去推冰冰啊。」
  
  囧!我真的囧到了!千冬歲你這是什麼樣的惡趣味玩笑啊啊啊啊----------不要這樣子好不好?!身邊有一個老是喜歡搞惡趣味那套的惡鬼學長就已經很恐怖了你還硬要參一腳嗎嗎嗎嗎-----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千冬歲忽略掉我的僵硬不自在的臉,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冰冰越大長的越像學長,又那麼聽漾漾你的話,相信他是不會反對的,而且最近冰冰開始出現求偶的舉動了不是嗎?」
  
  請你不要擅自隨意加重某些字眼的重音好嗎?這樣會讓很多人誤會的!還有你又是怎麼知道冰冰最近開始出現那些亂七八糟的舉動了啊啊啊-----因為你是紅袍嗎?情報班都是在做這種事的嗎嗎嗎嗎----
  
  我已經開始崩潰了,最近冰冰老是有意無意的做一些......的舉動就已經很夠我煩惱了,沒想到你現在又叫我順利成章的對他這樣那樣、那樣這樣,你說這樣真的好嗎?!而且你忘了他是我養大的嗎嗎嗎嗎-----胡言亂語的自我吐槽著。
  
  「漾漾真的不推嗎?」他那認真的語氣讓我很寒。
  
  「呃、千冬歲,先不說我對冰冰沒有那種意思,就算有......」我頓了一下,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你覺得我有膽子去推倒學長(外表像而已)嗎?!」
  
  「只是長的像而已。」千冬歲冷靜的說。
  
  「就是長的像才糟糕。」無力的說。
  
  體內根深柢固被欺壓的感覺已經變成一種制約。
  
  「是嗎?真可惜。」千冬歲低頭捧起已經微涼的麥茶,啜了一口。
  
  「唉。」這被子是註定要被欺壓到底了,不管是那隻紅眼殺人兔還是溫良大白兔,前者是超級無敵暴力的,後者就算長大了還是很愛撒嬌啊,小孩子心性不改。
  
  我瞇眼,捏了一塊涼糕配著溫潤的茶吃掉。
  
  「漾,」那長大不少卻依舊愛膩著我的冰冰,蹦蹦跳跳的捧著許多蛋糕坐到我身邊,「餐廳裡推出好多蛋糕,我有幫漾拿!」
  
  「謝謝你冰冰。」我略嫌吃力的舉手摸摸他的頭,輕輕的搔搔他的耳朵,看著他舒服的笑瞇了眼。
  
  「不客氣!」順道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要說他最近多糟糕,就是他的小動作越來越多,一下子親臉一下子摟腰的,真的是讓人很無力。
  
  「千冬歲要一起吃嗎?」冰冰微笑著問。
  
  「不用了,我要先走了。漾漾就和冰冰慢慢享用吧。」
  
  「千冬歲那麼急是要去哪裡啊?」我咬著叉子搔搔頭,「又有任務了嗎?」
  
  「下巴沾到了喔!」冰冰突然湊過來舔掉我下巴的奶油,我整張臉爆紅!!!
  
  冰冰很開心的看著我,笑瞇瞇的樣子竟然跟惡趣味的學長有幾分相似!真是有夠亂七八糟的!
  
  
  
  
  END
  
  
  * * *
  
  
  這篇真是亂七八糟!囧
  真是太恐怖了!
  我真的絕對不會讓漾漾推冰冰,冰冰也不要推漾漾,純愛就好,好不好?(淚眼)
  
  
  依然感謝看完這篇的大家!(鞠躬)
  (我覺得這篇好奇怪!←被歐打)


  好吧,這篇請搭配教養(七)學長跟漾漾提到的寵物青春期來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