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好像,變成冰炎在照顧他了……
  
  褚冥漾深深的吐了口氣之後,把這幾天的相處模式和生活回想過一遍:煮飯冰炎在煮,有時不讓冰炎很累他是會幫忙煮幾餐啦!其他的……買菜也是冰炎在買,除了打掃可以幫上忙之外,連洗衣服都變成冰炎在洗!
  
  原本洗衣服和打掃是他的工作,但是在某一天冰炎黑著一張臉,拎著一條洗壞的制服上衣經過客廳,然後用力的塞進垃圾桶,帶著有點恐怖的微笑對他說:
  
  『以後衣服我洗!』
  
  從此,他的工作就只剩下輕鬆的要命的打掃工作了。
  
  冰炎的房間總是乾淨整潔,擺放整齊,地板也有在定期清掃,根本不用特別打掃什麼,自己的房間雖然沒有乾淨到冰炎那種等級,但是也沒有到需要特別去掃的那種,所以,說真的他好像成了閒人一枚了……
  
  這是他家不是嗎?呃嗯……就算是用租的,也算是他家吧?但是為什麼,到最後他反而比較像是寄居的那個人啊?除了上班之外,偶爾幫忙沒空的冰炎去買菜,再偶爾,幫忙把分類好的衣服丟進洗衣機洗,硬要再算的話……好像就只剩下不值一提的打掃了……
  
  褚冥漾捧著筆記型電腦坐在乾淨清潔的客廳發呆,突然領悟到自己似乎是這個家裡沒有什麼貢獻的人……冰炎的伙食費開銷什麼的不是他煩惱的,他也不認為亞那叔叔會對這種小、呃,數目不大的花費煩惱。
  
  功課什麼的也自己顧的好好的,讓褚冥漾覺得很奇怪的是,明明冰炎就是個規律作息的人,從來沒看他拿課本出來複習過,怎麼還可以考出那樣變態的成績?
  
  級任老師也對冰炎讚譽有加,別人的老師打電話過來是要跟家長打小報……呃,告知學生在校的不良行為,怎麼冰炎的老師一打電話過來劈頭就是一句:「褚先生!您的兒子真是個人才!」
  
  先不說這老師過度興奮的語氣讓他感到驚恐,光是這老師的認知就有很大的問題了……他姓褚不姓伊沐洛吧?!麻煩下次看清楚一點好嗎?他是代理監護人代理的監護人啊!不是冰炎的老爸啊啊啊────
  
  褚冥漾瞪著電腦螢幕,這所有的一切讓他歸納出一個結論:
  
  冰炎一定是21世紀所謂的絕種好男人好爸爸好丈夫吧!
  
  以後就是會賺很多錢的樣子,而且,上的了廳堂,入的了廚房,不是賢妻良母的料是什麼?唔,不對……應該是賢夫良男?呃、這更不對!
  
  褚冥漾靜默了一下,搔搔臉,看了下廚房裡正在準備午餐的銀色身影,心裡感到有點抱歉,冰炎對他這麼好,自己卻把他想的亂七八糟的……雖然對方不知道自己剛剛想了什麼,但是心裡就是覺得有點抱歉。
  
  希望等一下不會有報應……
  
  冰炎擦乾雙手從廚房走出來,看著褚冥漾放空腦袋望著螢幕在發楞,拍了下褚冥漾的肩頭,看著對方回過神,有點慌張的想遮掩螢幕,微微皺眉問道:
  
  「褚,吃飯了,你有認真做簡報?」
  
  褚冥漾乾笑了幾聲,有點心虛的低下頭,今天本來輪到他做飯,但是因為臨時要做一個簡報,所以才拜託冰炎做的,冰炎犧牲掉兩個小時的看書時間準備午餐,結果就這樣被他浪費掉了……而且他還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冰炎不動聲色,看著褚冥漾混合著愧疚、抱歉和不知所措的表情,輕輕的嘆口氣,說道:「吃完飯再做,你要三餐定時,不能老是想到才吃。」
  
  冰炎謹守著褚阿姨的交代,天天盯著褚冥漾吃早晚餐,午餐就靠著打電話提醒,每次聽到對方接起電話慌張的說:『我、我馬上就去吃。』就忍不住要嘆氣。
  
  這麼笨的人是怎麼在外面度這三年的?連褚阿姨都覺得很神奇,這麼笨的兒子怎麼還沒把自己餓死?所以千交代萬交代,要自己好好盯著他三餐定時,不要吃太多零食……最後還一臉抱歉的說:
  
  『抱歉啊冰炎,明明是要去唸書的,還要你分心盯著那笨蛋的生活作息,阿姨真的覺得很抱歉!』
  
  當時自己帶著非常莊重的心情說:『沒關係,我會好好照顧褚的。』
  
  他忘不了褚阿姨那吃驚到近乎驚嚇的表情,以及爸爸、父親兩人欣慰的神情,旁邊的褚姊表情很微妙,眼神帶了點幸災樂禍。
  
  在他的想法裡,某種程度上他覺得照顧褚是他的責任,小時候是這樣,現在更是如此!
  
  因為褚很沒有危機感,常常都是意外發生了之後才傻笑著說「沒關係啦不會痛啊」這種一聽就讓人覺得很蠢的話,現在,住進他家之後,更是覺得不多加留意的話,哪天褚真的死在家裡也沒人知道,哪有人會餓到頭昏眼花時隨手亂抓零食就往嘴裡塞?客廳裡書本雜誌報紙全都堆的亂七八糟的!
  
  這樣是要怎麼去照顧別人?
  
  不過,換個角度想,也沒有人能像自己這般貼近褚了,因此,就另一種層面上來講,這種相處讓他感到很愉快。
  
  不只如此,他照顧褚,是因為──
  
  褚是特別的人。
  
  看著褚冥漾捧著碗,吃的很開心的樣子,冰炎也淡淡的勾起一抹笑,正要低頭用餐時,褚冥漾突然開口說道:
  
  「冰炎你們下禮拜是不是有家長座談會?」
  
  冰炎瞇了瞇眼,臉色一瞬間變得有點難看,褚冥漾沒注意到,逕自說下去:
  
  「你們老師打電話給我,說家長一定要到,那你要不要問問看亞那叔叔還是凡斯叔叔有沒有空來一趟?」
  
  冰炎靜默了一下,紅眼微瞇,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而後微笑起來,讓褚冥漾有點惡寒,只聽見冰炎語氣輕鬆的對他說:
  
  「不用那麼麻煩,褚你去就行了,還要麻煩爸爸跟父親跑一趟有點不方便,再說……你是我的代、理、監、護、人啊。」
  
  冰炎什麼都好,頭腦好運動好,家事什麼的也幾乎一把罩,就是個性上有點偏差,而且似乎只針對他發作?這算是剛剛亂腦殘的報應嗎?
  
  
  
  
  TBC
  
  
  * * *
  
  
  有人放話說只要我隨便把一個人丟上床她就要寫點五系列!
  (小傘床單文一律叫做點五系列,因為這是插不進正文的床單文……(掩面))
  我對小傘有障礙……
  感謝大家看我發牢騷!(被踢)
  更加感謝鑑閱跟票票喔~(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