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死人……噢不、死神學校裡的學生都不走路的,翅膀輕輕給它拍個兩下就比正常人走五步還要遠了,所以學校裡除了翅膀斷掉或是重殘的學生之外,幾乎沒有人在走路的。
  
  他們兩個是例外。
  
  褚冥漾曾經硬著頭皮問冰炎為什麼他們要用走路的,明明就可以用飛的不是嗎?
  
  冰炎冷冷的環胸,嘴角揚起一個瞧不起人的弧度,說:『你以為你這菜鳥能飛嗎?』
  
  是怎樣?要用翅膀還得分等級喔?!菜鳥就不能飛嗎?!
  
  褚冥漾心中有一百零八句想問候那個說菜鳥不能飛的傢伙,但是他有一個更迫切的疑問,於是他戰戰兢兢的開口問道:『學長,那你呢?』
  
  冰炎瞬間發飆,狠狠的踹了他一腳,撂了一句:『要不是為了你我才不會這麼智障用走的!』
  
  是,都是他的錯,他不才!拖累學長大人了!真是有勞您了!
  
  冰炎一掌拍上他的後腦,咬牙切齒的說:『有時間亂想一堆沒營養的,還不趕快想辦法增進實力!』
  
  但是,直到現在,他也從學校畢業了快一百年了,任務也接了不少了,也可以半獨立了,但是他還是不會飛,或者說,旁邊那位很偉大的學長有的是方法讓他不用飛也可以到目的地,這樣想一想,會不會飛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只是啊……
  
  那些學弟妹瞧不起人的眼光真的讓他很洩氣!
  
  褚冥漾攤在桌上,一臉了無生趣的樣子,雙眼發直,愣愣的看著眼前顏色鮮紅的很詭異的的冰沙,據說是餐廳有名的豬腸血莓口味,從他知道這四個字怎麼寫之後他就對這杯冰沙失去了興趣,誰會想喝名字詭異到爆的冰沙啊?!
  
  「你一臉帶我回家的樣子,再插個牌子就更像被棄養的小狗了!」冰炎揶揄的話語落下,拉開另一邊的座位坐下,褚冥漾埋怨似的看了他一眼,把頭撇過去不理他。
  
  見狀,冰炎覺得火氣上湧,看了一眼那杯鮮紅的冰沙,隨手拿起來就喝了一口,不顧褚冥漾驚訝又噁心的目光,一口氣喝完半杯。
  
  「用這個跟你換。」冰炎將一個杯子推到他面前,裡面裝著透明的冒泡果汁。
  
  「啥?」
  
  「提神飲料。」冰炎淡淡的說道,把剩下的半杯冰沙喝掉,看著一臉猶豫的褚冥漾,勾起一抹惡質的笑:「怎麼?怕了?」非常瞧不起人的語氣!讓褚冥漾整個火氣都來了!
  
  用力的灌了一口,還來不及嚥下就馬上把嘴裡酸的要命的果汁噴出來,掩著嘴乾咳,瞪著笑的很開心的冰炎。
  
  真是有夠惡劣的!
  
  「很提神吧?」冰炎端起杯子面不改色的喝掉,然後問了一句:「到底怎麼回事?」
  
  褚冥漾愣了一下,看著冰炎淡漠的面孔和透亮的紅眼,突然覺得那件事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了,真不知道自己剛剛在悶什麼。
  
  「沒什麼,就只是……不會飛,有點奇怪。」褚冥漾頓了一下,換了一個說詞。
  
  冰炎沒有多說什麼,看著桌面若有所思的表情,像是在緬懷什麼又像是很悲傷的樣子,褚冥漾突然覺得他的學長好難懂,不管是生前或是現在,他似乎都沒有真正搞懂他,只知道一直以來,都有他陪伴著而已。
  
  仔細想想,生前雖然是情人,但是他卻一點都搞不懂對方在想什麼,目光總是放的很遠很遠,好像在看著什麼、在追著什麼,一直在擔心會不會追不上,然後記憶突然就中斷了,只記得衛禹的幸運體質、喵喵的活力、西瑞的五彩頭、千冬歲的逆光眼鏡、萊恩從不離身的飯糰和夏碎學長的溫潤笑容,還有許多令人心驚但是愉快的記憶,關於冰炎的部分卻不見了,消失的好徹底。
  
  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那時候自己想了些什麼,只是隱隱約約覺得……距離的鴻溝好大。
  
  「啪!」
  
  褚冥漾的思緒整整有好幾秒是完全空白的,抱著痛到極點的後腦看著冰炎,對方殺氣騰騰的瞪著他,嘴裡吐出完全不符合那表情的話:「總有一天你也會做到,有什麼好介意?」
  
  這是安慰嗎?
  
  「囉唆!」冰炎順手又給了一巴掌。
  
  褚冥漾用力的抱著頭,痛到要噴眼淚了,但是還是很不怕死──反正已經死了──的問了一句:「那要怎麼把翅膀張開?」
  
  冰炎愣住了,那是褚冥漾第一次看見冰炎露出這種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然後瞬間又鎮定下來,面無表情的說:「自己想。」
  
  「嗄?」
  
  
  
  
  TBC
  
  
  * * *
  
  
  我決定趕快把「關於死亡的」搞定!(正色)
  因為好多人問的問題我都不敢回答啊~~~(扭動)
  感謝鍵閱~(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