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又開始變的很跳了。
  (我經失去吐槽的力氣了……(遠))
  
  
  ※RRR級警告!※
  ※漾漾懷春少女化有。(靠!)※
  
  
  
  
  * * *
  
  
  「漾漾有想過『冰炎』對你而言是怎樣的存在嗎?」千冬歲看著我問。
  
  「嗯?什麼意思?」不是主人嗎?
  
  「除了主人之外。」千冬歲推推眼鏡說,「除了『主人』之外,漾漾有想過你是怎麼看待冰炎的嗎?」
  
  「冰炎很重要,不是嗎?」
  
  「以『主人』的身份來說的話,夠了。」千冬歲垂下頭,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他聲音中那不容忽視的某種強烈感情緊緊抓住我的心臟,「但,以『冰炎』來說,只是『重要』是不夠的。」
  
  我傻愣愣的看著千冬歲。
  
  「漾漾,我發現對我來說夏碎已經不只是『夏碎』了。」千冬歲拿下眼鏡,直勾勾的看著我,「已經不只是『夏碎』了。」
  
  我看著他那雙蘊藏著莫名情緒的黑眸,偶爾,我也會在冰炎眼中看見這種東西。
  
  所以,在冰炎眼中,我也不只是「褚冥漾」?
  
  「是比重要還重要,是比喜歡還喜歡,是什麼都比不上的存在。如果只有一輩子,就只有這個人可以。」千冬歲看著我,「漾漾有這種覺悟嗎?」
  
  
  * * *
  
  
  我放空腦袋攤在窗台上,從早上聽千冬歲說那些話到現在,我還是想不出來,為什麼只是「重要」是不夠的?
  
  我翻了個身。
  
  那麼「比重要更重要、比喜歡更喜歡」那是怎麼樣的感覺?如果冰炎不只是「冰炎」,那冰炎會是什麼樣的存在?
  
  我要有什麼樣的覺悟?用一輩子不夠嗎?
  
  我改成趴在自己的手上,偏頭看著乾淨貧脊的房間,冰炎去出任務了,所以我一個人看家。
  
  比重要還重要是怎樣的感覺呢?
  
  我滾滾滾,滾到窗台邊緣,看著冰炎放在窗台邊的椅子,上面還放了一本還沒看完的磚塊書。
  
  「冰炎……不在家……」
  
  空蕩蕩的。
  
  其實就像平常一樣啊,但是千冬歲說了那些話之後,好像變的空蕩蕩的了。
  
  如果只有一輩子,就只有這個人可以。
  
  只有冰炎才可以,本來就只有冰炎才可以啊,一直都只有冰炎才可以,因為是冰炎,所以才可以…?
  
  對千冬歲來說,夏碎已經不只是夏碎了,那是不是喵喵、萊恩、歐蘿妲和五色雞也一樣?
  
  我想不懂。
  
  坐起身,我跳下窗台,變大,走到床邊,伸手在枕頭底下摸索。
  
  「找到了!」摸出一束結成辮子的柔滑銀髮,這是冰炎出完某次長期任務,發現我沒有他陪就睡不好,嚴重失眠到住進醫療班,所以就割下一束頭髮給我抱著睡。
  
  有了他的頭髮我睡的比較好了,但是還是……
  
  我低頭看著整潔的床面。
  
  
  
  『這樣就可以了吧?』他拿一條繩子隨意綁住那束銀髮,遞給我。
  
  『!』我傻住了。
  
  『不要裝出一副蠢臉。』冰炎把頭髮塞進我懷裡,『我可不想下次出完任務又要到醫療班把你領回來!現在、睡覺!』
  
  
  
  不夠。
  
  只是頭髮是不夠的。
  
  所以、要找到什麼來代替頭髮呢?
  
  
  * * *
  
  
  「褚。」
  
  我瞪大眼睛,看見白花花的天花板,好像是、醫療班的樣子…我不是在睡覺嗎?不會又被綁架了吧?
  
  「褚、你在亂想什麼?」
  
  我再次瞪大眼睛,轉頭。
  
  「褚、你到底在幹麻?」
  
  冰炎…?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接到千冬歲的通知,他說你好幾天沒有去紫館找他,一回去就看到你像是睡豬一樣睡死在床上。」
  
  好幾天?
  
  「三天。」
  
  欸?這麼久?
  
  「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了?
  
  「睡這麼久是身體怎麼了嗎?」
  
  沒有啊、我很好啊,我有吃飯有睡覺有看書有做功課有去找千冬歲……
  
  比重要更重要……
  
  我腦中一片空白。
  
  比重要更重要……
  
  「褚?」
  
  比重要更重要……
  
  「比重要更重要……冰炎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如果是冰炎一定知道。
  
  「……」紅紅的眼睛看著我,「褚、千冬歲跟你說了什麼嗎?」
  
  「……」比重要還重要、比喜歡還喜歡、不只是夏碎…
  
  如果只有一輩子,就只有這個人可以。
  
  「那你懂嗎?」冰炎用一種很正經的表情,漂亮的紅色的眼睛中,有種跟那天的千冬歲一樣的感覺,但是又不一樣,那是什麼呢?
  
  「不懂也沒關係。」冰炎突然說話害我嚇一跳,「我們的時間還有很長,所以現在還不懂也沒關係。」
  
  可是,千冬歲說不懂就要搞懂,冰炎也常常說不懂弄懂就好啊!
  
  「這種事情是不一樣的。」冰炎揉揉我的頭說。
  
  但是我覺得,如果我現在不弄懂,就一輩子都搞不懂了,這樣會…害冰炎受傷的。
  
  
  *t* *
  
  
  我趁著夏碎跟冰炎又去出任務的時候,跑到紫館向千冬歲請教。
  
  「千冬歲可以跟我多說一點嗎?」
  
  「漾漾知道自己對冰炎的感覺嗎?」千冬歲取出茶具,熟練的開始泡茶。
  
  「嗯、我有想過。」把這兩年多來的相處都想過,但是有點不了解。
  
  我看著千冬歲泡茶,一邊看一邊想著,沒有說話。
  
  「那麼,是怎麼樣的感覺呢?」千冬歲遞給我一杯茶,我伸手接過,看著那緩緩旋繞小漩渦。
  
  「看不到的時候會覺得寂寞,因為寂寞所以睡不好,每次進醫療班,提爾老師都叫我不要熬夜複習,可是其實那是因為我睡不著,所以才起床看書。」
  
  「那叫做『思念』。」千冬歲把一盤蛋糕端到我面前。
  
  「思念…?」原來這叫做「思念」?
  
  「嗯。」千冬歲沒有催我繼續講。
  
  我一邊吃著蛋糕一邊想。
  
  「蛋糕明明很好吃,但是一想到沒有冰炎,覺得好像沒有很好吃。而且,第一個,想當第一個分享的人,吃到蛋糕會想第一個分給冰炎,覺得不高興的時候會想去找冰炎,不懂的時候會去找冰炎,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第一個給冰炎看。」
  
  「和冰炎在一起會覺得快樂,被冰炎罵的時候會覺得難過,跟冰炎和好之後覺得開心,看不見冰炎會覺得空蕩蕩的,跟冰炎見面會覺得高興,聽到一輩子不會跟冰炎分開會覺得好高興好高興……這些是什麼?」
  
  「因為只能是冰炎,不能是其他人,如果今天換成其他人,感覺就不一樣了,對吧?」
  
  「而且,看見他受傷會難過,陪在他身邊很快樂,要分開會傷心,就算什麼都不做,只要在一起就會感到……感到、那個叫做…」我努力想著一個詞,「啊、滿足。」
  
  「漾漾、你知道嗎?」千冬歲摘下眼鏡,眼睛笑的彎彎的,「那樣就已經不只是『冰炎』了,是比重要還重要,是比喜歡還喜歡,是什麼都比不上的存在。如果只有一輩子,就只有這個人可以。」
  
  我眼睛瞪的大大的。
  
  「不只是小精靈對主人的喜歡,還有更多更多『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
  
  後來千冬歲說了什麼我都不記得了,因為我的腦袋已經一片空白,只能不斷想著:「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褚冥漾喜歡冰炎的喜歡…………」
  
  如果只有一輩子,只有這個人可以。
  
  
  * * *
  
  
  我覺得好像一瞬間被人拿開眼前的面紗,一下子看清太多事,讓我很吃不消。
  
  我整個人縮在被子裡,把臉用被子悶住,到現在臉還一直在發燙,對於下午千冬歲說的話,我理解了。
  
  但是這樣反而有點糟糕…我探出頭,看著懷裡的那條髮辮。
  
  「冰炎……」深深的嘆息,「我很想你……」
  
  跟以往的「我很想你」不一樣。
  
  
  
  
  TBC
  
  
  * * *
  
  
  啊我果然是壞心腸的人,又停在很微妙的地方了。(歐)
  是說劇情真的好跳tone啊!(巴)
  話說只要劇情變的這麼跳tone+懷春,就表示「漾漾加油」快要結束了!
  
  
  感謝鑑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鞠躬)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