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喔耶!
  這次睜開眼睛看到的不是藍天白雲,底下躺的也不是青草大地,是白的刺眼的天花板還有軟得很舒適的病床。
  喔,醫療班啊醫療班,其實他還是滿喜歡醫療班的!有人伺候,床又好躺,重點是不用上課也不用出任務~
  褚冥漾自我安慰著。
  「褚同學,身體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呢?」
  還有這輕柔好聽的——
  「下次想死也別挑在原世界,很難救。」
  學長!!!
  月見身後跟著一臉面無表情氣勢異常兇剎的冰炎,兩人散發的氣場猶如天堂與地獄。
  「您身上的傷口都已經處理好了,怨氣沒有對您造成影響,幸虧身體裡的氣沒有被奪走。」月見笑了笑,「若今天檢查沒問題,就可以回去了。」
  「哼。」冰炎冷冷看著月見替褚冥漾做檢查,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一邊。
  「傷口別碰水、洗澡時施個防水咒,每天換藥就好。」月見微笑離開。
  褚冥漾戰戰兢兢等著學長大人訓話,但是對方一句話都不說,只是不斷散發低氣壓,實施精神暴力,讓人更痛苦。
  「學長……後來怎麼樣了?」小小聲的問。
  「警察來了。」
  「蛤?」學長你是做了什麼搞到警察都來了!
  「那女人的身體被封在主臥的牆壁裡,還下了不少隱匿咒跟防腐咒,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冰炎雙手環胸說道,瞄了他一眼,又說:「眼睛被塗上失明的藥水,封印在主臥的床底下利用房子主人的氣鎮壓著,這是一件凶殺案,後來委託人聯絡警方來處理後續。」
  「凶殺案……」靠!是兇宅啊!
  「人的五官是很重要的,對往生者而言五官是它穿過陰陽界的工具,眼睛追隨、耳朵聽從、鼻子嗅聞、嘴巴呼喊,少了眼睛就無法追隨,只能盲目的在黑暗中行走,久了它就會失去自我或者瘋狂。」
  褚冥漾靜靜的聽著。
  「那些貓是要帶領她跨過陰陽界的使者,不過,因為她看不見,所以改為用聲音引導,可惜她卻因長久的黑暗而逐漸瘋狂,漸漸聽不見引領之聲,最後她積怨已久的靈體終於掙脫束縛。」冰炎垂著眼睛緩緩說著。
  褚冥漾想起火光中紅衣女鬼淒厲的慘叫,忘了自己的存在、漸漸沒了思想、積怨憎恨痛苦難過,終於就連自己的存在也捨棄掉,變成怨靈、化作厲鬼。
  為什麼,別人的惡意至她於死,甚至連這些痛苦都是她來承受?
  他還那樣……對待她……
  見褚冥漾表情悲傷,冰炎唇邊緩緩勾起一抹柔和的淺笑。
  ——呵。
  「所以,後來在委託人幫助下,她找回自己的光明,隨著使者過去了。」冰炎翹起嘴角,話鋒急轉,略有些壞心的說道。
  語氣變換的太快,還沉浸在低落氣氛中的褚冥漾有點茫然。
  「蛤?」
  「不管血統多淡,女巫生來就能夠聚集純淨之氣,她們具備有淨化心靈和引領的力量。」
  「可是、那、委託人……」不是就是個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普通女人嗎?
  「我可沒這樣說,是你自己想的。」
  「……」可惡的假火星人!
  「選擇在原世界生活就要遵守原世界的規則,否則會造成力量的不均等,所以才要委託我們去處理。」冰炎遞出一個小巧的白色福袋吊飾,說道:「委託人送給你的,是個不錯的東西,收著。」
  「這是我的護符?」他認出上面的花紋是之前給委託人護身的那個符。
  「經過女巫加持,效果加倍。」冰炎看了他一眼,「很適合你,戴著對你有好處。」
  ——將來,那個孩子會比誰都要強大而又溫柔。
  ——所以,成長吧,小妖師。
  想起笑咪咪握著護符注入祝福的委託人,冰炎抿唇微微揚起嘴角。
  
  
  END
  
   *
  
  小後續:
  
  「等一下!既然委託人有能力那她為什麼不自己解決?」女巫欸!能力擺著好看的嗎?有時間念咒文幫我加血怎麼不幫我打女鬼呢!
  「她說她想看妖師後代長什麼樣子。」
  「……」
  「而且看你驚慌失措還要保護她的樣子,她覺得很有趣。」
  「……」
  「就血脈能力上來說,你們算是同源同宗的遠親。」
  「……」聽不懂,也不想懂。
  恍惚中,褚冥漾想起第一次見面時對方的害怕和不自在,以及之後的表現……那演技已經可以跟奧斯卡影后媲美了。
  
  小後續2:
  「學長,那時候那女人是變成惡靈了嗎?」要不然她怎麼能碰的到我?
  「是厲鬼,本身已經具備有由怨氣或強大力量凝聚的實體。你要慶幸她對你沒興趣,要不然她隨便作祟一次你就會死得不能再死了。」
  「……」
  「感謝委託人幫你念咒文加血吧。」
  「……哈哈哈哈哈哈。」只好乾笑。

  
   *
  
  其實本來是想要寫鬼故事,但是後來覺得女鬼很可憐,所以就算了←
  這系列是想寫出一個成長的故事,希望有好好表達出來(艸)
  會盡量用比較輕(廢)鬆(話)的方式表現,能娛樂到大家就好了XD  
  感謝鍵閱,江湖再見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