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在圖書館看見褚冥漾時,冰炎還是會上前打聲招呼,但是有時候對方似乎會露出一種想躲又不敢躲的表情,然後遲疑著、躊躇的露出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微笑,冰炎仍然會打招呼,就如同以往那樣。
  
  那次,他到了安靜無人的四樓,最近報告量有點多,讓他昨晚稍微的熬夜了,感到有點疲倦,靠在單人沙發上就睡了。
  
  他在朦朧中,看見褚冥漾一臉呆愣的站在他眼前,直直的看著他,不閃也不躲,跟他講了很多話,但是那些話卻跟他上次聽到的不一樣,冰炎忍不住皺起眉,褚冥漾自顧自的低聲說著,聲音漸漸融進風聲裡。
  
  然後,冰炎緩緩的醒了,看見褚冥漾在他面前,臉上的表情混著困惑和尷尬、呆愣和不知所措,那雙眼睛裡帶著一點點藏不住的心情。
  
  同樣的眼睛,在夢中顯得那麼驚心動魄,喜歡的感覺多到像是要溢出來般,他想起來褚冥漾低低的說了一句話,明明聲音低到聽不見,但是他卻知道褚冥漾在說:「學長我沒有誤會,我喜歡你。」
  
  「我對你不是那種感覺。」講了這句話之後他就醒了。
  
  不管他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褚冥漾當時的表情,雖然只是個夢,但是他卻在意不已。
  
  他和褚冥漾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還不錯,也挺合諧的,雖然仍舊同進同出,但是他知道褚冥漾會閃避他的問題──某些聽起來很敏感微妙的問題或問候語,即使他的意思並不是那樣,這讓他覺得有點煩躁,有時候真的很想直接把褚冥漾的腦袋剝開重整一遍。
  
  夏碎說:「冰炎,你為他困擾太久了,就我個人而言,只是一個學弟的話你的關心太超過了,但是如果不是學弟的話,那樣的關心顯得……容易讓人誤會。」
  
  「你對他太在意了,你不覺得你秉著『學長』的身分做了太多事了嗎?你讓褚覺得更加混亂了,冰炎。」夏碎掛著淡淡微笑,嘴裡卻繼續吐出讓他很想揍人的話:「我想,雖然褚還不明白,但是應該是察覺到你的態度依然沒有太大改變,所以才這麼慌亂,難以割捨。」
  
  夏碎微笑顯得異常優雅,嘴裡卻吐出毫不留情的話,直擊冰炎最深沉的思緒。
  
  友人似乎是故意戳破了他困惑很久的東西,並不是他不想去面對,只是他不曉得自己該怎麼下手處理這件事,這可不是實驗,失敗了還可以重來。
  
  想到這裡,冰炎忍住心底悶燒的火,直視著友人的紫色眼睛,冰炎淡淡的說道:「你不要多事。」
  
  夏碎沒有打住話題,卻繼續問道:「冰炎你是真的想拒絕褚嗎?」
  
  冰炎保持冷靜,但是眼底卻醞釀燎原大火,只要對方再多講一句他肯定會把人掐死,其實不用夏碎講,他也知道那句話多不合時宜,講出那句話的時候他是沒有細想,那確實是他的氣話,沒有多加思考就脫口而出的話反而映照出他當下最真實的情緒。
  
  事後,他冷靜下來思考,卻想不透為什麼他會講出那句話,那是只有在對對方有某種程度的在意和感情才會產生出的想法,但是他並沒有。
  
  就只是對待學弟而已,但是褚冥漾是不是因此而對他有所期待他並不清楚,褚冥漾明確的說了「不是誤會」、「沒有誤會」,就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他為自己可以輕易的猜出褚冥漾沒有說出的心裡話感到一陣煩躁。
  
  冰炎的思緒難得躍動,毫無章法,對於褚冥漾,除了學長學弟之外,他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做,超越學長的,他沒想過。
  
  垂下眼,冰炎的思緒有短暫的空白,他並不排斥褚冥漾,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二分法,他對褚冥漾的感覺很複雜,除了學弟之外,有點像是可以一起並肩行走的人,不像是單純的朋友或學弟,而是混合了更多,無法解釋清楚的感覺。
  
  但是這當中並沒有褚冥漾所謂的「喜歡」。
  
  一邊思考的同時,夏碎也開口講著:「你說過,褚喜歡你是因為他錯解了你的用意而誤會成他以為的那種喜歡。那你有沒有想過你自己的『喜歡』是怎樣?」
  
  聽道夏碎這麼說,他有一瞬間的詫異,這是個很陌生的問題。
  
  「不妨想想看吧,喜歡可不是只有粉紅色浪漫喔。」夏碎帶著意味不明的淺笑說著。
  
  雖然很不爽被這樣調侃,冰炎開始思考著夏碎說的話,那些話在他混雜的思路中加入了新的想法,喜歡也不意味著必須要有什麼發生或進行,這就是他對喜歡的全部感覺,抽象又破碎,沒有任何根據只憑著「感覺」去行事,有某種說不清的規則在進行但是有例外也不是稀奇的事,所以他厭惡去歸納這種釐也釐不清的感情。
  
  他突然覺得友人只是想整他,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
  
  冰炎單獨在圖書館四樓安靜的思考著。
  
  過了一會兒,寂靜的空間裡響起了腳步聲,褚冥漾抱著書從樓梯口轉進來,在書架間游走,冰炎只是靜靜的看著褚冥漾將書歸位,在對方走出去的那瞬間對上了視線,結果褚冥漾滑倒了,狼狽的摔下階梯,看著對方的那副慘樣,冰炎皺起眉。
  
  褚冥漾拒絕去醫院看醫生做檢查,只是不斷說著一下子就好,冰炎感到惱怒,不悅的打斷對方不著邊際的攀談,而後看見褚冥漾的臉色變得不自然,垂下頭,假裝沒事般的看著地板。
  
  冰炎微微抿了下唇,開口問道:「為什麼喜歡我?」他發現自己的心跳有點異常,像是對於答案的來臨感到有點緊繃。
  
  他不動聲色的看著褚冥漾呆愣的樣子,回過神之後,褚冥漾不自在的避開他的視線回了一句:「……欸,很難講啦。」表情變得很微妙,好像原本明亮的光線突然被影子覆蓋住一樣。
  
  之後他還是硬把人帶去醫院照X光,確定都沒事之後才把人送回家,看褚冥漾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像是游離在自己的思路間,之後接到一通很神秘的電話之後就更恍惚了,整個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冰炎環著雙手靠坐在窗邊,望著窗外的景色,從午陽變得艷紅的夕陽照進房間裡,開始起風了。
  
  拿起手機,難得的遲疑了一下才按下撥號鍵,聽見從藍芽耳機另一邊傳來一聲有點朦朧的嗓音:「喂?」
  
  「你還沒說為什麼。」他很想知道答案,非常想。
  
  「……也不需要特別去強調什麼,我想……這並不需要什麼理由吧。」沉默了好久,褚冥漾的聲音才小小聲的傳進他耳中,冰炎靠在窗台上,望著夕陽沉沒在山稜的邊緣,聽見對方說:「學長,我喜歡你,沒有理由。」
  
  就像他當初猜測的一樣,沒有任何理由,就只是因為單純的喜歡上了,只是因為喜歡,簡單的答案處理起來卻這麼的棘手。
  
  
  
  
  TBC
  
  
  * * *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