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文。
  雖然傳說中的三個情人節都已經過了很久了。

 

  
  
  * * *
  
  
  「漾~」放學後,五色雞很樂的把他的雞爪勾到我脆弱的脖子上。
  
  「幹麻?」我懶的反抗了,反正這群火星人只會把我的意願當最低參考條件,從來沒人認真的去正視過我的人權。
  
  「我親愛的小弟漾~今天是原世界的情人節喔~那我的勒?」他老大的話在很奇妙的地方斷掉了,然後還把他的獸爪伸到我眼前。
  
  「喔,情人節快樂?」我遲疑的說完,然後把手放到他的獸爪上握握手。
  
  「不是啦!漾~」他大力揮開我的手擺出棄婦臉,「是我的巧克力啦!」
  
  「巧克力?」我抱著被打痛的手癡呆的問。
  
  「對啊漾~我的巧克力勒?」
  
  「那個...呃,五色...西瑞,情人節是給女孩子送巧克力告白的節日,不是『吃巧克力』的節日。」我小心翼翼的說,深怕被打擊的不只是他的心靈(?)還有我的小命!「基本上這兩個雖然都有巧克力,但是意義是大不相同的好嗎五色...西瑞同學!?」
  
  「漾~你的意思是你沒有準備我的巧克力嗎?」他一邊勾著我的脖子一邊懶洋洋的活動指節。
  
  「...」我默了,你這樣我要怎麼回答你啊?!
  
  「我就知道,漾~你果然有了別人!去年的這時候我們不是還很甜蜜的在沙灘上交換吃著巧克力香蕉船嗎?」眼角疑似有透明液體緩緩流下,而嘴角疑似口水的液體在沒多久之後被迅速抹去。
  
  什麼?!這又是哪招?!還有我看見你剛剛偷抹了小護士軟膏在眼框對不對!囧!
  
  「嗚嗚嗚~我就知道你有了別人!所以才這樣敷衍我對不對!?」他自己一個人演的很樂,我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認他鬧了。
  
  「不良少年,你沒看見漾漾很討厭你的糾纏不清嗎?」不知打哪冒出來的千冬歲劈頭第一句就是會害我小命休矣的爆炸性宣言。
  
  同學你真的是來救我的嗎?還是你在記恨上次我跟夏碎學長喝茶吃點心?那是意外(?)啊啊啊啊啊----我真的真的只是去請教夏碎學長法陣的問題啊啊啊啊-----
  
  「是嗎?漾~你很討厭我嗎?」金色獸性般的眸逼近我,勾著我脖子的獸爪已經變成「扣」在我脖子上了!!!阿嬤,乖孫今天終於要去找妳了!!!
  
  「放手,不良雞頭!」千冬歲推推眼鏡罵道。
  
  「死書呆,你想打架啊?來啊,老子怕你這個弱雞書呆不成啊?」五色雞很開心的甩甩手,看著已經拿出破界弓的千冬歲,一邊挑釁一邊笑的很欠扁。
  
  我默默的撇頭,不想再看這千篇一律的每日小劇場(?)。
  
  「漾漾~今天是情人節喔~~」喵喵眼神閃亮的看著我說。
  
  「我知道啊。」剛剛已經有人「提醒」過我了。
  
  「這個給漾漾!」喵喵掏出一個粉藍色的包裝給我,「漾漾,情人節快樂!」
  
  「啊,」我眼睛微微瞪大,喉嚨有點哽咽,「謝謝!」
  
  「不客氣!」喵喵笑的很可愛的說,「那喵喵要去送其他人囉~掰掰~」
  
  「嗯,喵喵,也祝妳情人節快樂!」我真誠的說。
  
  喵喵笑著揮揮手,一蹦一跳的離開了。
  
  
  
  
  「情人節啊...」我默念著。
  
  默默的忽略一旁打的很歡樂的兩個人和疑似已經跟空氣同化的某位白袍。
  
  
  * * *
  
  
  「冰炎,今天是情人節喔!」夏碎一邊看著自家搭擋略嫌焦躁的甩掉黑袍上的碎屑一邊笑的溫和。
  
  「...」紅眼冷冷的瞥過去,像是在說「又怎樣?」。
  
  「是原世界告白的好日子喔!」夏碎微笑,笑的有那麼一點... 狡詐!
  
  「...無聊!」冰炎冷哼一聲,甩下傳送陣,有點不耐煩的。
  
  「是嗎?」夏碎露出意義不明的微笑,「我很期待褚的巧克力喔!」
  
  「...」冰炎踏進傳送陣前冷冷的拋下一句:「那你就等著去見提爾吧!」
  
  「冰炎啊冰炎,真是不誠實啊。」夏碎收起冬翎甩,慢條斯里的丟下傳送陣離開。
  
  
  
  
  「啊,冰炎學長。」千冬歲看著站在教室外臉色陰沉、黑袍上還有血跡和髒污的冰炎,推了推眼鏡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要找褚。」
  
  「漾漾他剛剛回原世界了喔~」喵喵突然從千冬歲身後冒出來說,「說是有重要的事~」
  
  「...是嗎?」冰炎皺眉,「等他回來叫他來找我。」而後丟下移動符就回黑館了。
  
  「千冬歲,」喵喵歪著頭,「你覺得漾漾會成功嗎?」
  
  「我想,」鏡片閃了一下,「一定會。」
  
  「喔~喵喵也希望漾漾成功~~雖然他本人還不知道!」喵喵笑著說。
  
  「對了,喵喵,」千冬歲轉過頭,疑惑的問,「為什麼妳沒有送學長巧克力呢?」
  
  「千冬歲忘記了嗎?學長是不收『禮物』的啊!」喵喵微笑說道。
  
  「...」千冬歲推推眼鏡,沒有說話。
  
  
  * * *
  
  
  「啊啊啊,好像都賣光了!」我跑了第五家巧克力店還是買不到之後,終於認知到這個事實。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急的發慌。
  
  我會在原世界要追溯到兩個小時前,喵喵送我巧克力時說的話:「漾漾不送情人巧克力,送人情巧克力當作照顧的謝禮也好啊!」
  
  所以兩個小時後的現在,我就在這裡了...
  
  我焦急的在街上走來走去,一邊四處搜尋著糖果餅乾店,但是好像所有的店,巧克力都已經賣完了,我現在臨時要買也買不到了!
  
  總不能去7-11買個十塊的大X露吧!?那樣的話我一定會被詛咒!!
  
  買金莎又覺得太「情人節」了,感覺好像要告白一樣!
  
  德芙呢?M&M呢?啊啊啊啊啊啊------好煩啊啊啊啊啊-----
  
  我用力的抓亂頭髮,洩氣的站在路邊,突然眼角瞄到一家古樸素雅的店,不知怎麼的,我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問是要買巧克力嗎?」老闆是個清秀的女生,連聲音也秀秀氣氣的。
  
  「啊,是。」我不知所措的應了一聲,直覺告訴我不該問老闆為什麼她知道我要買巧克力。
  
  「請問要送給誰呢?」老闆笑咪咪的問。
  
  「咦?什麼意思?」我瞪大眼睛,不是很懂。
  
  「是要送給情人呢?朋友呢?還是家人?」
  
  「朋友。」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有沒有要送給特別的人?」
  
  「特別的人...?」那瞬間我腦海閃過的是在一個破舊的火車站,那個美麗銀髮死神,「呃沒...」
  
  「請客人先想好再回答喔~」老闆打斷我,意味深長的看著我,「有沒有一個人會讓你常常想到他呢?」
  
  「呃?」我的腦中浮現的是一張咬牙叫我閉腦的美麗臉孔。
  
  「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
  
  「...」劃過腦海的,是一個出事總是擋在我面前的黑色身影,還有,那揚起美麗弧度的銀髮,以及,紅豔的雙眸。
  
  「有嗎?」老闆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沉默了一會,看著老闆,慎重的說了,「有。」
  
  「那麼,你想要送他什麼樣的巧克力?」老闆微笑問道。
  
  彷彿受到蠱惑般,我不受控制的開了口:「送他......」
  
  
  
  
  「歡迎小客人再度光臨!」等我回過神,我已經站在人來人往的喧鬧街頭,手上抱著一大袋的巧克力。
  
  我有點茫然的低頭看了看袋子,當中有一個銀色鑲紅邊的盒子刺入我的眼,我瞬間清醒並慘叫起來:
  
  「啊啊啊----情人節快要過了啊啊啊啊-----」
  
  
  * * *
  
  
  回到學院,我趕緊奔進黑館,一路衝上四樓,腦中只想著:『快點給學長快點給學長快點給學長!』
  
  不顧一切的跑到學長房間,正要舉手敲門時,門已經先打開了。
  
  「褚,」紅紅的眼睛瞪著我,「不要腦殘!」
  
  學長學長學長學長----
  
  「叫一次就夠了!」學長雖然額冒青筋,但是並沒有巴我。
  
  「我可以成全你!」學長冷冷的說。
  
  不用了謝謝我閉腦!
  
  「有什麼事?」學長突然認真的看著我,我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微微快了起來。
  
  「那個...」啊,好難開口啊怎麼辦?!
  
  「褚,快說!」紅眼迸出殺氣。
  
  「那、那那、那個,」我紅著臉掏出那個銀底紅邊的盒子遞出去,「學、學長,情、情人節、快樂!」
  
  「...褚,」學長挑著眉,嘴角隱隱挑起,「我不收禮物。」像是要捉弄我似的,故意說出了他的原則。
  
  「我、我知道,這不是禮物...」不知道為什麼,要我講出那兩個字就是很害羞!
  
  「是什麼?」學長好心情的問。
  
  「是... 是...」是心意...我垂下頭,不敢看學長那彷彿閃著光芒的紅寶石的眼睛。
  
  「褚,」學長捏起我的下巴,看著我的眼睛說,「說出來。」
  
  「是、是心意...」我臉紅著移開視線,小聲的說。
  
  學長突然笑了,不是平常那種睡不飽的冷笑,也不是那種大魔王的黑笑,更不是那種哼一聲會把人凍成冰棒的獰笑,是那種溫柔的、柔軟的,發自內心愉悅的笑。
  
  「學、學長...你要不要收啊...」我手一直舉著,很酸。
  
  「褚,」學長一邊收下巧克力,一邊認真的說,「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瞬間,我的臉整個爆紅。
  
  又、又不是...
  
  「不是嗎?」學長哼哼冷笑兩聲,「但是我當這是...」最後兩個字隱沒在我的唇裡。
  
  
  
  
  
  
  
  
  
  
  『漾漾~如果是你的話,學長一定會收下的!』
  
  『為什麼?』我一邊問一邊迅速收拾書包。
  
  『因為那是漾漾的「心意」啊~』喵喵笑的很樂的說。
  
  
  
  
  
  
  我終於知道那時喵喵意味深長的笑容代表什麼意思了。
  
  
  
  
  
  
  
  
  
  
  
  
  
  
  
  
  『因為「心意」,所以我才收。』最後,學長輕輕的在我紅透的耳邊說。
  
  
  
  
  END
  
  
  * * *
  
  
  呀~~~第一次的特傳文XDDDD
  覺得有點不順?
  等有空的時候再來個大修好了!(不負責任)
  或許可能會有後續交代?(又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說詞)
  前面竟然是雞西漾?!後面學長根本沒嚐到什麼甜頭啊!(丟垃圾)喔我真糟糕!(反省)
  
  
  (冰:哼只有一句告白算什麼!)
  (漾:Q口Q 你嫌棄我的告白?)
  (冰:.........不是......(彆扭))
  (布丁:XDDD(笑很樂,然後立刻被踹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