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沒有注意在看路邊的招牌和餐館,只是悶著頭往前走,心裡有滿滿的不悅和煩悶無處抒發。
  
  「午安,褚先生。」清亮的嗓音從旁邊傳來,褚冥漾愣了一下,看著冰炎的班導師帶著淺淺微笑叫住自己。
  
  「嗯、午安。」褚冥漾悶悶的說,然後鬱悶的望著校門,看起來很憤怒又很困惑。
  
  「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餐呢?」千冬歲微笑著說道,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疲倦又無力的表情。
  
  褚冥漾淡淡的點頭,兩人一起進入上次心靈諮商的簡餐店,相較於褚冥漾隨意的點了一個最便宜的飯類,千冬歲仔細的挑了一客排餐,然後看著褚冥漾望著窗外,用力的瞪著校門。
  
  「請問雪野老師願意聽我講點無聊事嗎?」褚冥漾悶悶的說。
  
  沒想到對方會主動提起這件事,千冬歲有點訝異,從上次的經驗就看的出來,雖然褚冥漾看起來很隨和,溫溫吞吞的樣子,但是不太會跟別人吐露心事,這次居然會主動做這樣的要求。
  
  雖然兩人不是什麼深交,但是千冬歲不介意,可以說,他還滿喜歡這位家長的,氣質乾淨清純,談吐間雖然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很真誠,他不介意跟這種人做朋友。
  
  「嗯。」千冬歲輕輕的應道,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褚冥漾。
  
  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想要有條有理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講一遍,但是一出口卻是雜亂無章毫無頭緒,有時候根本是在自言自語,有時又很生氣激動,與其說是在講給別人聽不如說是在抒發情緒,表情帶了點困惑和挫敗,以及苦悶。
  
  好不容易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褚冥漾深深的吐了口氣,喝了一口水,看著千冬歲認真的思考著自己的事,他突然感到很不好意思,畢竟是自己一股腦的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和情緒塞給別人,對方卻很認真的在思考分析,他感到有點羞愧。
  
  不過,發洩過後,心情果然暢快多了,但是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依然沒有進展,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解決這一團亂的生活。
  
  「褚先生大可不必這麼慌張,就像我上次說的,慢慢來,不急的。」千冬歲微笑著看著眼前有點不自在的褚冥漾。
  
  「呃嗯……」褚冥漾尷尬的笑了下,說道:「我現在慢不太下來……」一想到就煩的要命怎麼靜下來慢慢想?
  
  千冬歲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的笑開了,推了下眼鏡止住笑意,嘴角依然彎彎的,說道:「抱歉,失禮了。」
  
  「不會、不會、不會!這件事本來就跟老師無關!」褚冥漾尷尬的說道,這本來就是他的問題,是他硬要講給對方聽,嚴格來說是他騷擾別人才對。
  
  講出來之後,褚冥漾覺得心裡的鬱悶得到舒緩,他也不想再去想那麼多影響好不容易紓解的心情,就暫時先放著吧!
  
  千冬歲只是靜靜的思考著,沒有出聲,褚冥漾也不敢打斷對方的思緒,靜靜的吃著已經微涼的餐點,便秘的思緒紓緩之後,肚子也餓了起來,褚冥漾一口一口的吃著飯。
  
  看著千冬歲認真到有點恐怖的臉,褚冥漾感到非常無言,自己不好好想清楚卻一直麻煩不相干的人,其實自己也給千冬歲造成很大的困擾吧?明明是不相識的人,卻拿這種私密的問題去煩別人……
  
  褚冥漾垮著臉,感到羞愧。
  
  「所以,褚先生,您跟冰炎現在的關係僵硬,難以前進,那您想要怎麼做?」千冬歲問道,看著褚冥漾困窘呆愣的臉,換了個說法:「我是指,您希望以後彼此的關係變得怎樣?然後,您想怎麼做?」
  
  褚冥漾愣住了,腦中徹底的空白,他完全沒想過這種問題,他只想、只想著……褚冥漾赫然發現他什麼都沒在想,他只想著想要趕快甩開這纏人惱人的一切,所以當他再次重新審視他的回覆的時候,他感到抗拒而且消極。
  
  看著褚冥漾消沉的臉色和茫然恍惚的表情,千冬歲不知道對方是想到什麼,只是靜靜的等著對方把思緒整理完畢。
  
  「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褚冥漾低喃道,看著千冬歲,露出一個好像快要哭出來一樣的表情說:「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我只想要趕快離開這一切,然後讓它結束掉……我想我一直在等,等時間久了之後這件事就會不見,然後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繼續過日子。」
  
  千冬歲沒有講話,只是靜靜的聽著褚冥漾低聲的講話。
  
  「我根本不知道我希望會變成怎樣,我只希望這一切全部消失就好。」褚冥漾低聲說著,對上千冬歲的視線,他突然覺得自己太愚蠢了,從來沒有想過要自己先跨出一步,只是不斷地在原地等著別人來救援,愚蠢到了極點!
  
  他也沒去想過冰炎為什麼要這樣做,冰炎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不會隨便亂來,這點他是最清楚的,但是這次他卻只會不斷地自怨自艾,而不好好靜下心來思考,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事情是自己把多餘的情緒放進去干擾自己,是自己蠢自己笨居然還一直在抱怨……
  
  褚冥漾緊緊的抿著唇,心思百轉千迴,他這幾天以來想到的都是冰炎說過什麼、發生過什麼事、心情怎麼糟糕怎麼慌張,他從來沒想過「他自己」希望事情會變得如何,問題一直都出在他身上,他卻到現在才真正看清楚癥結,他,根本是個大白痴!
  
  「要是沒有你,我根本不會去想到個問題……從來沒想過……」褚冥漾像是很不可置信般的低聲喃語著。
  
  千冬歲嘴角微揚,輕推了下鏡片掩住銳利的眼神,輕輕的問:「那您想怎麼做呢?」
  
  
  
  
  TBC
  
  
  * * *
  
  
  好一個你想怎麼做!(大囧)
  就是因為這句害我整個被打到!(倒)
  感謝鍵閱!(漾漾囉唆準備X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