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終於結束了!(癱)
  請大家耐心看完吧!(笑)


  
  
  * * *
  
  
  不行了,我真的想不到要吐槽什麼!學長的樣子就是正經到我無法吐槽他啊!
  
  「我很認真,而且我等很久了。」學長微微瞇起眼睛,流露出你再不說我就種了你的恐怖氣勢。
  
  我也很想好好回答啊!但是你一直盯著我,要我怎麼思考啊?!
  
  「給你一分鐘。」學長瀟灑的一擺手,轉過身背對著我。
  
  少了那凌厲的紅眼,我的腦袋開始運轉。
  
  呃、學長是超認真的,認真到想腦殘都想不到要殘什麼......是說,剛剛又有望春風的歌詞悄悄溜過我腦海欸...我該慶幸學長聽不懂台語嗎?
  
  看著學長逆光的背影,我突然恍神掉了。
  
  永遠都這樣站著,堅毅的、無畏的,連這樣的背影都讓我覺得很漂亮,好像永遠不會倒下一樣...腦中閃過當時學長跪倒在地,連長槍的握不住、漸漸纏上黑氣的手,心重重的撞了一下,忍不住喘了一下。
  
  在時間之流與冥府交際處時,我是真的覺得犧牲掉自己換來學長也沒關係,因為學長很重要,重要到絕對不能失去他!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隱隱約約知道自己這樣真的不對勁,哪有學弟會這樣、這麼執著於學長?並不是我不去想,而是覺得這樣太病態了,所以通通壓到最底下最底下的地方,覺得可以看見學長就好了,只要能活著什麼都可以,因為還能夠再見到學長是比什麼都重要的事!
  
  每天跟著醫療班進進出出,每天纏著然和伊多教自己祈福的咒語,每天都要去醫療班看一眼,每天都要去學長房間逛一圈,每天都要抱著大兔子才睡的著......早就超越那條線了,只是我沒辦法看清楚,因為太重要了,反而不知道該怎麼保護才好。
  
  千冬歲也說了:「景族的寵物,會順應持有人的心意而孵化成型。情感越是強烈,寵物越是接近你所想像的樣子,而冰冰長的跟學長一模一樣呢......」我不把千冬歲的話放心裡,或者說是故意忽略吧!那暗示性太重了,像是一戳破就什麼都會漏光了。
  
  看見冰冰會想到學長,學長不在會睡不好,會覺得有思念的感覺。
  
  所以,不只有學弟的尊敬和仰慕,那是喜歡的感覺,因為喜歡,所以會很在乎,會因為受傷而感到憤怒,討厭總是不照顧自己,總是接那種危險的任務......
  
  所以,是喜歡了。
  
  「你能想清楚最好。」
  
  我仰起頭,學長不知何時站到我面前,帶著有點滿足的笑容。
  
  「怎麼樣?」學長的口吻很戲謔,「不說嗎?」
  
  我整個臉開始燒紅起來。
  
  惡劣!明明都已經聽光了!
  
  「我不是說了過了嗎?『言可化靈』,你不說出來,我怎麼被你束縛?」紅紅的眼睛閃著笑意。
  
  惡質!
  
  「我都說了,你不說不公平。」學長挑眉,「怎樣?」
  
  可惡!黑袍了不起啊!
  
  「哼。」學長輕哼一聲,「不要再拖拉了!」
  
  「.............................................................」我嘴巴微張,說不出來就是說不出來。
  
  「我、在、等!」
  
  這是威脅!脅迫!威嚇!
  
  「喜歡...」我小小聲的說,臉已經爆紅了,「我喜歡學長。」
  
  「那很好。」學長端起我的下巴,傾身,輕輕在嘴角的地方吻了一下。
  
  那天下午,背著光的學長笑容很漂亮,漂亮到我忍不住臉紅心跳,呃、雖然臉已經很紅了,我只能說,那個笑容,真的很精靈......
  
  
  * * *
  
  
  「漾~」冰冰坐在床上看著捂著臉癱倒在床的我,「成功了對不對?」
  
  「...嗯。」我不太敢看冰冰那張臉,會讓我一直想起學長那時親吻我嘴角的感覺。
  
  「漾~」冰冰拉了拉我的頭髮,「洗澡澡時間~」
  
  呃、我很不想過去欸...但是冰冰都說了...
  
  我無奈起身,抱著盥洗用具牽著小冰冰來到學長房間,還沒敲門,學長就開門了。
  
  「我還以為你都不會過來。」學長笑著說。
  
  這樣笑是犯規的,學長......
  
  「這樣?」學長笑的更歡了。
  
  我撇頭,直直走進去,不看他一眼。
  
  直到關上門,我才發現我剛剛一直憋著氣。
  
  「這樣對心臟真不好......」
  
  一邊幫冰冰洗澡,一邊想著阿利學長鼓勵冰冰去考袍級的事,其實以冰冰的能力我看拿紫袍都沒問題,但是我不希望冰冰一開始就那麼辛苦,所以我跟他約定至少再三年,才去考紫袍,然後不要考黑袍,已經有了一個學長夠我提心吊膽了,我不想冰冰也這樣殘害我心臟,黑袍簡直不是人幹的,呃、學長和冰冰本來就不是「人」了欸......
  
  是說,冰冰跟學長都要考袍級,那、我呢?
  
  把冰冰抱進浴缸讓他玩水,我坐在凳子上開始思考。
  
  袍級啊......我沒興趣站上第一線去打打殺殺的,而且以我這衰人體質加上妖師之力,到時在戰場上引來奇奇怪怪的東西就不好了!如果真的要考的話,還是考藍袍吧?學長沉睡的那年我也學了不少,再去跟鳳凰獅頭請教一下應該就可以了吧!而且,不想再看見重要的人受傷自己卻無能為力了!
  
  把不情不願的冰冰抱起來,包到浴巾裡,「冰冰,我跟你一起考袍級好嗎?」
  
  「漾~一起考袍級~」冰冰開心的摟住我的脖子、狂親我的臉。
  
  學長一看,臉色黑一半,扒開冰冰的小手,捏住他軟呼呼的臉頰,兩雙紅眼不肯服輸的互瞪。
  
  冰冰硬是掙開學長的手,死命往我懷裡鑽,小手把我脖子環的緊緊的,呃、冰冰你真的那麼想換個主人嗎?
  
  「不要亂想!」學長巴了我一下,把冰冰拎開,在冰冰頭髮上摸了一下,原本濕淋淋的銀髮就全乾了。
  
  我幫冰冰套上衣服,看著他瞇起眼睛蹭著我,打了幾個哈欠,紅眼都閉起來了,我親親他的額頭,「晚安。」
  
  「晚安......」聲音都糊在一起了,好可愛。
  
  
  
  學長靠著我坐在沙發上,我哄著冰冰他看著蟲書,這樣的氣氛親暱的有點不習慣。
  
  「久了就習慣了。」學長毫不在乎的說。
  
  嗯、很難吧......
  
  「真的要去考藍袍?」學長抬眼看著我。
  
  「嗯。」因為不想再看你們受傷了。
  
  學長彎起嘴角笑了,「褚,我不是說了要用『說』的嗎?」
  
  ...........................................................惡趣味!
  
  學長放下書,輕輕的倚在我的肩上,臉靠在我頸窩,「我很高興。」
  
  雖然看不見學長的表情,但是我猜他應該是笑著的吧!
  
  「學長,」我開口,輕輕放下冰冰,讓他趴睡在我腿上,「我去考藍袍,是因為你,你太讓人放心不下了,我也不希望自己總是在旁邊乾著急,總是看著而不能做,你懂吧?」
  
  「嗯。」學長伸手環住我。
  
  「『想要以後都可以站在你們身邊,就算在戰鬥方面幫不上忙,醫療方面總可以了吧?』每次看著你沉睡不醒的時候我都會這樣想,總有什麼地方可以幫上忙,所以我開始學藥草、醫療、療傷咒語,學長不會療傷咒沒關係,我會,所以,以後就讓我來幫你吧。」說完我的臉又紅了,這已經是我所能想到最接近告白的話了。
  
  「嗯。」學長的手環的更緊,「我真的很高興。」
  
  我的臉超紅的,雖然我看不到學長,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有偷笑。
  
  
  * * *
  
  
  三年後。
  
  「漾漾、漾漾、漾漾!」喵喵從門口一路叫進醫療班,「學長和冰冰回來了!」
  
  唰一聲,我把手上正在進行復活的學生撇到一旁不管,立刻帶著我的萬用醫療箱直奔那間幾乎已經成了他們兩個專屬的醫療包廂。
  
  用力扯開簾子,我看見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臉正擰著眉,一個看著手上的不淺的割傷,一個看著身上破爛的袍子,我氣的顫抖。
  
  「你們、我不是說過了要小心嗎---!!!」把醫療箱重重放到桌上,「每次都搞的這樣轟轟烈烈做什麼?!」
  
  「哼!」學長哼了一聲,把頭轉開。
  
  冰冰吐吐舌頭,抖了抖耳朵。
  
  話說自從三年前發下豪願要考藍袍,我就不眠不休的準備考試,因為不是鳳凰族的人,所以準備起來也格外困難,不過因為有鳳凰族老大姐羅林斯.琳婗西娜雅的推薦和第二副手獅頭呃不、羅林斯.提爾的強力保證,公會同意讓我考取藍袍,我也不負眾望的通過了,至於冰冰,他也在今年年初考上了紫袍,現在偶爾會代替夏碎學長跟著學長一起出任務,也因此造就了今天這個局面。
  
  「為什麼總是這樣啊!!冰冰你說,你又弄壞了幾件!我記得我給你帶三件去吧?三件都爛掉了嗎?夏卡斯跟我說,全部的紫袍裡就只有你,只、有、你,紫袍毀損率最高!」我對著兔耳少年發飆後,轉向學長,「你、你!你又受傷!還傷在跟上次一樣的位置?!」一邊罵一邊把手覆上那血流不止的傷口,一陣金光之後,傷口就沒了。
  
  「漾好像媽媽喔......」
  
  「你給我閉嘴!」我一邊扯開學長黑袍一邊咬牙切齒的對冰冰講。
  
  「你也別給我亂動,要不然我就把你種在醫療班供後人景、仰、千、秋!」聽了我的話之後,學長放棄似的任我脫掉黑袍,「你看你看!這個燒傷是怎樣?」我用力的掀開醫療箱蓋,掏出萬用藥膏抹在燒傷上。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要是覺得很閒,喜歡在自己身上弄一些有的沒有的傷口,我下次乾脆不要幫你治療,你就帶著你那些礙眼的傷口滾回黑館去睡覺!」
  
  「.........」
  
  「漾每次都這樣說,最後還不是幫他治療...」
  
  「你、閉、嘴!」
  
  冰冰轉頭過去,雖然看不到他在幹麻,不過大概是在扮鬼臉吐舌頭之類的。
  
  等到傷口都治好,還我一個完好如初的學長時,我才嘆口氣,「學長,下次稍微注意一下好不好...我不是有給你好幾個結界陣嗎?」
  
  「......」學長沒說話,只是環抱住我的腰,臉埋在我頸邊,好像一隻大貓在撒嬌。
  
  「唉,我當初考藍袍不是要讓你們兩個這樣玩的。」我輕輕捏著學長肩膀和頸背,「累了就睡吧,我出去看看等下就回來好嗎?」
  
  銀色腦袋點了點,但是手卻不放開。
  
  「學長......」我無奈。
  
  「陪我睡覺。」學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我拖上床,紅眼也閉的緊緊的。
  
  「我先回黑館了!」冰冰見死不救,傳送陣一丟就閃的乾淨溜溜。
  
  「那外面那些人怎麼辦?」其實我比較想說的是「屍體」。
  
  「提爾跟喵喵就夠了,你,陪我睡。」
  
  任性。
  
  「囉唆,你本來就是我的!」
  
  你的專屬治療師,下次請把話說完再用句號謝謝。
  
  「褚,安靜,我要睡覺了。」
  
  是是是,睡吧!總之,歡迎回來,學長。我輕輕在學長臉上親一個。
  
  紅眼微張,也回親我一個。「我回來了,褚。」
  
  
  
  
  END
  
  
  * * *
  
  
  終於結束了~~~(小花)
  喔、因為源源不絕的靈感不斷向我招手,所以我就一口氣打完(十)跟(十一)!
  
  
  好開心啊!(轉圈)
  是說,教養正文真的已經結束了,請不要懷疑,接下來會放上來的是番外篇。
  既然是番外篇,就請各位不要太計較時間點了,因為是番外篇嘛!(笑←被踹)
  
  
  太好了,終於填完它了!
  各位這樣還滿意嗎?(詢問)
  
  
  感謝大家一路的支持與陪伴XDDDD
  錯字、語法、不合理的地方請糾正喔!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