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兵嚮導自我流
  *誰都不能阻止我讓他們繼續睡覺(n.)
  
   *
  
  「已經五天了……」
  剛結束連續任務的冰炎總是會回塔裡待幾天再回黑館——這似乎是學院哨兵們的習慣,只是這次冰炎待的時間有些超乎預期,褚冥漾有點擔心。
  夏碎聽了只是微笑說沒事,留下一句:『褚不放心的話可以去看看。』
  進塔?
  沒有必要他實在不是很想進塔,又要被老師們講東講西實在受不了,但直到第六天還沒看見冰炎,甚至完全沒看見烽云凋戈,他忍不住進塔,來到冰炎房門口輕敲了幾下。
  沒人應門。
  「學長?」又敲了幾聲,房間內還是沒動靜,這下子褚冥漾開始慌了。
  從包裡掏出鑰匙就直接開門進去,地板柔軟的吸音毯把所有響動都吸收,為了哨兵的休息塔裡到處都裝覆了吸音設備,就連門框上也是,但是對冰炎而言還是無法完全的隔除,平常這種聲響早就把人吵醒了!
  褚冥漾幾乎是小跑著撞進寢室,卻發現裡頭一片昏暗。
  旁邊的音響重複播放著溪澗流水聲,潺潺緩緩的聽起來很舒服,讓人有些昏昏欲睡。
  褚冥漾小心的走近床邊,看見冰炎設定七天的重複播放,七天啊,沒事就好……緩緩鬆了口氣。
  可是一口氣睡七天也太……
  忍不住怪異的看了床上的冰炎一眼,對方側睡著、銀白色的長髮散在枕頭上,被子攏到脖子,看起來睡得很熟,連他闖進來都完全沒反應。
  微微屏住呼吸放輕了所有動作,悄悄探頭一看,對方還是沒有醒來,看了一會兒,褚冥漾忍不住伸出手想試試對方還有沒有呼吸。
  溫熱的呼息拂在指尖才讓他整個人放鬆下來,是真的沒事不是假象,可能是太累了?可是為什麼不來找他梳理?
  褚冥漾小心翼翼的把椅子搬到床邊,看著冰炎睡這麼舒服他也有點想睡了,背景音樂又超催眠,手撐著頭忍不住開始打盹,頭一點一點好幾次都差點栽進床裡。
  最後真的忍不住趴在床邊睡著了。
  寢室裡很安靜,只有水流潺潺,以及被子滑過床面的聲音。
  冰炎坐起身,輕輕伸手拂開褚冥漾臉頰上的黑髮,指尖緩緩觸摸著嚮導柔軟的臉頰和敏感的耳朵,見對方縮了下肩膀躲開,嘴邊勾起一抹笑。
  等到對方徹底睡翻後,冰炎才將人帶到床上,制服抱起來極度不舒服,畢竟嚮導衣料的材質並不需要考慮哨兵的喜好,鍊子的聲音也吵得令人心煩。
  「真吵。」
  冰炎動手把嚮導身上的制服剝掉只留下內衣褲,垂眼看著露出來的四肢,禁不住誘惑伸手撫上,肌膚柔韌而又骨架纖薄的感覺讓他有點克制不住。
  「嘖!」
  忍著內心騷動將人扣抱在懷裡,對方的臉頰貼著他的頸側,一呼一吸都拂在他鎖骨上,似乎有點不舒服,悶哼一聲、兩隻手在空中揮來揮去,被他握住也帶進懷裡,這下整個人都側躺著被他摟著。
  褚冥漾不自覺往他懷裡蹭來蹭去、扭著腰調整角度,頭髮滑過他胸口,很癢。
  等到人終於安分下來,冰炎雙手扣在褚冥漾後腰,對方的手掛在他腰上,雙腿纏著他的腳,很糟糕的睡相。
  其實褚冥漾單獨一人的睡相很好,只是他們開始同床後才發展出各種睡姿,冰炎從不表態但樂見其成。
  在額頭上輕吻了下,冰炎閉起眼假寐,有些期待對方醒來發現他們睡在一起的表情。
  
  
  END
  
   *
  
  已經放棄掙扎,我要用睡覺(n.)貫穿全文:)
  好像沒講過,哨兵冰炎的控制慾有點強yo
  喔,也有可能不是有點:D
  喔對冰炎半裸睡,他不喜歡衣服和被子摩擦的感覺←
  被子跟黑袍一樣是特殊材質。
  起床氣在哪?
  這就是冰炎的起床氣啊(´・ω・`)(針對嚮導的(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