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小傘= =+
  人物越來越多了啊!(遠)
  
  NO1褚冥漾
  NO2冰炎
  NO3藥師寺夏碎
  NO4雪野千冬歲
  NO5安因
  NO6賽塔
  NO7阿斯利安
  NO8帝
  NO9然 new
  NO10伊多 new
  NO11雅多 new
  NO12雷多 new
  
  噢噢有沒有人猜到後面四位妻妾(然跟三多)呢?(燦笑)
  阿利依然只是被提到還未跟傘接觸過……(汗)
  
  

  
  
  * * *
  
  
  褚冥漾就這樣愣愣的被傘推到冰炎和夏碎中間,看著傘跟安因離去。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褚冥漾傻傻的站了一會兒後,腦袋才又開始轉動。
  
  現在的氣氛超詭異……褚冥漾默默的想著,感受到來自兩側的扎人視線。
  
  算了氣氛詭異總比開口講話好,我現在根本什麼都說不出來,要說原諒嗎?那也太奇怪了,這種事好像也不是一句我原諒你就可以解決的喔……
  
  「褚,有話就直說,不要自己閉關想一堆!」冰炎的聲音突然響起,嚇的褚冥漾大大的抖了一下。
  
  看著冰炎環胸冷靜的看著自己,褚冥漾感到心口一陣緊縮,臉色微微發白,腦子不可抑制的想了許多,越想臉越白,越想越停不下來。
  
  一旁的夏碎靜默不語,看著褚冥漾微微皺著眉的痛苦表情,無法得知他想到了什麼,不過依他的個性,大概也不是多愉快的事吧!
  
  紫眸輕輕瞥向一旁的冰炎,只見冰炎緩緩的皺起眉,臉色有點陰沉,手握成拳,像是要忍耐不要讓手招呼上學弟的後腦。
  
  看著彆扭的兩人,夏碎淺淺的、輕輕的吁了口氣,然後勾起一抹有點嘲諷的淡笑,自己也沒資格說他們,即使昨天已經對傘董事訴說心意,也得到一個回應的吻,但是,沒有傘董事的承諾,不確定感在心中不斷擴散,雖然傘董事以行動表示,但那有點隱晦的方式,讓自己感到非常的不踏實。
  
  沒辦法像冰炎一樣那麼肯定,也沒辦法像褚一樣擁有一個實質的地位,自己有的只有絕對不放棄的念頭和傘董事無言的承諾。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臉色,聽著他腦子內混亂的想法,忍不住想用力打掉他那些貶低他自己連帶跟著貶低了師父的想法。
  
  但是他忍住了,因為造成今天這種局面的,就是冰炎自己,即使並非他的本意,但是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他也不想逃避,也不准褚冥漾逃避。
  
  「那不是你的問題。」冰炎忍不住出聲打斷褚冥漾的負面想法。
  
  拖拖拉拉從來不是他的作風,要,就大家攤開來一次說清楚,不要各自懷藏著心事,自己閉關起來盡想一些有的沒的。
  
  褚冥漾用力的抬起頭看著冰炎,黑眸瞠大,好像在問說:「怎麼不是我的問題?」
  
  「我們只是……」冰炎話講到一半就講不下去了。
  
  我們?哪個我們?學長、我和夏碎學長嗎?還是學長和傘董事?學長在說哪個我們?
  
  冰炎看著褚冥漾,深深的看著,看到褚冥漾不自覺的開始打顫,然後輕輕的開口了:
  
  「我們,我們只是都愛上他而已。」
  
  紅色的眼睛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讓褚冥漾看的很不真切,一瞬間,感到非常茫然,臉上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冰炎看著他,緩緩的說道。
  
  一旁的夏碎沒了笑容,面容平靜無波,紫色的眼眸看著冰炎,冰炎緩緩的轉過頭,開口:
  
  「那你呢,夏碎?」
  
  
  * * *
  
  
  樹葉被風吹的颯颯作響,陽光從縫隙中灑落,在地上形成大小不一的圓形光點。
  
  千冬歲臉色黯然的看著三人對峙的小徑,身旁的帝輕輕的問:「雪野同學願意陪我散步嗎?」
  
  千冬歲看著帝,他臉上帶著令人感到放鬆的微笑,不能視物的雙眼無焦距的飄向遠方,周身的氣質乾淨清雅,與那妖師友人的柔軟氣質不同。
  
  「嗯。」千冬歲輕輕的應了一聲。
  
  「雪野同學是不是也喜歡傘呢?」帝一邊往回走一邊問。
  
  千冬歲呼吸一窒,心口顫慄了下,沉默了。
  
  「喜歡不是錯,只是剛剛的時機有點不對。」帝的微笑淡淡的,語氣也輕輕的,不像是責罵,更像是一種撫慰,千冬歲聽了,淺淺的揚了下嘴角。
  
  帝……溫柔的讓人無法討厭哪……讓人無法討厭啊,能討厭一點的話,事情就會比較好解決了吧……
  
  千冬歲想著,嘴角的淺笑轉為苦澀。
  
  兩人安靜的走到小徑的盡頭,不同於千冬歲的滿懷心事,帝顯得很開心,開心的讓人無法忽視,連一旁的風精靈與大氣精靈也隨著他愉悅的笑而開心的歌唱著。
  
  「謝謝你陪我散步,我很開心,雪野同學。」帝的唇角彎著一抹柔軟的、愉悅的淺笑,笑容中夾雜了一點幸福的感覺。
  
  「不會,能與您散步也是件愉快的事。」千冬歲有禮的回道。
  
  「以後叫我帝就好了,不用使用敬語的。」帝唇邊的笑意更盛,輕輕的對千冬歲彎身後,緩緩的離去。
  
  千冬歲看著帝離去的背影,腦中不斷的出現帝剛剛的笑容,忍不住啟唇喃喃自語:
  
  「……為什麼還可以笑的這麼開心呢?」
  
  原本只是自言自語,沒想到帝溫柔的聲音卻突然傳來:「因為今天可以看見傘,我覺得很高興。」半轉過身,露出剛剛那種幸福又愉悅的笑,說道:「看見他安好無事,我感到非常的開心,雪野同學不覺得嗎?」
  
  千冬歲緩緩的瞪大眼睛,心跳微微加速,為帝的話,也為了他臉上那抹發自真心的笑。
  
  其實千冬歲不只知道夏碎跟冰炎喜歡傘,那時雖然不認識帝,但是他知道帝跟傘董事之間是不一樣的,因為某天清晨在校園裡漫步時,他看見了帝跟傘董事在清晨的校園漫步,帝的臉上也是漾著剛剛那種笑容,傘看見了,也輕輕微笑了。
  
  也是在那時,他明白到,如果自己沒有絕對的勝算的話,是贏不過那四個人的。
  
  他只有一次機會,決不容許失敗!
  
  千冬歲堅定的想著。
  
  
  * * *
  
  
  白光過後,傘和安因出現在肯爾塔前。
  
  安因向傘輕輕彎身說道:「傘董事,幾位代表正在會客室稍作休息,我還有事要先處理,請您慢走。」
  
  傘沒有回應,銀眸輕輕的落在安因身上,靜靜的望著安因一會兒後,才優雅的走上肯爾塔的階梯。
  
  安因站在原地看著傘的背影看了一會兒,一身潔白和一頭銀髮的傘站在晶亮耀眼的肯爾塔前,非常的漂亮,而這個背影是他不能觸碰的。
  
  安因的腦中閃過那黑髮的孩子為了眼前這人,徹夜苦讀,拼命練習咒語的身影,還有那一提到眼前人就露出的開心笑容。
  
  要是自己介入的話,那孩子會很傷心的吧……
  
  嘴角淺淺的、有點苦澀的勾起,安因無聲的展開翅膀,輕輕的振翅離去。
  
  聽到翅膀撲拍的聲音,傘的銀眸裡瞬間閃過了什麼,轉過頭看著安因的黑袍在空中翻飛,潔白的翅膀有規律的撲拍,羽毛在陽光下閃耀。
  
  進入會客室,看見氣質溫潤的然正在和伊多聊天,雷多拉著雅多在會客室裡東摸西碰,雅多不斷低聲警告自家小弟不要亂來、亂摸。
  
  「董事。」一看到傘,四個人馬上停下手邊的事,輕輕的對著他彎身行禮。
  
  「七陵學院和亞里斯學院的代表不辭辛勞的來到敝校,是敝校的榮幸。 」傘淡淡的說。
  
  「希望此次的交換學生計畫可以增進校際間的交流和情誼,這幾天就要請貴校多多指教了。」然微笑著說,那雙溫柔的褐眸隱隱帶著某種東西,非常隱晦的,叫人難以看清。
  
  傘定定的看了他一會兒,然後看向一旁的三位水妖精貴族。
  
  伊多柔柔笑著,對傘說道:「是的,我們很榮幸的被學校選為交換學生的代表,這段期間還請貴校多多照顧。」
  
  雷多對傘笑的很開心,雅多則是淡淡的點點頭。
  
  「我謹代表Atlantis歡迎各位。」傘淡淡的說。
  
  「請多指教。」然依然微笑著,只是眼中的光芒微微黯淡了些,輕輕的欠身鞠躬。
  
  伊多帶著兩位弟弟對傘行水妖精一族特有的感謝禮,感謝Atlantis的歡迎之意。
  
  
  
  
  * * *
  
  
  噢耶耶耶─────(歡呼)
  我終於把小傘給補起來了啊啊啊────(感動的淚奔)
  是說8跟9中間好像隔了一個禮拜多(兩個禮拜?)了吧……(遠)
  (子玉說她開始感受到壓力XDDDD大家快去向她敲碗吧!!!!(樂顛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