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不要問我這是什麼!
  也不要跟我追文!(躲)

    
  
  * * *
  
  
  地點:白園  時間:下午兩點半
  
  
  今天天氣不錯,我準備去白園吹風放鬆一下,路上遇到賽塔跟安因。
  
  
  「漾漾。」賽塔微笑著打招呼。

  「啊,是漾漾。」安因漾著溫柔微笑看著我。

  「賽塔、安因,午安。」我趕緊回話。

  「安因,漾漾來得正好,或許我們可以把這個先交給他照顧,然後去圖書館查資料。」

  「?」我不解,是什麼東西要交給我照顧?

  「嗯,也好,否則破掉就糟糕了。」安因點頭說。

  「!」啥?!你們真的要把會破掉的東西交給我這個衰人照顧嗎?

  「漾漾,好嗎?」賽塔帶著不好意思的微笑問我。

  「呃...」看著賽塔,我腦中浮現了一句話:「精靈的邀約總是讓人很難拒絕。」

  「好。」的確很難拒絕,尤其是旁邊又有一隻金光閃閃的天使也用請求的眼神看著你的時候。

  「太好了,」安因露出鬆口氣的微笑,「那就麻煩你了,漾漾。我和賽塔去圖書館查一下這顆蛋的資料。」

  「蛋?」我愣愣的看著安因。

  安因也沒跟我解釋清楚,把那顆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巨蛋放到我手上後,就和賽塔手牽手一起去郊遊...不是,是去圖書館查資料。

  
  
  所以,這就是現在我盤腿抱著一顆金色的蛋坐在白園的原因。
  低頭看著那顆金光流轉的蛋,像是賽塔身上的那種金光一樣,柔柔的,很舒服的感覺。

  話說這顆蛋真是有夠詭異的,據說是賽塔和安因在學校某個角落撿到的,他們覺得這顆蛋很有趣,想要看看它孵化後會是什麼樣的生物,所以一天使一精靈把它交給我照顧後就(很樂的帶著謎樣的歡快氣氛以及笑容)到圖書館去找資料了。

  我偏著頭看著蛋,它有一個人環抱那麼大,而且蛋殼很冰涼、很光滑,像是鍍了金屬一樣,看起來這麼大卻不會很重,就跟一個抱枕差不多重,而且...

  我伸手輕輕敲了一下,它竟然發出像是鈴鐺一樣的清脆聲響!

  哇塞!這不會是什麼許願蛋還是某種神獸的蛋吧?!

  是說,孵蛋的時候不是都要用燈光照或是用布包起來給它保溫嗎?

  我這樣大剌剌的坐在白園吹風會不會害蛋失溫死掉?

  嗯,有可能,依照我的衰運來看,它搞不好就這樣被我弄死也說不定!這樣子的話,我是不是又要看見黑化的精靈跟暴走的天使?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在內心扭成一個麻花捲。

  為了蛋的安全(和我的小命?)起見,我決定要好好的幫它保暖,免得它到時失溫死掉我也要跟著陪葬!

    
  * * *
  
  
  我小心的抱著金蛋走回黑館,經過黑館大廳時,難得沒看到那些整天除了出任務之外似乎就無所事事的謎樣黑袍們,他們都出任務去了是吧?

  這樣也好,省得他們拿這顆蛋(我的小命?)來玩,然後一不小心就「順便」玩掉我的小命!

  走到樓梯下,我深吸一口氣,抱緊了蛋,不要命似的一路往上衝,很怕那些以看我驚慌失措失聲尖叫為樂的黑館住戶會半路攔下我把蛋搶走。

  「Safe!」我踏上最後一階樓梯,開心的笑著說。

  「什麼safe?」一個疑惑的聲音兜頭灑下。

  「赫!!」我狠狠的驚跳了一下,手一抖,蛋就從我懷裡掉下去,「啊我的蛋!!」

  那個嚇我一跳的人手一伸就穩穩的接住了蛋(和我小命),我吐了一口氣,抬頭想要跟救了蛋一命的人道謝,沒想到卻看進了一雙紅紅的眼。

  「赫!!學、學長!」你差點嚇掉我的蛋和我的小命!

  「這是什麼?」貌似要去出任務的學長瞪我一眼後,垂眼打量手上的蛋。

  「是賽塔和安因在學校某個角落撿到的蛋。」我如實回答。學長你要去出任務了?

  「嗯。」學長挑眉,將蛋翻來翻去。

  「呃...學長...」這樣翻來翻去不好吧,要是蛋裡面的生物受傷怎麼辦?要是它怎麼樣了我也會被賽塔和安因怎麼樣啊啊啊啊啊-----

  「嗯,還你。」學長乾脆的把蛋還給我,而且還沒罵我腦殘,看樣子他今天心情不錯,昨天應該有睡飽。

  「閉腦,褚。」紅紅的眼略帶殺氣的瞟了我一眼。

  是我馬上閉腦!那個、學長...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回房間囉?我很有禮貌的徵詢學長的意見。

  「嗯。」學長應了一聲,側過身讓出一條路。

  看著乾脆不似以往喜歡惡意捉弄我的學長,我怕了我真的怕了!學長你今天怎麼了?!你真的是學長嗎?!你其實是誰誰誰來假冒的吧!對吧對吧對啊對吧對吧----獅頭!學長今天怪怪的啊啊啊----

  「褚!」學長的聲音使周遭瞬間降溫了一百度。

  對不起我腦誤,學長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不才我吧!

  一秒道歉後,我馬上抱著蛋跑回房間,不敢再腦殘荼毒學長。
  
  
  * * *
  
  
  我從衣櫃翻出之前帶來禦寒其實根本用不上的大衣和圍巾,再把衣櫃裡的大棉被搬到床上,小心翼翼的坐上床把蛋抱在懷裡,然後包上大衣圍巾再裹上棉被。

  這樣...應該夠了吧?是說,這樣會不會換我中暑啊?賽塔安因你們快點回來啊啊啊啊啊----

  我抱著蛋呆坐在床上,因為怕出意外,所以一動也不敢動。

  「蛋啊蛋,我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了,如果你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拜託你要托夢(!)跟賽塔安因解釋清楚說褚冥漾是無辜的啊!」因為太無聊,所以我開始對著懷裡的蛋說話,「是說,你到底是什麼生物(?)呢?」

  我開始想像一個小小的嫩嫩的小雞或小鳥破殼而出,有一雙無辜的大眼睛,還小小的喙微微顫抖著,然後,眼神突然銳利起來,嘴一張就把一個三層高的結婚大蛋糕吞掉了,我的天啊啊啊啊啊----這不是西瑞這不是西瑞這不是西瑞啊------

  搖搖頭,把腦中恐怖的想像晃掉。

  是說我還是不要亂想比較好,要不然不小心成真讓學院多出另外一隻五彩獸王雞(?)的話,不用賽塔安因動手,學長第一個打死我先!

  瞪著眼前的牆壁,腦中一片空白,意識越來越昏沉,我小心的調整一個舒服的角度,摟著金蛋,打了幾個哈欠,慢慢的、慢慢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睛,看見窗外已經暗了,我已經睡了一整個下午了。

  我小心的用手肘把自己撐起來,看著懷裡的金蛋,幸好安然無事。

  我鬆了口氣,小心的檢視著蛋,看看有沒有什麼裂痕或是破裂的跡象。

  幸好都沒事!不過,光芒好像越來越微弱了?

  我瞇眼看著蛋,伸手輕輕的敲了幾下,沒有鈴鐺的聲音,接著我做了個很蠢的動作:將耳朵貼在蛋上。

  三秒過去了,什麼事都沒發生,我抬起頭,疑惑的又敲了幾下,依然沒聽見鈴鐺的聲音。

  正當我怔愣著不知該如何是好時,突然...「喀!」一聲,我瞪大眼睛,看著金蛋上的裂痕。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蛋被我敲破了啊啊啊啊啊------

  「喀啵!喀喀喀!」我看著裂痕越來越大,蛋殼漸漸剝落,化成金色的粉末落在我周邊,我完全傻住了,只能愣愣的看著蛋「孵化」。

  首先印入我眼中的是一雙小小的兔耳朵...咦?兔耳朵?兔耳朵!?我囧了!這是什麼樣的火星蛋啊竟然會孵出兔子!!!?蛋不是應該孵出小雞小鳥或是小魚小青蛙之類的嗎?!火星就是火星,永遠不可能變成地球!!媽媽我要回地球!!

  再來我看見一張閉著雙眼的粉嫩小臉蛋...臉?!!有臉的兔子!!!我囧囧囧囧囧!!

  然後蛋殼整個碎裂開來,裡面的謎樣生物是一個光溜溜有著兔耳朵的小嬰孩!而且還是小男生、現在就躺在我腿上啊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個反射動作是:劈手奪過一件被子包裹住這個光溜溜的小小孩,然後繼續傻眼的看著他幼嫩的小臉。

  「嗯...」他動了一下,我全身緊繃的看著他,很怕他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咬我一口,蛋都可以很謎的孵出兔子了,誰知道火星兔是吃(人)肉還吃蘿蔔!?

  「嗯...嗯唔...」濃密的睫毛微微搧了搧,「嗯......ㄧ、ㄧㄤ......」

  
  
  我猛然睜開眼睛,感覺自己不斷的冒汗。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只能直直的瞪著天花板,過了一下,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幸好是夢...」

  我小心的起身,感覺懷裡空空的,我一秒看向手中,沒有!

  拉開身上的大衣,也沒有!

  我不死心,拉著大衣甩啊甩,只甩出一堆棉絮毛屑害我打了個噴嚏。

  跳下床,在棉被堆中翻找,沒有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連點粉末渣渣都沒有!!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在床邊兜圈子團團轉。

  我看著亂七八糟的床鋪,然後,雙腿一軟,跪倒在床邊。

  死、定、了!我死定了我死定了我死定了----蛋不見了蛋不見了蛋不見了----

  正當我在哀悼我過去十八年的人生時,我感覺到我的頭髮被拉住了,抬頭一看,我囧了!

  「漾~漾~」一個光溜溜的小小孩不知何時坐在床上,正拉著我的頭髮,笑的很可愛的用軟綿綿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讓我吃驚的是,他跟我夢裡的那個小孩長的一樣!而且也長了一對兔子耳朵...啊這是廢話!!更恐怖的是,萬銀一撮紅和那劍眉紅眼,不管怎麼看不管怎麼看...不管我怎麼看他都是縮小版的兔子學長錯不了啊啊啊-----

  我扭扭扭~~扭曲到最高點!!!

  「漾~漾~」看到我扭曲的驚嚇表情似乎讓他很樂,他笑的更加開心了。

  是說,撇去他是縮小版的學長這點不談的話,他真的很可愛,至少學長就不會笑的這麼開心這麼燦爛這麼可愛!

  我小心的抱起軟綿綿的他,扯過圍巾裹住他小小的身體。

  「你有沒有名字呢?」我忍不住問。

  「漾~漾~」他只是很開心的繼續叫著我的名字。

  「沒有啊...唉...」我無奈的嘆氣。

  先不談這個小孩的出現是個怎樣的謎,呃不對,一定是那顆金蛋裡蹦出來的,重點是我沒照顧小孩的經驗啊!

  「你說怎麼辦呢?」我看著他吮著大拇指,偏頭用紅紅的水潤大眼睛看著我,天啊天啊天啊-----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我對小動物完全沒有抵抗力啊----

  沉醉在他可愛的模樣裡好一會兒我才猛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這是腹黑賽塔爆走安因的蛋啊!!我把賽塔安因孵蛋的樂趣毀掉了!那不就換我等著被滅掉掉掉---?!!
  
  我囧!
  
  
  
  
  這時的賽塔和安因...
  
  
  「賽塔,那顆蛋不去拿回來嗎?」安因一邊欣賞月景一邊看著笑的很詭異異常溫和的賽塔。

  「不用了,那顆蛋已經認主了。」

  「是漾漾嗎?」安因微微皺眉。

  「不用擔心,漾漾會照顧好他的!」賽塔輕輕在安因頰上輕吻一下,「而且,那顆蛋我本來就是要給漾漾的啊!」

  「咦?!」安因不解的看著突然黑化了的情人。

  「那顆『寵物蛋』,本來就是要給漾漾去養的啊!」

  「『寵物蛋』?」

  「那是景族特有的『寵物蛋』,他們的孵化誕生與否,端看持有人的心意,只要心意夠強,蛋就會孵化,而且,會以獨一無二、只配合擁有人的心意的形態出生。」

  「...你早就知道那是什麼了?你是故意的嗎?」安因無奈的問。

  「嗯?沒有啊。」賽塔笑的很無辜,「我只是覺得漾漾很需要一隻寵物而已啊。」

  「......」安因沉默的看著月亮,開始同情那個可憐的小朋友。
  
  
  
  
  END
  
  
  * * *
  
  
  下文?
  啊哈哈,月亮好亮啊!(歐)
  這篇純粹是想寫小小嫩嫩長兔耳朵的學長ˇ
  
  
  賽塔被我寫的很糟糕...
  對不起我錯了!所以,安因不要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很怕啊----Q口Q
  然後關於END或TBC...我想我比較偏好前者。(妄想這樣就帶過)
  所以,就這樣啦,感謝看了這篇文章的大家。(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呣呣
  • 話說這篇文我已看過第二次了
    還是那麼的好看XD
    但為啥是「腹黑賽塔爆走安因」
    ?~?
  • 嗯?本來就是啊?賽塔腹黑是因為他肘擊褚冥漾,安因暴走是因為鬼王一直騷擾他才會暴走,還有西瑞不長眼的挑釁這樣←

    布丁控 於 2012/03/13 18: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