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惡搞的產物,請勿過於認真看待XD
  (詳情請到風華霜院.金玉閤了解,謝謝。)
  
  ※惡搞注意!
  
  
  
  
  * * *
  
  
  雷多.葛蘭多和他兩位兄長,三位亞里斯學院的水妖精貴族,被邀請到Atlantis學園。
  
  「這裡就是學校裡最大的蔥園,不論是製藥、做菜、爆香都可以,品管控制絕對優良。」招待人員微笑著說,「為了紀念各位的到來,大家可以選一顆喜歡的蔥回家,看各位是要做菜或是繼續種植都可以。順帶一提,這些蔥各有其脾氣,請各位務必要善待他們喔。」
  
  一番前後矛盾的話聽的大家一臉茫然,不過總之就是可以拔一棵蔥回家加菜就是了啦!
  
  於是大家懷著興奮的心情紛紛進園選了一棵喜歡的蔥。
  
  雷多在園子裡逛啊逛的,決心要找一棵兼具藝術與獨特美感的蔥。
  
  首先他看見一棵生長在蔥園界線上的小嫩蔥,顏色非常鮮嫩可愛,忍不住蹲下來,伸手去摸摸那葉子,軟嫩的感覺讓他愛不釋手,而且葉子似乎還在顫抖?
  
  「還會抖欸!好神奇喔!!」雷多的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那棵小蔥。
  
  當他準備動手拔回家時,語氣不善的問句丟到他頭上,「你在幹麻?」
  
  回頭一看是一位銀髮紅眼的年輕黑袍,長相俊美,但是難看的表情卻破壞了那份美感。
  
  「你碰我的蔥幹麻?」紅眼帶著殺氣瞪著那不規矩的手。
  
  「我只是想選一棵兼具藝術與美感的蔥帶回家啊!」
  
  「所以你就看上我的蔥?」挑眉,語氣越來越陰沉。
  
  「這蔥又沒寫名字……」雷多愣愣的看著對方的手指,「啊?」
  
  「我寫了名字了。」指著那棵小蔥前方,果真有一面牌子,用優美的字跡寫著非常豪邁(殺氣?)的警告標示:「冰炎的蔥!動者死!」
  
  「呃哈哈、我沒注意到欸!」雷多抓著頭說,「原來你叫冰炎啊!」
  
  「閃開!」冰炎紅眼看著那棵抖的越來越厲害的小蔥,逕自跨到他旁邊,伸手摸了摸那棵蔥,然後粗魯的把它拔起來。
  
  「嗚哇─────」未語淚先奔流,小蔥響亮的哭聲破土而出,「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不好吃不好吃───」
  
  「閉嘴!是我!」冰炎狠狠的捏住那棵小蔥的小嘴。
  
  「好痛…是、是冰炎啊……」抹掉臉上的泥土跟淚水,髒兮兮的小臉看著旁邊呆掉的雷多,「我還以為是那個人……」
  
  「你以為我會讓你被別人拔掉?」紅眼瞪了那小笨蔥一眼。
  
  「對、對不起啦……」小蔥扭扭捏捏的說。
  
  「哇啊啊啊啊─────!!!好酷!!!蔥會哭欸!!!」雷多興奮的衝過來,燦亮的褐眸閃著不明的感動光線看著那兼具藝術與獨特美感的小蔥,「還有沒有?還有沒有?」
  
  「呃……」小蔥光裸的身體縮了縮,「不知道欸、我爸爸媽媽姊姊都不會像我這樣哭……」
  
  「走開!」冰炎把那張靠太近的臉推開,紅眼瞥了那張熱切的臉一眼,伸手把小蔥光裸的身體遮住,「要找一棵順眼的蔥很簡單啊,去園子裡走走,被絆倒了,那棵蔥就是你的蔥了!」
  
  「我聽過我聽過!!這叫『倒栽蔥』對不對?!」某水妖精興奮的說。
  
  「對!」冰炎略帶殺氣、咬牙切齒的說,順便瞪了那罪魁禍首的小蔥一眼,「你再不快點,你『命運的蔥』就要被別人『栽』走了!」
  
  「好好好────我馬上去馬上去!」說完就很歡樂的用一種詭異的步伐在蔥園裡奔跑。
  
  「冰炎這樣亂說好嗎?」小蔥看著那歡樂飛奔的白色身影,憂心的問。
  
  「哼!哪有我栽蔥別人不栽蔥的道理!」某黑袍無良的回堵。
  
  說起來就是你自己不平衡就對了……
  
  
  * * *
  
  
  『要找一棵順眼的蔥很簡單啊,去園子裡走走,被絆倒了,那棵蔥就是你的蔥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但是現在,雷多.葛蘭多遇到有史以來最煎熬的難題了!
  
  冰炎只跟他說:「去園子裡走走,被絆倒了,那棵蔥就是你的蔥了!」但是卻沒說要是看到一棵藝術與美感兼具的蔥卻沒被絆倒怎麼辦?
  
  雷多.葛蘭多看著眼前那棵有著五彩顏色並且金光閃閃葉片的蔥,眼睛跟著一閃一閃著。
  
  「好漂亮好有藝術好驚人的蔥啊!!」雷多讚嘆著,「不愧是Atlantis啊!」
  
  『要找一棵順眼的蔥很簡單啊,去園子裡走走,被絆倒了,那棵蔥就是你的蔥了!』
  
  冰炎的話在腦海中不斷迴響,但是雷多真的好喜歡這棵藝術美感兼具的驚人「金」蔥啊!
  
  「關鍵就是被絆倒吧?那麼…只要被絆倒就行了吧?!」雷多自言自語著,然後目測著步伐與距離,退了三步,帶著緊張的心情走過去,假裝不經意的被那棵金蔥絆倒,「唉呀!」
  
  跌了個漂亮的倒栽蔥!
  
  雷多興奮的爬起來,顧不上白袍上的髒污也不管是否會被兄長罵,興奮的伸手握住那蔥葉,準備要拔起那棵五彩金蔥。
  
  「咦?奇怪?」雷多看著動也不動的蔥,「我力氣不夠大嗎?」
  
  繼續使力拔蔥,但是金蔥硬是頑強抵抗,不肯被乖乖拔起。
  
  「好酷的蔥喔!」雷多雙眼都是小星星的說,「我一定要得到這棵蔥!」
  
  使出平常在宮殿搬石柱鍛鍊出的十成十的力氣拔著,終於,那棵金蔥破土而出…「喂!就是你嗎?敢這樣拔本大爺的頭髮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啊?」
  
  雷多傻笑的看著那棵蔥。
  
  「笑什麼笑啊?笑臉神經病!還不趕快把本大爺放下!小心老子種了你!」
  
  「好漂亮的蔥啊~~」雷多癡迷的說。
  
  「廢話也不想想我是誰?我可是西瑞.羅耶伊亞!」金蔥驕傲的說,「不對!別以為這樣本大爺就會原諒你!還不趕快把本大爺種回去!」
  
  「啦啦~~就決定是這棵蔥啦~~」雷多根本沒在聽西瑞說話,自顧自的把那棵五彩金蔥握在手上,帶著一臉傻笑回到入口處與雙生兄長會合。
  
  「那是什麼?」雙生兄長以一種見到鬼的眼神看著自家弟弟手上那不斷扭動的五彩繽紛又金光閃閃的東西。
  
  「雅多雅多我跟你說喔!這是西瑞蔥喔!你看、很漂亮吧?」開心的舉著手中的蔥獻寶。
  
  「你是被他的葉片閃瞎了眼嗎?這種東西哪裡好看了?」雅多毫不客氣的吐槽。
  
  「雅多都不知道西瑞的美(?)在哪裡!」雷多用一種「沒救了」的眼神看著兄長,「沒關係!西瑞你的美只要我知道就好!」
  
  「噁心!」
  
  「你說什麼!?死面癱想打架啊?!」西瑞蔥揮動著小小的拳頭叫囂著,「來啊!不要以為我會怕你!本大爺人稱蔥園一把刀,別以為我會怕你這個小小面癱!」
  
  「雷多!管好你家的蔥!」雅多咬牙切齒瞪著那棵礙眼的蔥說。
  
  「唉呀、西瑞你要好好跟雅多相處啊!嗚!」
  
  「吵死了!笑臉神經病!」西瑞一邊罵一邊收回行兇的腿。
  
  「雷多!!!!!」雅多捂著臉一拳揮在自家弟弟另一邊的臉頰上,結果默契極好的兩人的兩邊臉頰都出現了非常精采的瘀青。
  
  「怎麼了?」溫柔大哥從蔥園散步出來,看著兩位弟弟捂著臉氣憤的瞪著對方。
  
  「都是雅多/雷多!!」互相指責對方也非常有默契。
  
  「雷多,你手上是什麼?」伊多微笑著問著小弟,「還滿……特別的。」
  
  「對吧對吧!伊多也這樣覺得對吧?」雷多開心的舉著高聲罵著髒話的金蔥,「這是西瑞蔥喔!」
  
  「呃…嗯。」伊多傻眼的看著那棵不斷扭動叫囂的金蔥,感覺到以後家裡會非常不平靜了。
  
  
  
  
  END
  
  
  ***
  
  
  真的只是想惡搞不要打我!
  想看冰漾篇的請去風華霜院.金玉閤[特傳]倒栽蔥黑袍混血精靈的場合--冰漾
  (我也好想寫冰漾啊~~或許真的會寫也不一定XD)
  
  
  感謝鑑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正色)
  (話說,這是本人第一篇除了冰漾碎歲賽安以外的配對呢……(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