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很幸運,不過幾次跑輔導室下來都沒有被發現他卻感到有些心慌,這一切都顯得太平安了,沒有被人撞見或是剛好跟誰擦身而過什麼的,反而讓他感到驚悚,沒想到這樣的念頭才剛閃過腦海,一推門就看見抱著公文袋正要開門的夏碎,褚冥漾當場傻住,當下只覺得自己真是烏鴉嘴!
  
  之後,雖然很怕又會遇到別人,但是褚冥漾已經跟諮商員約好了接下來幾次的諮商時間,突然改時間的話,第一他其他時間都不行,第二諮商員還有其他的約會,不可能只為了他一個人就大幅度的調整行程,所以他依然偷偷的來到輔導室,比之前更為低調──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冰炎靜靜的站在隱蔽的轉角望著褚冥漾一臉疑惑的看了下週遭,搔搔頭,轉身進入輔導室。
  
  「一個禮拜一次,總是固定在這個時間,剛好你和千冬歲都有課,我是意外才會撞見他在這裡。」夏碎靠著牆說道,看不見背對著自己的友人表情如何,輕輕開口的問道:「你知道這件事很久了嗎?」
  
  夏碎原本以為冰炎並不知道這件事,沒想到對方竟然早就已經知道褚冥漾會跑輔導室,但是卻什麼都不說也不曾提起或是透露訊息,只是一個人悶不吭聲的保守這個小秘密。
  
  「不久。」冰炎轉過身,給予簡潔的答案,半瞇著眼看著遠方,感覺上並不想多談這件事。
  
  夏碎沒再說話,半垂著眼看著地板上細微的花紋,輕輕的開口說道:「褚不知道你已經把實習時段調到週末了對吧?」
  
  冰炎瞥了夏碎一眼,見他默認,夏碎緩緩伸手掩住臉,嘆了口氣。
  
  「你什麼都不要說,假裝跟平常一樣就好。」冰炎淡淡的說道,紅眼瞇了瞇,心裡不曉得有什麼計畫,開口道:「反正他最後會自己露出馬腳。」
  
  夏碎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像是認同了冰炎的話,基本上,他覺得對方可以瞞著他們這麼久已經很厲害了,雖然沒有瞞過冰炎,而且聽冰炎說,似乎是第一次去輔導室的那天晚上就被發現了,也難怪那天晚上冰炎會主動打電話給千冬歲說讓他去接人,說什麼順路其實人根本就在學校裡。
  
  「你有什麼打算嗎?」夏碎跟上冰炎的步伐,溫聲問道。
  
  「哼。」冰炎冷冷的哼了一聲,有點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迎頭痛擊。」
  
  「是嗎?」夏碎笑了笑,整了整表情,正經的說道:「冰炎,對褚好一點,他是真的很煩惱,尤其對象又是你。」
  
  「嘖。」冰炎微微撇過頭,撇了下嘴角,表情瞬間變得有點僵硬有點不自在,夏碎輕笑了下。
  
  冰炎不理會友人的調侃輕笑,思緒陷入幾個禮拜前的那天晚上,他看見褚冥漾背著包包一臉遲疑的站在輔導室外,那時因為急著要把實習報告交給指導老師所以沒空上前去打招呼,沒想到當他再次經過時,褚冥漾依然一臉猶豫的站在門外,正當他準備要叫住對方時,褚冥漾終於推開輔導室的門走了進去。
  
  之後,幾次意外撞見褚冥漾在輔導室進出,不久後,老師把他實習的時間調到週末,他並沒有跟褚冥漾提起,就讓對方一直以為自己的實習課依然是在週三下午,這樣他也可以方便觀察褚冥漾到底在做什麼。
  
  冰炎會先繞到輔導室附近的隱蔽轉角等待,看著褚冥漾進入輔導室,然後才離開,反覆幾次之後,他確定褚冥漾是在輔導室裡找專員諮商,但他特地避開他們來到輔導室的目的是什麼他並不清楚,他只知道褚冥漾最近的態度很詭異,遇到自己的時候會變得有點畏縮,問功課的時候也變得比較安靜,似乎刻意在保持距離。
  
  私底下問過千冬歲,對方也不清楚,只知道褚冥漾的行徑變得很異常,但是卻不清楚原因,直到夏碎意外撞見褚冥漾,才知道對方正為情所困,而且還跟自己有關。
  
  冰炎不悅的瞇了瞇眼。
  
  他不喜歡這種憋著不說的感覺,對方畏畏縮縮的態度也讓他感到有點煩躁,但是褚冥漾拼了命的遮掩躲藏,想來事情一定是讓他覺得很難以啟齒,所以才會偷偷摸摸的來到輔導室報到。
  
  但是說實在的,冰炎也對褚冥漾的「感情世界」毫無頭緒,他並不覺得遲鈍的褚冥漾是一見鍾情的類型,日久生情比較像是對方的風格。
  
  而且,現在想想,褚冥漾從來沒有跟冰炎討論過感情上的事,連掛在嘴邊的女生都沒有,喵喵和庚等人除外,冰炎竟然想不到褚冥漾曾經提到哪位女性,或是暗示自己有欣賞的對象之類的。
  
  要不是對方太遲鈍,就是褚冥漾根本是個完全不識趣的呆頭鵝。
  
  這樣的人會突然有感情上的困擾?是突然頓悟了還是終於開竅了?
  
  冰炎皺眉,有點不耐的輕嘖了一聲,一旁的夏碎聽了,嘻嘻笑了,有點戲謔的說道:「難得看冰炎這麼苦惱真是有趣。」
  
  「嗤。」冰炎撇開視線,冷笑一聲。
  
  「還在為褚的事煩惱?不是你說的嗎?『反正他最後會自己露出馬腳。』那你現在又在煩悶什麼呢?」夏碎打趣的口吻讓冰炎感到有點不自在,撇了撇唇,不想理會友人調侃般的話。
  
  「嘻嘻。」夏碎輕笑起來,既然冰炎已經知道這件事了話,學弟的事就不用再煩惱了,只不過,這件事還不能讓千冬歲知道呢,誰叫他答應了冰炎又允諾了褚冥漾?
  
  想到這裡,夏碎的笑轉為有些苦惱有點無奈。
  
  要他瞞著千冬歲是有點困難,畢竟對方何等聰明伶俐,要是察覺不出來他才覺得有古怪,不管怎樣,也只能等事情告一個段落之後再解釋清楚了。
  
  
  
  
  TBC
  
  
  * * *
  
  
  感謝還沒放棄我各位!(激動)
  最近真的怠惰了哈哈……(眼神飄忽)
  非常感謝支持!(正座)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