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環胸看著閉著眼睛的褚冥漾,心情有點複雜。
  
  這個衰到極點的傢伙曾經是他的學弟,他的高中學弟兼情人,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冰炎瞇起眼,拉回飄渺的思緒,不耐煩的撇了下唇角,他已經很久沒想起那些事了,自從他擔任死神之後,時間的流逝對他就不具任何意義了,所以他也就很少再去想這些事了,想再多都只是徒勞無功,想再多,那些過往也不會回來,再怎麼追憶都是沒用的,更何況他還取走了褚冥漾的那段記憶,在對方過往的人生中,從來就沒有一個叫冰炎的人。
  
  冰炎將翅膀隱藏起來,看著遲遲不睜開眼睛的褚冥漾,冰炎忍不住用力的巴向他的頭,將褚冥漾狠狠打醒。
  
  「還不給我睜開眼睛!」冰炎粗聲粗氣的說,太久沒有相處了,忘記了當初相處的感覺,一切都很生疏,手心熱辣辣的,就像當年用力巴下去後的那種感覺,但是卻找不回當初那種感受。
  
  褚冥漾正試著睜開沉重的眼皮時,頭上突然一陣爆痛,伸手捂住痛的要命的後腦,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人……不,對方不是人,光那一頭銀色的頭髮和紅色的眼睛就很奇怪了,更別說對方雙腳騰空的「站」在半空中。
  
  褚冥漾冷靜的低下頭,正好看見好友衛禹跟自己的……嗯,應該稱作屍身的東西,被抬進救護車,然後吵雜的人群漸漸疏散離開,街道除了破碎一地的玻璃和煞車的痕跡之外,看起來很平靜。
  
  「所以,我死了。」褚冥漾說道。
  
  「廢話!」冰炎臉色難看的說道,外加用力的瞪了褚冥漾一眼。
  
  「嗯……所以你是來帶我走的……」褚冥漾看著冰炎,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天使?」
  
  「你是白痴嗎?看也知道不是。」冰炎冷冷的說。
  
  「嗯……」被這樣冷冷反駁,褚冥漾沉吟著,表情變換許久,最後一臉哭相的問道:「所以說,我要下地獄了嗎?我只不過是比較衰而已啊……不,就是因為我比較衰,所以我已經衰到『天堂不容』必須下地獄去嗎?」
  
  「靠!」冰炎一腳踹過去,不管過幾年,這個白痴學弟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儘想一些不切實際的蠢事!
  
  褚冥漾抱著頭縮到一旁,淚眼汪汪的看著對自己行凶的死神,只見對方一臉不爽的拿出手機,講了幾句之後,臉色突然變的非常猙獰──可以稱為惡鬼,對著電話那邊咆哮……哇、好先進啊!連死神都用手機!
  
  褚冥漾睜大眼睛看著對方憤怒的掛斷電話,一臉火大的對著自己說:「我先帶你去學校。」
  
  「學校?」褚冥漾整個愣住了。
  
  什麼學校?死掉後也要上學?那是什麼鬼學校?死人學校嗎?嗯、不對……那真的就是鬼學校!
  
  「嗯,Atlantis死神訓練學院,你也是被選上的人,歡迎你啊,學、弟!」冰炎有點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後看著褚冥漾的表情變的一片空白,接著放聲尖叫。
  
  媽媽我死掉之後被選進死神學校當劊子手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
  
  「大半夜的你是在叫什麼叫?!」一個天外飛來的巴掌狠狠的搧醒他。
  
  褚冥漾睜開眼睛,捂著腫脹刺痛的臉頰,含著兩泡淚水,看著眼前滿臉不爽的人,一雙睡眠不足的紅眼氾濫著些許殺意。
  
  「我、我夢到我死掉變成死神……哈哈……」褚冥漾在冰炎的瞪視下小聲的嚅囁著,然後眨眼看著四周,順口問了一句:「我在哪裡?」
  
  「褚……」彷彿來自地獄般的惡鬼聲音,褚冥漾戰戰兢兢的轉過頭,看見冰炎掛上一張惡鬼臉,用像是陰間的鬼吹風的嗓音說道:「你是睡、昏、頭嗎?這裡是Atlantis死神學院!」
  
  褚冥漾愣住了,一臉疑惑的看著冰炎,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冰炎瞪著他那空白的表情一會兒後,才緩緩的吐了口氣,用有點平板的聲音說:「褚,你已經死了,在一百年前,記得嗎?」
  
  褚冥漾緩緩的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低聲呢喃:「我還以為是夢……結果是真的。」
  
  褚冥漾不敢置信的瞪著表情冷淡的冰炎,一瞬間,原本空白的腦袋中突然湧進了許多東西──
  
  冰炎從自己手中接過畢業花束、冰炎的親吻、畢業典禮上喵喵因為冰炎去世而哭的傷心的臉、自己望著自己屍身的樣子、在包廂裡乾杯的景象、被甩出去時那耀眼的藍天和紅眼銀髮一撮紅……
  
  褚冥漾任那些記憶像是跑馬燈一樣的不斷跑著,速度快到他想抓也抓不到,只能呆呆的讓記憶的洪流淹沒自己,好一段時間之後,他才慢慢的讀取完所有的記憶,回過神之後,看見冰炎有點疲憊又擔憂的臉。
  
  「我、我忘記了……」褚冥漾低喃,黑眸睜的大大的。
  
  冰炎嘆口氣,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頭,看著褚冥漾有點失神的臉,紅眼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是自己拗不過褚的要求,才將那些記憶放回褚的身上,然而褚還沒辦法跟記憶同步,而且丟回去的記憶似乎回復的不完整,所以老是會有記憶錯亂的現象,排序也顛三倒四的,雖然記得,卻無法把時間的順序正確的排出來,也沒辦法很精準的分辨出死前跟死後的記憶。
  
  冰炎有點挫敗的閉了閉眼,褚冥漾縮了下肩膀,感到有點抱歉。
  
  「學長……」雖然他什麼道歉的話都還沒說,但是聲音裡滿滿都是歉疚。
  
  「不是你的錯,不要想太多。」冰炎淡淡的說,想起當初不小心讓褚冥漾看見自己在觀看褚冥漾與自己的過往記憶,讓對方感到非常震驚,不得已,只好把所有的事都攤開來講,褚冥漾甚至決定要把記憶拿回來。
  
  『那本來就是我的記憶,是學長你擅自把它拿走的不是嗎?』
  
  少見的,褚冥漾用嚴厲的口吻對自己講話,冰炎沒辦法,只好將記憶再度放回他身上,一開始混亂的現象更嚴重,他甚至分不清楚自己是死前還是死後,被毫無次序可言的混亂記憶弄得很痛苦,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至少不用花一整個晚上來整理他的思緒了。
  
  「既然搞清楚了就快睡!」冰炎遮住對方眼睛,想藉此強迫對方入睡。
  
  褚冥漾乖乖的閉起眼睛,每晚都要把混亂的記憶重新整理,讓他耗了不少力氣,白天的任務就已經讓他很疲倦了,晚上還不讓他好好睡一覺。
  
  「學長,我還有一件事搞不懂,為什麼我的記憶會被取走?」褚冥漾小聲的問道。
  
  「……」冰炎沉默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學長?」褚冥漾小小聲的叫喚道。
  
  「因為,那是我唯一要求的事。」冰炎淡淡的說,冷涼的手依然遮蓋著褚冥漾的雙眼,頓了一下,才又小小聲的說道:「只有你,不用一直記得對你比較好。」
  
  冰炎沉默著,褚冥漾也不說話,靜靜的躺在床上。
  
  褚冥漾回想起他們三年的戀情,從高一到高三,雖然總是少不了巴頭、踹屁股跟心酸的淚水,但是,他們的感情還算不錯,說真的,他很意外,他從來沒想過他們可以持續交往那麼久,畢竟他們那時都還只是高中生,而且自己又不怎麼樣,既沒什麼特別的優點也沒什麼長處,像冰炎那麼好的人會跟自己交往簡直是有病!
  
  雖然記憶拿回來了,但是,有些記憶已經缺失了,所以他那段高中時期的過往,是零碎而不完全的,而且,褚冥漾總覺得那段記憶有一點不真實……並不是說那些記憶是假造的,他有感覺、有印象,還記得起來,只是,跟靈魂脫軌了那麼久的記憶,突然間又強迫融合在一起,那些記憶讓他一點真實感都沒有,但是,閉起眼睛卻又好像可以看見冰炎帶著難得一見的微笑站在他面前接過畢業花束。
  
  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究竟那些記憶是不是真的,那段日子快樂的有點不真切,但是也沒有可以求證的人了,他的好友和親人們都在幾年前相繼去世了,還是由自己領路的,唯一可以求證的人也不太喜歡提起那段過往,所以只能靠著自己零碎的記憶和模糊的印象去猜測。
  
  「學長……」褚冥漾突然開口喚了一聲,然後就沒再說話了。
  
  「怎樣?」冰炎淡淡的問。
  
  「沒事。」褚冥漾拉過棉被往身上一蓋,翻過身望著窗外的散發出淡紅色光芒的月亮和墨綠色的天空。
  
  其實他最想問的是為什麼冰炎會死,他翻遍了所有記憶裡,都找不到關於這部份的事,他只能大膽猜測是冰炎把這段記憶藏起來了,但是為什麼要藏起來?
  
  「褚!趕、快、睡!」冰炎咬牙切齒的說。
  
  褚冥漾縮了縮肩膀,閉起眼睛,過沒幾分鐘就沉沉的睡去了,冰炎無聲的翻下床,就著紅色的月光,舉起脖子上的銀色像是狗牌一樣的項鍊,上面的火焰雕飾閃動著豔紅的光芒,鮮豔的令人心驚的顏色。
  
  冰炎摩娑著項鍊,瞇起眼睛,靜靜的坐在窗檯邊,望著褚冥漾疲倦的面容。
  
  
  
  
  TBC
  
  
  * * *
  
  
  我一直在想今天要貼什麼,要貼光光還是死亡還是別的東西……(望著資料夾發呆)
  感謝鍵閱!(傻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