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我跟學長閒來無事,穿著大衣在台中寒冷的街頭走逛,看見一台捐血巴士停靠在路邊。
  
  學長、我們去捐血好不好?我眼巴巴的看著那台冷清的巴士。
  
  「你昨天不是熬夜打電動?」學長偽裝過的黑眸看了我一眼。
  
  微微縮了下肩膀,你都知道啦…我明明是戴耳機也盡量不發出聲音了啊…
  
  「腦殘是藏不住的!總之你今天別想捐!」學長揪著我的衣領,把我拖離那台捐血巴士。
  
  可是我好想捐…看著那台巴士離我越來越遠,我覺得好不甘心。
  
  「明天還可以捐,又不差今天!」學長順手巴了我一下。
  
  那明天學長要跟我一起來嗎?我抱著疼痛的後腦,不帶太多期望的問,畢竟黑袍是很忙的!
  
  「廢話!」正當我感動想抱上去的時候,學長兜頭一句澆熄我的感動,「要不然你昏倒誰來領你回去?你想叫巡司來領你嗎?」
  
  不敢!搞不好老姐會直接讓我躺進醫院太平間!學長大人感謝您明天犧牲時間陪小的來捐血!
  
  「哼!」
  
  
  * * *
  
  
  我精神飽滿的坐在沙發上等學長,為了捐血我睡滿了十個小時,比要求的八個小時還多,而且早餐也都有吃,也確定沒有喝咖啡沒有感冒,身強體健,興高采烈的要去捐血了!
  
  「褚,不要一大早就亂腦殘!」盥洗出來的學長瞪過來,然後,毫不避諱的在我面前脫衣服,我微微撇過臉,「有什麼好躲的?」
  
  「這是禮貌!」我硬掰了一句。
  
  「嘖、不好意思就不好意思誰會笑你?」換上我前幾天送的黑色毛衣和牛仔褲,拎起披在沙發上的大衣,拉起我。
  
  不然還有誰?!我瞪著學長,為了「看不看」這件事我已經被笑過很多次了!
  
  「怎麼晚上關燈鎖門後你就敢看?」手一揮,傳送陣出現,拉著我踏進去,白光閃了一下,就到了昨天捐血車附近。
  
  學長你壞掉了嗎?我滿臉黑線的看著黑髮黑眸的學長,他笑的很惡意,我被整的很囧。
  
  「你才殘了!」順手用力一巴,「走了!」
  
  踏上捐血車前填了一張捐血卡,依然冷冷清清的沒有人,我輕敲了下玻璃,裡頭的護士接過我的資料卡和身分證,在電腦上敲敲打打了一下後,叫我到另一邊的小隔間去,裡頭有一位年長的護士。
  
  「妳好。」
  
  「你好。」她露出溫和的笑容,「簡單問一些問題,有沒有感冒?」
  
  「沒有。」
  
  「最近一年出國?」
  
  「沒有。」
  
  陸陸續續問了一些紋眉刺青傳染病性病的問題後,迅速不間斷的問答問的我腦筋轉不過來。
  
  「你有多重性伴侶嗎?」護士問的很自然。
  
  「…沒有。」我囧!我看起來很像是會有多重X伴侶的人嗎?
  
  「那,最後一個問題,外面那個漂亮男生是你的誰?」她最後一個問題把我問倒了。
  
  「咦?」我微微愣了一下,低下頭,小聲的回答,「…學長。」有點臉紅。
  
  「只是學長嗎?」年長護士驚奇的問,「我還以為你們是情侶!感覺上啦!」看出我的疑惑,她補上一句,然後笑瞇瞇的把捐血卡交給我,「好啦、去隔壁量一下血壓血紅素的量吧小朋友!」
  
  我紅著臉拿著資料卡到隔壁間,裡頭是剛剛那位敲電腦的護士。
  
  「嗨!坐下啊!把手伸出來好嗎?」她拿著充氣帶說。
  
  「喔!」我趕緊坐下伸出右手讓她幫我量血壓。
  
  「好!請問你要扎哪隻手指呢?」護士拿著採血針笑笑的問。
  
  「呃、那就這隻好了…」我伸出左手無名指,她拿採血針刺了一下,一瞬間的刺痛讓我嚇了一跳。
  
  她拿滴管取了一滴血,滴進旁邊一罐奇怪的藍色液體裡,我看著我的血滴緩緩下沉,那種顏色很像通馬桶的通樂,一瞬間我覺得我的血會被腐蝕掉!難道這就是在火星學校待太久的後遺症嗎?覺得任何不明液體都具有奇怪的腐蝕性?!
  
  「好了!資料卡給我,請你進去簾子後面吧!」
  
  「喔!」我傻傻的壓著棉花棒止血,一連串果決俐落的程序,讓我的腦袋有點過熱的感覺。
  
  
  
  拉開簾子,看見學長坐在休息椅上,喝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蜜豆奶。
  
  「學長?你在這裡幹麻?」我一邊問一邊坐在捐血椅上,伸出手讓她找血管扎針。
  
  「護士看我在外面等會冷就叫我進來。」
  
  「……」我怎麼覺得是因為護士看你長的帥所以才把你叫進來啊?真不公平!
  
  「囉唆!顧好你自己!護士要下針了!」
  
  「咦?哇啊啊──」我轉頭一看正好看見護士拿著針頭往我血管扎下去。
  
  「好了~現在緩緩的握拳再鬆開,讓血液可以順利流進去袋子裡~」她笑瞇瞇的說,無視我痛苦的表情。
  
  痛、會痛啊───我眼眶含淚,看著被紗布蓋住的地方,手一邊緩緩的鬆握鬆握。
  
  「怕痛還來捐血幹麻?」
  
  這跟那是兩回事!而且會看到那種畫面還不是你害的!我瞪著學長。
  
  「嗤!」學長交疊雙腿環胸著我。
  
  「你也要捐嗎?」護士突然轉頭問學長。
  
  「他不能捐!」一個精靈捐血給人類?我想都沒想就開口拒絕,「……他、他貧血!」脹紅了臉,眼角瞄見學長瞇著眼,笑了。
  
  「貧血啊~真可惜~」護士看看我又看看學長,「欸、你們是情侶嗎?」
  
  學長掛著不懷好意的笑看著我,擺明要我回答。
  
  「不、不……是的…」我結結巴巴的說。
  
  「不是?」
  
  「………是啦…」含含糊糊的說,最好沒聽到然後當做不是!
  
  「你們是情侶啊!?難怪!你們感覺上就是!」
  
  「哈哈哈……」我乾笑。
  
  過了一會兒,她把針頭拔出來,蓋上紗布棉花,然後用彈性繃帶纏好,「緊緊壓住傷口半小時,沒有流血之後才可以拆掉喔~來、這個給你,然後這個給你學長!反正也沒什麼人來。」
  
  「好!」我緊壓著紗布,伸手要接過點心時,學長把兩份都接過去了。
  
  護士看了,曖昧的笑了笑,「三個月之後才能再捐喔~」
  
  「喔…」我含糊的應聲,臉紅爆了。
  
  為什麼捐個血也會變成這樣啊!?我無語問蒼天。
  
  「少白癡!」無視於算是半個病人(?)的我,用力的往我後腦巴下去,拉著我的手拐到小巷子,腳踢了一下,傳送陣出來,迅速一跨,回到學長「乾淨的」房間。
  
  這麼急幹麻?學長你臨時有任務嗎?還是你想上廁所?肚子很餓嗎?也是啦、都不吃早餐的人,肚子當然容易餓啦!
  
  「少廢話!」學長把我推到沙發上坐下,把剛剛贈送的牛奶遞到我面前,「喝掉!」
  
  咦?學長你怎麼了啊?好像有點怪怪的…我含著吸管,用力的吸了幾口,是說怎麼回事啊?我突然覺得好渴…沒幾下就把牛奶喝完了。
  
  「喝完。」學長再倒了一杯溫開水塞到我手上。
  
  大口喝完之後,我吐了口氣,「呼……欸?!」學長捏著我的下巴,抬高我的臉。
  
  「怎、怎麼了啊?學長你真的怪怪的欸!」
  
  學長不說話,紅眼盯著我的臉看,過了很久,才冷冷的說:「難看死了。」
  
  「什麼?」
  
  「臉色。」
  
  「嗄?」我愣著,過了好一會兒,才領悟到學長在說什麼,學長詭異的行徑都有了解釋,「這是正常的啊!」
  
  「廢話!我知道!」學長坐到我旁邊,摟著我,「看不慣不行嗎?」口氣很兇惡。
  
  我輕輕笑了起來。
  
  「哼、笑什麼?」
  
  這樣的學長其實很可愛啊!我一時心直「腦」快,忍不住脫「腦」而出。
  
  「可愛?」語氣陰側側的。
  
  不好意思我腦誤!請學長大人有大量體諒我現在頭昏眼花神智不清,不要跟病人計較了!我閉上眼裝死。
  
  「……」學長沒說話,也沒巴我。
  
  我睜眼,「怎麼不說話?我還以為學長你會打我!」
  
  「你很欠打就是了!明天你就等著被我打!」學長一邊威脅一邊溫柔的摟著我,讓我可以靠著他。
  
  學長你說的話跟你在做的事很不搭喔!我難得起了小小的惡作劇之心。
  
  「褚!乖、乖、睡、覺!」學長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好好好,你不要打我,我睡覺就是了!是說、還真的有點累…我打了個哈欠,窩在學長懷裡,慢慢的睡著了。
  
  
  
  冰炎視角。
  
  看著懷裡小學弟有點蒼白的臉色,不悅的皺眉,指尖摸上那柔軟略白的唇,然後低頭覆上,輕輕舔咬了幾下,讓他的唇添上一點紅潤。
  
  「好多了…」
  
  「褚…」冰炎附在他耳邊,「下次不准再去捐血。」不肯正面承認自己不喜歡看見臉色蒼白的他,只能用這種彆扭的方式告訴他。
  
  
  
  
  END
  
  
  * * *
  
  
  捐血、我好想捐血喔~~可是不行,因為我感冒了~~(滿地滾)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麻煩請幫忙糾正錯字、語法、不合理吧!謝謝囉~(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影
  • 那個啊……
    我記得捐血的注意事項裡啊……
    好像有一條是“有男性間性行為”不可以捐欸……

    他們兩個尼馬就不可能只是牽牽小手之類阿阿阿><
  • 嗯,好像有性行為也不可捐的樣子←
    可是他們很純情啊你在想什麼糟糕的事啊ry

    布丁控 於 2013/02/22 13:35 回覆

  • 夜影
  • ((掩面

    我覺得學長一整個就像迅速拖上床吃乾抹淨宣~~~示主權的人
  • (只好拍拍

    布丁控 於 2013/03/12 19:06 回覆

  • 楠
  • 捐血啊…好羨慕哦~
    我天生缺鐵性貧血不能捐(哀桑
    第一次不知道,開開心心跑上車被刺了一針(檢驗)後踢下車...(哭)
    地二次學乖了,上車前吃了很多菠菜睡的飽飽的上車,依然被刺了一針後踢下車(默)
    所以超羨慕可以捐血的人哦哦哦(咬手帕
  • (拍拍)
    要好好養身體啊ˊwˋ

    布丁控 於 2016/07/13 00: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