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偷瞄著冰炎淡定的側臉,對方沒有表現出一絲尷尬或是躁動不安,反觀是自己,渾身不自在又覺得極度氣氛詭異,不知道是自己想太多還是怎樣,置身在這密閉空間裡讓他感到有種窒息感。
  
  「叮──」電梯到了七樓,褚冥漾愣了一下後趕緊跨出電梯門,含糊的說了聲再見之後,慌慌張張的拿出鑰匙開門,沒想到冰炎卻跨出電梯,嚇了褚冥漾一大跳,差點把鑰匙摔到地上。
  
  「你的電腦。」冰炎默默的將手中的電腦袋遞出,看著對方閃躲的視線,冰炎沒多說什麼,靜靜的走回電梯裡,從頭到尾,兩人的視線都沒有任何接觸。
  
  褚冥漾望著面板的數字漸漸上升,突然無法克制的湧上某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像是寂寞又像是放鬆,還混合了不知所措,整個人傻傻的站在門前,看著鑰匙孔發呆。
  
  回過神之後,趕緊開了門,走進去,一股腥味就飄過來,褚冥漾這才想起他的魚還放在流理台上沒有處理,一瞬間有股濃濃的疲倦湧上。
  
  不俐落的處理好那些食材之後,褚冥漾望著裝的滿滿垃垃圾桶,抹了下冒汗的額頭,用力的吐了口氣,將垃圾袋綁一綁,有些吃力的提起,慢慢的拿到社區樓下的子母車去丟。
  
  褚冥漾回到家之後,倒在沙發上,不顧肚子餓的要命,他動也不想動,只想這樣攤著,然後什麼都不要想,就這樣發呆就好,只是,好不容易沉靜下來的腦袋卻突然想起冰炎。
  
  明明已經累到不想動了,腦袋卻不顧主人的意願拼命的轉拼命的轉,褚冥漾用力的閉了閉眼,感到非常鬱悶又憤怒,不管是老姊還是老媽,抑或是肇事者冰炎,每個人都對他的答案失望,他不懂為什麼明明是他們讓自己選擇的,最後卻又說自己的答案不對,好像他們早就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什麼一樣。
  
  眼前的情況讓他感到非常無能為力,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自己混亂的思緒,整理自己的心情,他覺得這一切都遭透了,一想起中午的電話,他就覺得更加煩悶了。
  
  為什麼自己的腦袋在一片亂七八糟的時候,對方可以這麼自在的用那種平淡的口吻講話?
  
  他覺得又氣又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偏偏這種時候沒有人可以引導他,他親近的人不是要他好好再想一次,就是對他的答案感到失望,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好好的聽他講話,這時候就會覺得沒有朋友真是可悲。
  
  長長的吐了口氣,褚冥漾用力的捂住臉,又胡思亂想了一會兒之後才慢慢的起身,帶著一身的疲憊和滿肚子的煩躁走進浴室洗澡,洗完後,不顧溼答答的頭髮,隨意的往床上一倒,他只想好好睡個覺,誰都不要來煩他,那些惱人的東西也通通滾開!
  
  不知不覺的,褚冥漾緩緩的睡去,等到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已經天亮了,他緩慢的坐起身,看了下時鐘,又看了下從窗廉外透進來的陽光,歪歪倒倒的走進浴室裡盥洗,某種無以名狀的疲憊感讓他非常想翹班。
  
  褚冥漾在心裡掙扎著要不要上班,最後還是決定去上班,看著鏡子裡亂翹的頭髮,褚冥漾沒什麼力氣去處理,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抓一抓。
  
  拖著沉重又酸痛的身體走進廚房,習慣性的坐上椅子,後來才發現冰炎已經走了,要吃早餐必須要自己動手,褚冥漾滑下椅子,無力的走向冰箱,拿出一顆蛋和放了不曉得多久的吐司,弄了個吐司夾蛋,隨便的解決早餐。
  
  默默的揹起包包,提起電腦,突然想起自己昨晚根本沒有整理資料,褚冥漾用力的吐了口氣,不耐煩的開了門,發現門邊的掛勾上掛著一袋微溫的吻仔魚玉米粥,褚冥漾愣愣的瞪著,發現上面貼了一張紙條寫著:
  
  吃早餐。
      冰炎
  
  褚冥漾看著那端正的字跡和那袋魚粥,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確餓了,只吃剛剛的簡陋吐司根本不飽,帶著複雜的心情取下魚粥。
  
  他不知道冰炎為什麼還要這麼做,他無法猜測冰炎的用意,畢竟冰炎的腦袋總是快了人家很多拍,而自己卻總是很遲鈍,所以才會老是讓人失望。
  
  褚冥漾擠上公車,隨著公車前進轉彎而晃動,雙眼發直的看著窗外,腦中依然是一片混亂,他不懂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他什麼都不懂。
  
  但是他們卻要他想。
  
  沒有給予任何提示任何線索,就只要他想,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腦丟到他面前然後要他給予最終答案,然後又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失望,他們會不會太看不起人了啊!?
  
  褚冥漾有種想一頭撞上玻璃的衝動。
  
  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事發過程、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老媽老姊亞那凡斯和冰炎都站在同一陣線上,他通通都不知道,然後就要他做決定,會不會太欺負人了?
  
  他不喜歡他們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要他思考這麼重要的事,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所有的東西又丟回自己身上了,所以他之前煩惱了兩天、所有的掙扎都是假的。
  
  手上的魚粥突然變的好重,肚子也不餓了,反而有種想吐的感覺,好想就這樣放手,他已經沒有力氣去提多餘的東西了,身邊沒人可以支持他,最親近的人就是把自己推入這種情況的人,回頭找他們幫助自己的感覺好奇怪……
  
  褚冥漾按了下車鈴,踩著有點虛軟的腳步下了公車,望著四周一片豔陽燦爛,他真想就這樣蒸發在太陽底下,人群和學生踏著匆匆忙忙的步伐趕著上課和上班,只有他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太陽底下不動,陽光照的他眼睛好痛。
  
  緩緩的移動腳步進入公司,隨手把魚粥放置在桌面後就沒再動過了。
  
  一整個早上都在放空,直到手機開始震動,他才大夢初醒般的回過神,望著熟悉的來電顯示,褚冥漾猶豫的一下,然後按掉,手機恢復沉靜。
  
  已經中午了,褚冥漾將手機丟在桌上,帶著錢包準備出去吃午餐,雖然他一點都不餓,但是就是覺得自己該出去吃東西。
  
  手機在桌面上震動,褚冥漾瞄了一眼螢幕,這次毫不猶豫的按掉,然後關機,徹底隔絕那惱人的一切。
  
  在他們這樣胡搞瞎搞又隨便的丟下一切之後,要說不生氣是騙人的,是人都有脾氣的,一開始只是傻住反應不過來,現在他真的覺得火大了!
  
  
  
  
  TBC
  
  
  * * *
  
  
  好了,說真的對漾漾的心境歷程沒興趣的人到八月中都可以不用上來追光光了!(喂)
  感謝鍵閱&漾漾自我囉唆四五個章節的準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