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糟糕……花園果然有很多梗可以寫…(歐)
  
  
  
  
  * * *
  
  
  「褚、起床了!」褚冥漾感覺被推了推,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翻個身,對上一雙紅眼。
  
  「冰炎……早安。」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坐起身,伸手碰了碰花蕊,「花花、早安。」
  
  冰炎滿意一笑,好不容易晉升為褚冥漾心中的第一名,要他不高興也難!
  
  想當初,這朵小笨花剛住進Atlantis的前幾個禮拜,總是對他視若無睹,滿心滿眼只有他的牽牛花,一早起床,每每直接忽視叫他起床的自己,都先伸出那小手摸摸花蕊道早安,完全把他晾在一邊,總是等到要出門之後才發現他擋在門口,才用小不拉雞又怯生生的聲音跟他道早安。
  
  很令他火大!
  
  幹麻?他有這麼恐怖嗎?會吃掉他嗎?而且他居然比不上一朵笨花!紅眼越想越氣,用力的瞪著他,瞪的他眼眶開始泛出水光。
  
  「哭什麼?不准哭!」惡聲惡氣的吼著。
  
  「好兇……」迫於惡勢力,揉著眼睛想把淚水揉掉。
  
  「哼!走了!」粗魯的拉住他軟綿綿的小手,帶他到早餐屋吃早餐。
  
  「冰炎又嚇哭褚了啊?」夏碎蘭花微笑著,牽著小牽牛花坐下後,摸摸他的頭,「乖乖、不要怕冰炎,他不是壞花喔。」
  
  「他…他都…好兇…」微微哽咽的說。
  
  「誰叫他每次都直接忽視我!」冰炎玫瑰非常有魄力的瞪他一眼,「如果哪天早上他不要忽略我,我就不會這麼兇!」
  
  「嗚……」被那雙紅眼一瞪,淚水抑制不住的奔流而出,「嗚嗚、他一直瞪我…」
  
  眾精靈看見這幕,終於了解為什麼全花園裡只有冰炎玫瑰對這朵可愛的小牽牛花這麼兇了!
  
  因、為、他、在、吃、醋!眾精靈同時想著。
  
  後來,每位花精靈總會有意無意的灌輸他一些冰炎的好,讓他不要那麼怕冰炎,然後再耳提面命不厭其煩的跟他說:「要第一個跟叫他起床的人打招呼!」云云的洗腦話語,於是,褚冥漾小牽牛花在經過兩個禮拜之後,某天起床,看見冰炎的紅眼,在模糊之際,腦海中響起一句話:「要跟第一個看到的人打招呼!」然後就用軟嫩清亮的聲音說:「冰炎玫瑰早安…」
  
  那一整天,冰炎玫瑰的心情都很好。
  
  於是,自此以後,褚冥漾的習慣改了,早上第一個要先跟冰炎說早安,然後才可以跟花花說早安。
  
  
  
  冰炎一早就起床仰靠在花床上,一邊看書一邊等著隔壁那朵小笨花開。
  
  眼角瞄見那水藍色的小小花苞微微顫動一下,花瓣漸漸舒展開來,放下厚重的書磚,滿意的勾著唇角,飛到牽牛花前一看,那個小笨蛋精靈果然還在睡,冰炎毫不客氣的踏進別人家裡,伸手推了推那蜷縮著的小小背影。
  
  「褚、起床了!」
  
  那小小的身影縮了縮,然後翻過身,睜開迷濛的黑眸,看見眼前的人之後,嘴角露出一抹軟軟的笑,冰炎就是在等這一刻,那全然無防備的可愛模樣。
  
  「冰炎……早安。」軟嫩的嗓音也只給他聽到。
  
  看他伸手摸了摸花蕊也道了聲早安,嘖、看在他這麼可愛的樣子只給他看到的份上,就不要跟這朵笨花計較了。
  
  看他伸了個懶腰、揉揉眼睛,差不多清醒了之後。
  
  「走了。」冰炎伸出手,等他將小手放上來。
  
  「喔!」小手搭上那隻手,借力使力的讓自己站起身,「冰炎謝謝你又叫我起床。」說完還露出一個友好的可愛笑容。
  
  「嗯。」冰炎背過身的那瞬間,褚冥漾似乎看見冰炎露出一抹開心的笑,揉了揉眼睛。
  
  「怎麼了?」冰炎回頭看著他,依然是平常那冷漠的面孔。
  
  「沒有,眼睛還花花的。」一邊牽握著那隻手,一邊揉著眼睛說。
  
  「喔。」轉過身的瞬間露出一抹惡作劇般的笑容。
  
  帶著小笨花到早餐屋吃早餐,是冰炎玫瑰的任務,玫瑰的心情好不好端看那天褚冥漾牽牛花有沒有好好打招呼。
  
  
  
  
  END
  
  
  * * *
  
  
  唉呀、又是坑嗎?(毆打)
  我先說喔,不定期更新!!不是催就可以生的出來的喔!(用力強調)
  
  
  最後,感謝鑑閱!謝謝!
  麻煩,錯字、語法、不合理也請多多糾正!(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