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抱著諮商員給予的參考書籍,臉上掛著淺淡微笑走出輔導室,他覺得跟輔導員談過之後,心情好多了,而且有了一些明確的方向,他不用沒頭沒腦的瞎做決定,可以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了。
  
  褚冥漾想著想著心頭又開始沉重了起來,剛剛好不容易釋放的重量又開始在心裡增加,望著天邊的一抹細微斜陽,夜開始覆蓋大地,晚風冷冷的吹著。
  
  褚冥漾愣愣的坐在階梯上,望著遠處的那抹餘暉沉下,夜色完全籠罩,降臨在這片幽暗寧靜的世界,褚冥漾只是呆呆的坐在階梯上,動也不動的望著遠方,腦中一片空白,直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喚回他的神智。
  
  「喂?」
  
  「漾漾你人還在外面嗎?」千冬歲清亮好聽的聲音從手機那邊傳來。
  
  「呃……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行蹤,褚冥漾尷尬的應了一聲當做回答,所幸對方也沒再追問太多,只是說了聲「我去接你回家」後道了聲再見就掛掉電話了。
  
  「嗯……」褚冥漾對著已經掛掉的話筒應了一聲,站起身,搓了搓發寒的手臂,緩緩走向校門口,學校校地頗大,從輔導室走到校門也要十分鐘,走到那邊千冬歲也差不多到了,正好有點時間讓他思考一下他以後該怎麼做。
  
  走到校門,左右張望了一會兒,突然有人出聲叫住他。
  
  「褚。」那有點風涼的聲音在夜晚聽起來竟然有點讓人感到發冷。
  
  褚冥漾僵硬的望向冰炎,發現對方的紅色眼睛在陰影的覆蓋下顯得加倍有壓力,銀色頭髮卻微微閃爍出美麗光芒,穿著風衣的冰炎從懷裡抽出一件外套,扔給褚冥漾。
  
  抓著暖暖的外套,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
  
  「看什麼?還不穿上去!」冰炎冷淡的說,感覺的出來心情不是很好。
  
  褚冥漾應了一聲,穿上暖熱的外套,跨上後座,雖然指尖露在外面很冰很冷,但是身體卻很暖,甚至讓他的眼眶都暖得出水了。
  
  「我以為、是千冬歲要來……」褚冥漾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著,以為逆風加上聲音小,冰炎聽不到,沒想到對方冰冷的聲音混在冷冷的夜風裡傳進他耳中。
  
  「以後要晚一點回去打個電話通知一聲不難吧?電話不接簡訊不回,以為這樣很好玩?」冰炎冷冷的從後視鏡裡瞪著後座的人,褚冥漾被瞪的縮進外套領口裡。
  
  「呃,嗯……抱歉。」褚冥漾小小聲的說,蠕了蠕唇說道:「真的很抱歉……」
  
  「哼,跟我講做什麼?留著跟千冬歲講。」冰炎冷哼一聲,趁著車子轉彎的空檔拐進了巷子,抄小路回家。
  
  機車停在安靜的公寓大樓前,只有附近的狗和貓偶爾叫個一兩聲,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蟲叫的亂七八糟的,褚冥漾抬頭望著天空,只看見一片漆黑,沒有看見星星,嘆口氣,覺得難得的興致都被破壞了。
  
  「少擋路。」冰炎巴了一下褚冥漾的後腦,順手拎著對方衣領將人拖進大門。
  
  冰炎走在前頭,褚冥漾無法得知對方的表情,而且對方一年到頭全都是這種冷冰冰的樣子,他也很難判定冰炎還有沒有在生氣。
  
  「褚,有什麼困難我們可以一起討論,不用自己愁眉苦臉。」冰炎淡淡的開口說道,光從聲音,實在無法聽出冰炎的情緒如何,應該是沒在生氣了吧?而且對方正在關心自己呢……
  
  褚冥漾很想叫冰炎不要對自己這麼好,這樣他會很困擾的,會更加難以割捨。
  
  「擺一張衰人臉,已經夠衰了不怕更帶賽?」冰炎半轉過頭,臉上的表情像是譏諷,聲音風涼到極點,讓褚冥漾有種想吐血的感覺,剛剛的氣氛什麼感謝的心情全都在瞬間死光光。
  
  靜靜的跟著冰炎進了電梯,看著燈號變換,七樓一到,門一開,褚冥漾就嚇了一跳,千冬歲帶著有點擔憂的表情站在他面前。
  
  「漾漾,你還好嗎?」
  
  「嗯……」褚冥漾有點尷尬的笑了笑,紅著臉小小聲的說:「不好意思,我回來了。」
  
  「哼,還不出去是要讓我按著開門多久?」冰炎粗暴的把褚冥漾踢出電梯,瞇著紅眼瞪著那滿臉委屈的學弟,冷冷的嗤笑了聲,逕自走進家裡,回頭望著褚冥漾,冷聲說道:「還不進來吃飯?是要我『恭請』你進來嗎?」
  
  「不、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會短命!褚冥漾近乎連滾帶爬的進了家門,室內溫暖明亮的燈光讓他笑開了,有點傻氣的說:「欸,我回來了。」
  
  冰炎輕嗤了一聲當做回應,廚房裡的夏碎也探出頭對他笑了下,跟在後頭的千冬歲順手將門帶上,等大家都坐上椅子後,開始遲來的晚餐。
  
  
  
  
  TBC
  
  
  * * *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