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大學畢業典禮,如同過去每一次的畢業典禮一樣的標準程序,來賓長官致詞、班級代表的感言、畢業生感謝詞等等,只不過隨著年齡增長,畢業典禮的形式也更加輕鬆,而且瘋狂。
  
  褚冥漾坐在褚冥玥身邊,感覺到不斷有視線探過來,好奇的看著身邊這位亮眼的個性美人,他一直都知道自家姊姊是個漂亮的女孩子,但是那些視線在她身邊逗留了一下之後就會帶著些許怨念朝他刺過來,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你扭來扭去的做什麼?」褚冥玥不耐煩的看著身邊坐立不安的弟弟,活像是有人把蟲放在他椅子下一樣扭個不停。
  
  「沒事啦。」褚冥漾哈哈乾笑兩聲,敷衍帶過去,他總不能把姊姊趕走吧?那樣會被當場施暴的啊!
  
  褚冥玥奇怪的睞了他一眼,看著台上的主持人說著一些風趣幽默的話作為開場,然後是一些程序上的致詞和感謝詞,之後就是畢業生代表致詞,千篇一律的話語不斷被提起,相較於一旁眼眶微微泛紅的褚冥漾,褚冥玥只是掛著淡然的表情聽著。
  
  「嗤。」輕輕的嗤笑了聲,褚冥玥看著每次參加冰炎畢業典禮都會哭的弟弟,完全不懂他在感傷什麼。
  
  「畢業生致感謝詞。」司儀莊重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和音響傳遍整個禮堂,現場迅速的安靜下來,只聽見麥克風沙沙作響的些微雜音,褚冥漾還在訝異學生的反應時,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名漂亮俊美的男孩子,掛著淺淺的微笑走上台。
  
  「咦咦──」褚冥漾忍不住驚叫了聲,被一旁的褚冥玥狠狠的擰了一把。
  
  「各位長官、師長,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藥師寺夏碎。」那雙紫色的眼眸在舞臺燈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美麗,那優美的唇辦揚起的淺淡笑容讓人移不開視線,癡迷的沉醉在他清亮柔和的嗓音裡。
  
  簡單但是寓意深遠的致詞和感謝的話語從他口中說出來一點都不矯情,反而真誠而且感動,附近好幾個學生家長也忍不住落淚。
  
  「哼,致詞代表倒是選的不錯。」褚冥玥淡淡的說道,雖然不認識這名紫髮的男孩,但是對於他的事蹟略有耳聞,最出名的一次就是好幾年前的告白事件,看起來的確很有讓人瘋狂的本事。
  
  專注在畢業致詞裡的褚冥漾沒聽見自家姊姊的話,只是抹了抹眼角,吸了吸鼻子。
  
  「謝謝大家,也祝福大家。」那溫潤的嗓音一落下,現場馬上爆出熱烈的激情掌聲,夾雜著不少嘹喨的口哨聲和女孩子示好的尖叫,夏碎掛著淺淺的微笑鞠躬下台,褚冥漾也紅著眼眶用力的鼓掌。
  
  畢業典禮繼續進行著,越到後面,褚冥漾的眉頭也皺的越緊,最後根本就鬆不開了。
  
  頒獎的程序逐漸到了尾聲,褚冥漾帶著強烈的擔憂看著舞台上紅著眼睛接受頒獎的同學,發現冰炎的位置上站著他們班的班代,剛剛也是這樣,所有的獎項和證書都由同學或是幹部代領,冰炎本人一次也沒出來過。
  
  明明早上出門的時候還有看見人,怎麼突然就不見人影?
  
  褚冥漾視線不斷在會場裡飄來飄去,但是昏暗的燈光讓他看不清週遭人的長相,他也不知道冰炎的班級坐在哪邊,只能不斷轉動眼睛搜尋著那些模糊的面孔。
  
  褚冥玥瞄著自家弟弟擔憂的表情,沒有說話,依舊環著胸淡然的看著整個流程進行,只有嘴角邊揚起一個模糊的、淡淡的笑容。
  
  在所有的頒獎程序完成,司儀正要宣布禮成的時候,司儀的聲音突然換上另一副好聽的清潤嗓音:「不好意思,耽誤各位的時間,麻煩請褚冥漾先生現在立刻前往忠孝樓,請褚冥漾先生立刻前往忠孝樓,有您的……正在等您。」那嗓音隱隱帶著笑意,然後麥克風還給了司儀,一陣小小的騷動在會場裡暈染開來。
  
  「你還不去?」褚冥玥那雙銳利的美眸睇著一臉茫然的褚冥漾,不耐煩的把人給拽出了禮堂,然後把他推出門口,看著一臉空茫的弟弟,冷冷的說道:「是要我用踢的嗎?」
  
  褚冥漾才回過神,往忠孝樓過去,走到那棟跟名字的俗氣完全不同的漂亮氣派紅色大樓前,褚冥漾東張西望,搔搔頭,不懂他要來這邊等什麼人。
  
  「褚。」
  
  褚冥轉頭一看,看見穿著正式的白西裝的冰炎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那張隨著年齡增長愈發漂亮的臉閃耀著動人的光采,那過人丰采讓褚冥漾看的臉紅心跳,腦子一片空白,只能傻愣愣的看著冰炎走近。
  
  冰炎看著對方突然爆紅的臉,笑了一下,輕聲的講了什麼,表情認真而嚴肅,只見褚冥漾愣了一下,整張臉紅到不能再紅,連脖子和耳朵都紅透了,緩緩的點點頭,冰炎笑的更開心了,偏頭在他唇邊親了一下,漂亮的臉龐和那個親吻,讓褚冥漾徹底的目眩神迷,暈頭轉向。
  
  褚冥漾鼓起勇氣,主動將熱燙的臉貼在對方微涼的肩頸,有點羞恥的低吟了一聲,低垂著頭,掩住自己濕潤的眸子,暈然的腦袋中飄過一個念頭──
  
  以前覺得冰炎不會說情話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褚冥漾閉著眼睛貼靠著對方涼涼的頸子,一想到冰炎的話,背脊就一陣酥麻,雖然態度認真而且嚴肅過了頭,但是說出口的話語卻是意外的動人,那絕對是比蜂蜜還要甜潤的話語,不斷在他腦中繚繞,騷擾他的耳膜,好像連聲音都透著一種誘人芬芳的甜味,甜的他不敢恭維。
  
  徹底輸了。
  
  『請你當我這輩子的情人,你願意嗎?我這輩子只寵愛你一個人。』
  
  
  
  
  END
  
  
  * * *
  
  
  唔哇!為什麼連我自己都要覺得不好意思啊!(臉爆紅)
  畢業典禮是梗!最後一句是梗!甜言蜜語是梗!都是很讚的老梗!(拇指)
  光光至此終於完結了!(樂)
  感謝鍵閱以及全力支持光光的大家們=V=
  再一篇番外光光就全部結束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