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怎、怎麼辦?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我真的不想離開,離開這裡、離開大家、離開…冰炎。
  
  「這是公會命令,敬請各位體諒。」督的聲音隨著腳步聲越來越接近,我忍不住想退開。
  
  「但是必須主人同意解除契約才行不是嗎?」千冬歲說。
  
  解除契約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主人對小精靈給予口頭上的契約解除,由主人說出解除契約的咒語,另一種就是由公會執行的強制解約,強行破壞訂定契約時的象徵,像我的契約象徵就是項鍊,千冬歲的是手鐲,萊恩是耳環,喵喵是髮帶,西瑞的我不清楚,但是,一般來說,就算是強制解約,還是要先經過主人同意才能執行。
  
  強制解約會對小精靈造成某種不可避免的身心傷害,畢竟是以靈魂去訂定的契約,還有一點,解約之後,小精靈的依賴性和服從性都會大幅降低,所以一般契約人都不喜歡「再生小精靈」,就是俗稱的「二手小精靈」。
  
  「是這樣沒錯,一般來說的話。」督的聲音揚起,「但是像是這種小精靈傷殘的特殊例子的話,公會的監督部門有權力直接介入。」
  
  「為什麼是監督部門介入而不是醫療部門?」千冬歲有點急迫的說,「一般來說都是醫療部門不是嗎?」
  
  我愣愣的張嘴,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腦中亂七八糟的混成一片。
  
  「但是,公會已經多次追蹤到褚冥漾的失職。這次更是因為一時不察,被綁架導致失明的不是嗎?不想辦法自行脫困,還讓主人去救你。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主人不同意,公會也可以強制執行。」他冷酷的說完,然後我感覺到有一隻手摸上我的脖子的契約之鍊,「畢竟這是為了效率和服務品質管理,還請見諒。」
  
  不要!我不要!
  
  我整個僵住。
  
  「抱歉了,褚冥漾。」拉住我的項鍊的手微微用力,我可以聽到我的項鍊在哀鳴,好像正在漸漸的融化。
  
  不可以!
  
  我摸向他的手腕,扯住。
  
  「褚冥漾你想違抗嗎?」聲音變的比剛剛更加冷漠。
  
  「不、不可以…只有冰炎不可以…」我抖著聲音說,雙手拉住他的手腕阻止他,「不可以!不可以!」
  
  「碰!」
  
  「褚!」冰炎大喊,「做什麼?我可不記得我有同意讓公會解除契約!」
  
  「抱歉,冰炎的殿下,這次是特殊例子。」腳步聲離開,「小精靈傷殘的話,公會是可以直接介入的。」
  
  「囉唆!」腳步聲靠近,我忍不住縮了一下,接著我就被拎了起來,放到溫暖的掌心上,「這是我的小精靈,我這輩子就只要他!」
  
  那隻手一直都在等我,等著把我接住,等著把我拎起,等著在我跌倒痛的要哭之前摸摸我,等著我、等著我、等著我,一直都在等著我。
  
  「但是,冰炎的殿下,若是我們不救治他,褚冥漾將會一輩子是瞎的,即使這樣,您還是願意嗎?」
  
  我不能克制的僵硬再僵硬。
  
  一輩子是瞎的一輩子是瞎的一輩子是瞎的一輩子是瞎的────
  
  「褚安靜一點!我在正經的時候你就不能安靜一點不要亂想那些有的沒的嗎?」
  
  雖然兇巴巴的,但是,不會打我。
  
  「褚!!!」
  
  不知道為什麼,我笑了出來。
  
  即使什麼都看不見,只要有那雙手,就會覺得很安心,只要能待在這個人身邊,就會覺得很放心。
  
  「唉…褚…」
  
  然後是那我很熟悉的指尖。
  
  「不要笑的這麼蠢!」
  
  嘿嘿、忍不住嘛!忍不住蹭上冰炎的指尖。
  
  「真是…」
  
  一輩子黑黑的也沒關係,反正冰炎的味道聞起來冰冰的、涼涼的、亮亮的。
  
  「什麼叫味道亮亮的?」
  
  像冰冰的火一樣,亮亮的冷冷的,但是、暖暖的。
  
  「冰炎的殿下,您真的確定?一輩子可不是什麼開玩笑的,他的一輩子…」
  
  「我知道,」冰炎打斷那個冷漠的聲音,「褚的一輩子跟我不一樣長,但是,他的這輩子就只能跟我在一起。」
  
  好像、聽起來可以一直在一起的樣子!
  
  「就是一直在一起。」
  
  嗯!我開心拉著冰炎手指點點頭!
  
  「年輕的殿下,您似乎搞錯一件事了。」那個討厭的冷淡聲音在笑?
  
  「笑什麼?」
  
  「看到殿下這麼堅定,身為督導的我感到很開心。」聲音真的在笑,「我的任務呢,並不是只有解約,我還有一個隱藏任務,就是『確認』。」
  
  「確認?」千冬歲疑惑的聲音。
  
  「確認小精靈是真的喜歡這個主人,確認主人是真心的對待這個小精靈。抱歉造成各位的恐慌。」
  
  「害喵喵、害喵喵嚇一跳啦!」喵喵一邊哭一邊說。
  
  「抱歉,」他的聲音聽起來跟剛才的冷漠不一樣,「而且,似乎每位主人都搞錯了呢!沒訂定契約的小精靈,壽命大約只有100年,但是訂了契約之後,他們會與主人分享主人的壽命,也就是說,如果主人是長壽的精靈殿下您,那麼褚冥漾也會跟著長壽,直到殿下回歸主神懷抱。總的來說,主人能活多久,小精靈就能活多久,這就是所謂的『一輩子』。」
  
  所以、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
  
  「那麼、褚的眼睛怎麼辦?」一邊問一邊揉揉我的臉。
  
  「喔、抱歉,請殿下將褚冥漾放下好嗎?」
  
  咦?
  
  冰炎緩緩將我放到桌上,我死命揪住他,不肯放開。
  
  「啊、剛剛真是很抱歉…」那個聲音離我很近,我抓著冰炎的指尖用力往後退。
  
  「褚,沒事的。」
  
  我搖搖頭,不放開。
  
  「也沒關係的,只是治療眼睛。慶,麻煩你了。」
  
  「嗯。」一個很中性的聲音,然後一隻手摸上我的眼睛,我猛然退後,「請不要躲開。」
  
  僵硬。
  
  冰炎揉揉我的背。
  
  我默默的站著,讓他把手放上我的眼皮,涼涼但是又覺得暖暖的感覺。
  
  「請睜開眼睛。」
  
  我緩緩的睜眼。
  
  好亮!我用力的閉起眼睛。
  
  「看樣子是可以了。」
  
  「謝謝你了,慶。」
  
  「沒什麼,但是可以請您以後不要再這樣玩了嗎?」
  
  「唉呀呀~這是工作樂趣、工作樂趣!」
  
  壞人!壞趣味!惡劣!
  
  「漾漾看的見喵喵嗎?」我感覺到喵喵拉著我的手。
  
  我勉強睜開眼睛,看見一雙綠色的眼睛,「嗯、可以。」
  
  「太好了,漾漾。」
  
  我轉頭一看,露出微笑,「千冬歲!」
  
  「漾漾,我們一起去吃飯糰慶祝…」
  
  「萊恩…」我看著那開著小花的背景,默默感到無言了。
  
  然後我仰頭看著那張我這輩子都要在一起的臉,「冰炎~」
  
  「笑的很蠢的樣子。」撇撇嘴。
  
  就是想笑嘛!
  
  「咳、不好意思打斷你們的含情脈脈,既然如此,容我順便請問一下在場的各位,都是非對方不可嗎?」
  
  大家用力點頭。
  
  「萊恩很好。」
  
  「歲就好。」
  
  「這隻小精靈不錯…」
  
  「那就請各位千萬要好好珍惜。」他鞠了個躬,腳跟敲了一下桌面,一個傳送陣出現,「那就敬祝各位有個美好的未來。」光芒一閃,他就消失了。
  
  「嗯、希望我們不會再見。」一個頭髮很長很長,長到拖在桌上拖了很長很長還拖不完,穿著醫療部門的衣服的小精靈說,然後對著我們點點頭後就踏進傳送陣裡。
  
  
  * * *
  
  
  「褚。」
  
  嗯?我攤在窗台上曬太陽。
  
  「你是蜥蜴嗎?」冰炎露出很奇妙的表情,「只有蜥蜴和變溫動物需要曬太陽。」
  
  蜥蜴?我不是,我只是喜歡曬太陽啊……攤在窗台上滾來滾去。
  
  「褚。」
  
  嗯?我微微偏頭看著冰炎。
  
  「……」紅紅的眼睛盯著我看很久,然後又垂下眼睛看書,「沒事。」
  
  你很奇怪,一直叫我,又不說叫我要幹麻。我滾到他手肘邊,伸手拉住他的衣袖。
  
  「怎樣?」
  
  我要睡覺。
  
  「嗯。」伸手在窗台上敲了敲,一個小法陣出現,我的小床跑出來。
  
  冰炎謝謝!我窩上床,喜孜孜的道謝,冰炎淡淡應了一聲後就垂眼繼續看書。
  
  書頁唰唰唰的又翻了幾面,我微微睜眼,扯了扯他的袖子。
  
  「怎樣?」紅眼瞄了我一眼。
  
  我要揉揉臉,沒有揉揉睡不著。
  
  「囉唆。」指尖輕輕的揉上我的臉,「睡個覺還要求那麼多。」
  
  嗯,睡覺安。
  
  
  
  
  TBC
  
  
  * * *
  
  
  我的天啊!(尖叫)
  已經進展到這裡了,我已經要瘋掉了!(癱)
  
  
  感謝鑑閱……(聲音飄忽)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鞠躬)
  (PS:先偷偷說,「漾漾加油」快要結束了喔!←因為覺得再拖下去就會變成遙遙無期的大坑,所以決定速戰速決!)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