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手機鈴聲響起,褚冥漾從千冬歲房間一路跑回來,接起電話後只聽見短短一句:「下來一下。」
  
  「呃!」褚冥漾聽著嘟嘟嘟的斷線聲,愣了一下,開始翻找衣櫃裡的外套和圍巾匆匆忙忙抓了鑰匙就往外跑。
  
  千冬歲倚在門邊看著褚冥漾一下子掉了鑰匙一下子忘了手機,一整個不知道在驚慌失措什麼,聽到騷動和驚呼的冰炎和夏碎滑著滾輪椅從各自房間探出頭,也跟著靠在房門看褚冥漾的出門前置動作。
  
  好不容易準備好了要匙手機錢包三大救命物品都帶了,褚冥漾丟下一句「我下去下」啪啦啪啦地跑出去。
  
  「褚!」
  
  「漾漾!」
  
  同時被三個人叫住,褚冥漾分神回了一個疑惑的表情。
  
  「你沒換鞋子。」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著友人抓了東西還穿著室內鞋就往外跑。
  
  「……!」無聲地吶喊了一陣子後,褚冥漾乒乒乓乓地換下鞋子後傻笑著衝進電梯裡。
  
  看了看還微微敞開的大門,冷風不斷灌進來,三人視線一轉,看向門口邊矮櫃上的物品沉默了。
  
  「嗯,沒關係褚還有帶手機下去,到時他應該會CALL我們。」夏碎微笑著說道,冰炎不屑地冷嗤一聲滑回房間裡繼續打報告。
  
  千冬歲攤手不表示意見。
  
  而另一邊電梯門一開就直往外衝的褚冥漾差點被階梯差絆倒。
  
  匆匆跑到大門口左右張望,看見那在夜色中還是張狂得不得了的紅色頭髮還有那雙直勾勾盯著他看的金色眼睛,沒意外地還是只穿一件黑長袖和黑長褲就出門。
  
  那個家族的基因一定有哪裡有問題!
  
  褚冥漾想起剛剛出門前看見冰炎穿著短袖擺出鄙視表情的畫面,不禁這麼想著。
  
  「你──」褚冥漾纂在手裡的圍巾不知道該不該套上去那光看就潔白又讓人冷到心坎兒裡的脖子。
  
  萊斯利亞不說一話地遞出手上的東西,暖燙燙的紅豆湯圓和暖呼呼的熱粥還有他肖想了很久的炸雞腿排附贈一杯熱奶茶。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那一袋,吶吶說道:「我、我吃不完。」
  
  「明天熱過還可以吃。」萊斯利亞將東西放到他手上,視線落到他手上的圍巾,伸手拿起圍巾圍到他冷到已經縮起的脖子上。
  
  「不是……」褚冥漾感覺到對方冷涼的掌心擦過他的脖子、臉頰,臉上瞬間竄起不可忽視的熱度,用力地閉了閉眼後低聲開口:「這不是……」
  
  已經將圍巾打了個漂亮的結的萊斯利亞抬起金眸看著他,被看到心臟都要停止的褚冥漾屏住呼吸將圍巾扯下,套上對方脖子,微微抖著手將圍巾打結。
  
  「是要給你的。」因為你一定又是穿這樣出現。
  
  萊斯利亞聞到圍巾上的淺淺氣味,還帶有一點褚冥漾的體溫。
  
  「這這這這、這次我送你。」
  
  「嗯。」萊斯利亞跨上機車,迴轉、從照後鏡瞥了他一眼後就離去。
  
  褚冥漾看著車燈消失在街尾,才抖著跳著跑回大樓,結果發現自己不曉得把鑰匙丟到哪邊去,只好在冷風中又多等了一分鐘才等到他的好室友把他接上去。
  
  後來隔沒幾天,褚冥漾在眾目睽睽之下收下了萊斯利亞送的圍巾。
  
  
  
  
  END
  
  
  * * *
  
  
  我一直在打噴嚏1204
  人立方存心跟我作對不是逆?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