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喔、因為「教養」遇到瓶頸了,所以跑來發很久以前說要發的學長視角XD
  錯字要說嘿!


  
  
  * * *
  
  
  傳送陣的光芒亮起。
  
  「嘿冰炎小親親~」還沒碰到那銀髮少年的肩膀,提爾就已經被一腳踹進牆壁裡做完美的人型立體鑲嵌了。
  
  「做什麼?」冰炎一臉嫌惡的看著牆壁上的人型,「醫療班不是又一堆等著要復活的人了嗎?」據說早上有一個班級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有一個同學不小心看了一眼校鐘,結果害的全班被殺人校鐘追殺至死光光,現在屍體全堆在走廊等著要復活,這傢伙竟然還敢擅自跑出來,不怕九瀾趁機偷挖走什麼心肝肺的嗎?
  
  「唉唷~不要這樣嘛~」不知何時已經自力救濟的從牆壁中把自己拔出來的提爾很不怕死的又想對冰炎勾肩搭背,下場自然又是被踹回牆壁裡作立體馬賽克。
  
  「冰炎,先聽聽提爾輔長有什麼話要說也、不、遲啊。」在一旁的夏碎微笑著說。
  
  「嘖!」冰炎皺眉看著笑嘻嘻的提爾,「什麼事?」
  
  「褚小朋友發燒了喔,現在躺在醫療班裡。」
  
  話剛說完,一陣傳送陣的亮光浮現,一眨眼,冰炎已經消失在傳送陣裡了。
  
  「真心急,」提爾笑的很噁心的說,轉頭看著夏碎,「藥師寺同學要一起去嗎?」
  
  「好啊,」夏碎微笑,「麻煩輔長了。」
  
  
  * * *
  
  
  提爾才剛回到醫療班就惡狠狠的被某紅眼惡鬼拖到褚冥漾的病床邊。
  
  只見床上的黑髮少年兩頰紅的不像樣,不斷冒汗,就算金髮的鳳凰族女孩不斷的替他擦拭汗水,汗珠依然不斷冒出,甚至有更加嚴重的傾向。
  
  「怎麼會這樣?」冰炎皺著眉問。
  
  「不知道,」喵喵擔心的看著床上微微顫抖的褚冥樣,「漾漾早上的時候就好像怪怪的,但是他一直說他很好沒事,是剛剛昏倒才被喵喵送到醫療班給輔長看的。」
  
  「漾漾到昨天跟我們分開前都很好,」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語氣擔憂,「是不是昨天回黑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不會是冰炎你對人家小朋友做了什麼事吧?」提爾唯恐天下不亂的加一句,自然又是被踢到牆上做壁花了。
  
  冰炎沉默的盯著床上的褚冥樣看了很久,「昨天...他被黑館裡的...惡作劇,被寒冰水潑到,我叫他去洗個熱水澡再睡,看樣子他是沒有去洗就去睡了。」講到最後已經有點咬牙切齒了,那凶狠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把床上的的人巴頭巴到死一樣。
  
  「漾漾有時候很懶,」千冬歲有點無奈的說,「但是我不知道他會懶成這樣。」
  
  「那漾漾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喵喵眨巴著淚眼看著提爾。
  
  「我也不知道啊,」提爾無奈的搔搔頭,「這種東西我沒辦法確定啊,大概要一天到兩天吧!」
  
  「嗚嗚...那漾漾會不會燒壞腦袋然後就失憶,一起床就問我們是誰他怎麼會在這裡,然後從此跟我們形同陌路回到原世界的家...」喵喵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堆,最後還哭的淅瀝嘩啦。
  
  「基本上不會,」千冬歲冷靜的分析,「一般來說除非燒超過40度,否則是不大會出問題的,而且,漾漾不會那漾的,他是個幸運的人。」
  
  「嘖!」冰炎不耐的瞪著提爾。
  
  「這麼凶不好喔冰炎,」提爾繞著床沿走,看著褚冥漾紅透的臉和滲出的汗水,「小朋友現在很不舒服,要是看到你這麼凶惡的眼神會昏倒喔~對小朋友好一點吧!我看他會這麼發燒有一半是因為最近你老是拖他到處去出任務喔?」
  
  「閉嘴!」冰炎壞脾氣的低吼,瞇著紅眼瞪向病床。
  
  夏碎拉著千冬歲默默的退到稍微後面一點的地方,喵喵早已把病床邊最好的位置讓出來給冰炎,自己掛著鼻水眼淚到外面代替提爾的空缺,幫忙已經快忙瘋的醫療班進行復活。
  
  「嘖嘖嘖,你看你看,這是言語暴力喔~」神經大條(或說是被虐成性?)的提爾完全沒發現週遭的人已經默默的退開,依然逕自演著悲情丑角(?),裝模作樣的搖頭晃腦,「你老是對小朋友肢體暴力又言語暴力,在原世界好像有一個詞,叫做什麼什麼暴力的?呃啊啊,家庭暴力?嗯、對,沒錯,家庭暴力!冰炎啊~~這樣不好喔~~小朋友現在已經感冒了,你還想把他揪起來巴頭嗎?」
  
  「就叫你閉嘴!」冰炎用力的把提爾踹進牆壁,腳跟還殘忍的用力轉了三四圈。
  
  夏碎微笑的伸手遮住千冬歲的眼睛往外走,不想要自己的寶貝弟弟被莫名其妙的八點檔劇場(?)污染了眼睛和心靈。
  
  「算了,我出去了,你好好照顧感冒的小朋友啊!」流著鼻血的提爾很習慣的把自己從牆壁裡救出來,留下三句話後就出去幫助(妨礙?)醫療班進行校內復活了。
  
  「哼、從剛剛就聽見你一直在腦笨,發燒了還不趕快睡覺在那裡吵什麼?再不好好安靜我就巴死你把你送去給提爾重新復活!」冰炎俯下身看著床上的人,「.........省得一直發燒...」很低很低的補上一句。
  
  「想睡?那就睡吧...」冰炎抬手覆上那熱燙的額,低頭輕輕的吻了一下他的額際,「晚安。」
  
  
  * * *
  
  
  冰炎捧著賽塔交給他的精靈飲料,走進醫療班的內側病床,一開門,就看見自家學弟像個瞎子般在床頭摸來摸去的,最後摸不到才微微睜開眼睛。
  
  「...藥水呢?」聲音真是超級難聽的。
  
  「什麼藥水?」拉了把椅子坐下,把賽塔的精靈飲料塞進他手中,「喝掉,賽塔為你調的。」
  
  喔學長啊,你好。他一邊喝,一邊簡短的打了個招呼。
  
  一邊盯著褚冥漾喝掉全部的飲料,一邊聽著他腦中有點混亂的例行性「腦聲」,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忍住不去巴他頭。
  
  「呼...」將最後一滴都喝盡之後,吐了口氣,杯子放在一旁的櫃子上,拉上被子又準備蒙頭大睡。
  
  「褚,」冰炎拉住褚冥漾的被子,「等一下。」其實他更想做的是把褚冥漾挖起來狠狠的教育一番。
  
  「...啥?」他微微睜眼又馬上閉起眼,皺著眉頭,很不舒服。
  
  冰炎伸手覆上他顫動的眼皮,感覺到睫毛在手心中微微顫抖,低聲唸了幾句咒語,一陣淡藍的水氣出現,覆蓋在褚冥漾酸澀的眼睛上。
  
  「好了。」
  
  「謝謝學長,」瞇著眼,微微笑了,「晚安。」
  
  「嗯。」冰炎看著學弟放鬆滿足的笑,低低的應了一聲。
  
  
  
  
  END
  
  
  * * *
  
  
  這就是學長視角喔!(樂)
  
  
  好了結束了XDDD
  打的好開心!
  是說,提爾被我三八化了!(囧﹚
  不過,我不否認這樣的輔長我打的很開心很愉快XDDD(好壞!)
  
  
  好啦好啦!現在又要跟「教養」奮戰了,是說,我已經沒梗了捏~~(滾來滾去)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池塘里的土豆
  • 有错字哦~

    “不想要自己的寶貝弟弟被莫名其妙的八點檔劇場(?)汙染了眼睛和心靈。”

    呵呵,应该是“污染”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