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到十了呢......(感慨)
  漾漾加油啊!(拍肩)


  
  
  * * *
  
  
  多虧了學長的鑰匙,我才不用大清早跟冰冰去敲安因的門,上次不小心看到賽塔滿面春風的從安因房間走出來,害我從此之後都不敢再去跟安因借浴室了!
  
  「漾。」冰冰一張臉湊到我面前,我嚇了一大跳!
  
  「學長!呃、不對...冰冰有什麼事嗎?」我尷尬的改口,雖然搞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是總覺得最近搞錯的機率變大了!
  
  「漾,今天不是要複習陣法嗎?」冰冰拿了幾張抽取式符紙,攤開課本,「漾最近常常搞錯呢......」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常常搞錯冰冰跟學長,就算變回小冰冰,也常常看到失神。
  
  「沒關係的。」冰冰微笑著說。
  
  話說我們現在在圖書館裡面,本來是想回黑館房間的,但是來圖書館比較方便,想要看書的話可以馬上借到。
  
  冰冰指著書上的一個中高級風水混合陣法開始解釋,「以陣型做點小小的改變,風跟水元素的位置在這邊跟這邊,然後這裡的水元素要做點變化......」
  
  我聽著冰冰溫潤的嗓音,漸漸聽到恍神,想起了那個出任務出到七天還不回來的學長,不是說兩天嗎?害我最近走進沒有學長的房間亂想些廢話都沒被巴沒被踹,感覺很詭異(空虛?)!
  
  學長不曉得怎麼回事,自從冰冰出現之後脾氣就忽好忽壞,是不是因為冰冰每次都「以下犯上」說一些非常挑釁的話,偏偏我又很不要命的拼死護著冰冰,搞的學長非常只能巴我出氣......?
  
  是這樣讓學長生氣的嗎?還是有別的原因?還是上次我把學長擺桌上的蜜豆奶給冰冰喝,所以學長在記恨?
  
  咦?到底怎麼回事?越想越覺得奇怪,學長又沒必要生氣,只不過是不讓他打冰冰而已,幹麻那麼火大?正常人都不會打一個五歲小孩吧?!呃、所以學長是因為火氣累積過多?那我怎麼這麼倒楣成為他的出氣筒?!我已經沒人權到這種地步了嗎?
  
  
  
  「漾?」冰冰輕輕叫著已經嚴重走神的褚冥漾,叫了兩三聲都沒用,於是想到一個究極絕招。
  
  冰冰壓低了聲音,對著褚冥漾說:「褚...」
  
  「學長?」果然,馬上回神!
  
  「漾怎麼了嗎?」冰冰眨著眼睛,抖了抖耳朵,不解的看著受到很大打擊似的褚冥漾。
  
  「我剛剛...沒事。」
  
  「那、繼續?」冰冰也不戳破,微笑的指著火與土的混合陣型,這個陣法成功的話,可以擁有跟爆符一樣爆炸的威力,只是不能變幻出東西就是了。
  
  「嗯。」看著褚冥漾微微皺著眉,拉著瀏海叫自己不要想太多,冰冰就覺得他的主人真是傻的可愛!
  
  
  * * *
  
  
  我抱著冰冰在學長房間的浴室洗澡,看著那小小的兔耳,我又開始恍神。
  
  「漾~」冰冰嘟著小嘴拉著我的衣服,很不滿我的走神。
  
  「啊啊、對不起!」我立刻把沾到他耳朵上的泡沫抹掉。
  
  「漾~怎麼了?一直發呆呆?」冰冰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以免泡泡水流到眼睛裡,但是這樣我就看不到那美麗的紅眼了......
  
  「漾~?漾~?漾~~漾~~」
  
  「對不起!」我又走神了。
  
  把冰冰滿頭的泡泡洗掉,看著他抖了抖耳朵,用防水布把他的耳朵包起來之後,讓他泡進浴缸裡。
  
  是說,最近常常看著冰冰就想到學長,莫名其妙,是太久沒被巴了所以覺得很不習慣嗎?但是,學長沉睡的那一年我不是沒事嗎?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會得了什麼火星病吧?!是說,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每次一想到學長,就會想到望春風這首經典老歌......咦?!等等、我好像有點了解了......
  
  「嘩啦!」水潑濕了我全身,也暫時中斷我的思緒。
  
  「漾~漾~」冰冰很開心的拍著手,水符還在一旁飄啊盪的,好樣的!水符是這樣拿來暗算你媽媽、不腦誤,你監護人我的嗎?
  
  我挑眉,無奈,看他那麼開心實在很難對他發脾氣,尤其又是頂著這麼一張可愛的臉!
  
  捏捏他的臉蛋,「泡夠了吧!該起來了!」我伸手抱起冰冰,把他包進大浴巾裡,坐在學長的高級沙發組上,小心翼翼的把冰冰擦乾。
  
  「漾~一直發呆呆喔~」冰冰抓著耳朵讓我擦乾他的頭髮,「看著冰冰也呆呆~看見冬冬歲也呆呆~」
  
  我一束一束的把他頭髮擦乾,一邊思考著冰冰的問題,其實我並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發呆,但是不管看著誰發呆,最後都會想到學長......
  
  「漾~又呆呆喔~」冰冰指著我說,「看著冰冰發呆呆!」把小臉湊的很近。
  
  「欸?」我不自覺的後退一點,剛剛一瞬間,我以為我又看到了學長!是說,最近想起學長的次數也頻繁的太過火了吧!
  
  這不是什麼好現象吧?搞不好我被詛咒了?明天還是去給獅頭看一看吧!
  
  我一邊聽著冰冰唱著娃娃兵一邊替他套上衣服,取出吹風機吹乾冰冰的銀髮,嗯、是說沒有學長真不方便,之前只要學長摸一下頭髮就全乾了,現在還要用吹風機好麻煩...
  
  冰冰輕輕拉著自己的耳朵,搖頭晃腦的唱起了自編歌曲「漾大呆」,我囧!越來越過分了這小子!
  
  
  * * *
  
  
  我趁著空堂跑去醫療班找獅頭聊聊我的「病」,本來冰冰是要去圖書館準備他的白袍檢定的,但是一聽到我要去醫療班「治病」,二話不說就跟上來了。
  
  話說冰冰已經可以去考袍級了,公會願意看在他的身分(景族寵物蛋)以及能力(符咒陣法研究)上破例給他一個袍級的檢定考,即使不用幻武,只要武技達到一定的技巧與水平就可以,是說,這滿簡單的,畢竟被五色雞那殺手訓練出來的身手不是開玩笑的!光拿著爆符變的武器就很有威脅性了,說真的,我實在、完全不敢想像冰冰拿到幻武之後會是什麼恐怖的樣子!
  
  「漾,到了,別再發呆了。」冰冰拍拍我的頭說。
  
  「嗯啊?喔!到了啊!」我伸手拉開醫療班的門,看見一個我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死都不想再看見的畫面!
  
  「漾漾!?」正在治療血流不止的傷口的獅頭驚慌失措的大叫,手心擺在那傷口上,微微發出淡金色的光芒。
  
  我瞪著那血淋淋的傷口,腦中一片空白,掃過破爛的黑袍,大大小小的傷口不少,除了輔長之外,喵喵也在幫忙治療。
  
  不只喵喵,賽塔和瞳狼都出現了,又失衡了?!為什麼總是這麼不珍惜自己?討厭、很討厭很討厭!
  
  「你做了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問,但是除了這麼問,我也想不到其他好的問法。
  
  「漾,坐下再說。」冰冰輕輕拉著我坐到學長旁邊,自己也拉了張椅子坐下,「慢慢說,不要急。」
  
  「你、給我說清楚!怎、麼、會、這、樣?」我很努力的控制我的脾氣不要爆發,我覺得非常非常的憤怒,沒由來的憤怒沖垮我的理智。
  
  「......」學長沉默著,提爾一邊治療一邊偷看著。
  
  我克制不住的用力想衝上去揍他幾拳,冰冰抓住我的肩膀,捂住我的眼睛、遮住我的視線,輕柔的說:「深呼吸...不要那麼生氣...再深呼吸...再來...再一次......好多了嗎?」
  
  我重重的吐了口氣,「好多了...」但是還是很生氣。
  
  再次看見學長時,我站起身,「輔長,學長身上的傷都治好了?」
  
  「呃、扣掉那些小傷的話,大傷都止血也治好了。」
  
  「很好。」我用力的揍了學長一拳,「現在又有傷了。」
  
  在場的人一片沉默。
  
  學長也沉默。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最好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學長還是沉默。
  
  就在我又要發作時,夏碎學長和千冬歲從傳送陣裡踏出來,看見我火大的瞪著學長和學長臉上的紅腫時,雙雙愣了一下。
  
  「褚,」夏碎學長微微苦笑說,「冰炎是為了掩護我,所以才會這樣。」
  
  「夏碎學長,這不是你的問題。」我冷冷的瞪著學長,「我只是想說,有人就是這麼蠢,蠢到連結界都不會張開搞的自己半死不活。如果要死請早說,我跟賽塔當初就不用這麼拼命把你找回來,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我把話說的很重。
  
  「漾,坐下來吧。」冰冰扯了扯我的衣袖,輕輕的說。
  
  我一屁股坐下,撇頭看著窗外,不想再看學長,省得等下被他氣死。
  
  一片沉默。
  
  千冬歲拉著夏碎學長坐到比較遠的角落去包紮,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是說、現在怒火稍稍降了,覺得剛剛自己真是要死了!居然敢那樣對學長說話!還很順手的揍了學長一拳,我囧!!!但是就是覺得很氣很火大很不爽!他那條命好歹有一半也是我的,要死還要先問我和賽塔!結果老是這樣這麼不小心,小傷就算了、那個要命的血窟窿是怎樣?!失衡又是怎樣?!以為自己的血都不用錢可以拼命灑是嗎?不怕在學校外就這麼翹掉連復活都不能嗎?!
  
  一想到那個血淋淋的口子,就覺得有點噁心......我捂住嘴,有點想吐的感覺。
  
  「漾,沒事了。」冰冰輕輕的拍拍我的頭、捏捏我的肩,我放鬆了肩膀,想吐的感覺漸漸消失了。
  
  「.........對不起。」
  
  我傻愣愣的轉頭,學長身上的傷已經全好了,包括臉上的紅腫。
  
  「抱歉。」學長直直看著我說,「以後絕對不會了,不會再受傷了,你......不要生氣了。」
  
  呃、這個我該說沒關係嗎?
  
  學長直勾勾的看著我,紅眼很認真,就像是冰冰認真的跟我說「不要擔心」一樣。
  
  「呃、嗯。」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能隨便應幾聲。
  
  「褚,」學長的臉湊到我面前,我微微後仰,有點臉紅,「我可以假裝你這麼擔心我是因為有點喜歡我嗎?」
  
  ............................................................................?!
  
  我很蠢的張著嘴看著笑的很漂亮的學長。
  
  學長又湊的更近,近到我只能看見那笑的彎彎的紅眼,很漂亮很漂亮,我還滿喜歡的。
  
  「那讓你看一輩子怎樣?」
  
  嗯、我沒意見...欸?你說什麼?!
  
  「褚,我喜歡你。」學長語不驚人死不休。
  
  學長,七天沒睡好也不用這樣啊啊啊啊-----還是你被我打壞腦子了?!輔長獅頭土著快來救人啊啊啊啊----學長壞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很認真。」學長微微退開,看著我,「你呢?」
  
  我悄悄往四周瞄去,半個人都沒有,大家什麼時候跟萊恩學了消失那招?
  
  不對!你們怎麼可以拋棄我讓我獨自一個人跟這個恐怖大魔王相處啊啊啊-----
  
  「你呢?」學長很執著要我的答案。
  
  我快哭了!這個人怎麼變的跟小冰冰一樣執意想得到答案啊?我該怎麼回答啊!?
  
  
  
  
  TBC
  
  
  * * *
  
  
  教養就快結束了喔!(小花)
  有沒有人會覺得這樣不好?(擔心)
  不過,我想我會再寫幾篇番外吧!畢竟我個人也寫的很歡啊!(樂)
  如果沒意外的話,下一篇就是完結囉!(笑)
  
  
  還是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感恩啦!(鞠躬)
  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