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15位皆為受!小心被雷!
  NO1褚冥漾
  NO2冰炎
  NO3藥師寺夏碎
  NO4雪野千冬歲
  NO5安因
  NO6賽塔
  NO7阿斯利安
  NO8帝
  NO9白陵然
  NO10伊多
  NO11雅多
  NO12雷多
  NO13蘭德爾
  NO14休狄
  NO15瑜縭
  不曉得會不會有隱藏的16、17姬?(遠)
  
    
  
  * * *
  
  
  微微的撇開頭,瞄了走神的褚冥漾一眼,休狄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
  
  「本王子怎麼可能紆尊降貴的跟你們這群低賤的人平起平坐?更何況裡頭還有一名低賤的妖師!」一說完,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所有人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冰冷尖銳的怒氣正從傘的身上散發出來,恍神中的褚冥漾也感覺到了。
  
  「在這間學院裡,種族無貴賤之分,休狄,請你注意你的態度。」傘的銀眸冷冷的看著休狄難看的臉色。
  
  一旁的蘭德爾有點嘲諷的彎了彎嘴角,微微露出尖牙,像是在說:「你輸的真是難看!」
  
  休狄淡藍色的雙眸燃燒著怒火,雙唇用力抿著,緊繃著一張臉,平時已經難看的臉色此時更是添上幾分陰鷙。
  
  褚冥漾皺眉,感到很不舒服,被罵的莫名其妙,雖然平常摔倒王子就常常針對低賤的他做出攻擊性的言論,但是現在剛睡醒頭還有點昏腦脹不說,更重要的是,他還在吸收消化自己的心情跟想法,又遇上這講話不留一絲口德的番王子,就算是膽小、不愛惹事的他也感到一陣光火。
  
  但是,火大歸火大,他可還沒那麼找死,去跟一個明顯就是想幹掉自己的黑袍嗆聲對罵,他可不是五色雞有能力亂嗆聲,嗆完打不贏還可以跑給人家追!既然低賤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難不成還要先給你拜三次你才要走嗎?再不走小心我用言靈詛咒你走不掉,等下就真的要留下來在這裡染上低賤的氣息了啊王子殿子!
  
  一字不漏的聽完他心聲的冰炎瞟了他一眼,嘴角微抽了下,好像要說什麼,但是又忍住了。
  
  傘收斂了怒氣,又恢復成平靜無波的樣子,像是剛剛的發火全是幻覺般。
  
  銀眸淡漠的看著休狄,休狄不爽的甩了甩黑袍衣襬,淡藍色的眼眸中迅速閃過一絲不知所措,傘若無其事的移開視線,語氣又恢復平常:「休狄,不坐嗎?」
  
  休狄全身僵硬,惡狠狠的瞪了傘……懷裡的褚冥漾一眼,褚冥漾抖了一下,視線轉向一邊,看見蘭德爾正掛著有點令他發毛微笑看著他,褚冥漾馬上轉開視線,盯著地上的榻榻米,認真的研究起上面的紋路。
  
  沒想到摔倒王子居然沒有甩門就走……董事的壓力果然比較大?是說,怎麼感覺言靈用在摔倒王子身上特別準?難不成言靈真的會挑人發作嗎?
  
  休狄不情願的坐下,雖然坐著,但那樣子依然傲氣的要命,令人看了很想一腳踢翻他。
  
  氣氛像是凝結一樣,所有人都靜靜的不講話,像是在比禪定的功力一樣,褚冥漾被這氣氛弄得有點不自在,有點窘迫的搔搔臉。
  
  從剛剛到現在觀察摔倒王子的反應也有一陣子了,褚冥漾有點遲鈍的發現摔倒王子的態度有點奇妙,明明就巴不得趕快離開他們這些賤民,卻又委屈自己待在這低下的房間……啊對不起啊夏碎學長,我不是故意要說你的房間低下的啊!你的氣質絕對比這個笨蛋王子還要高雅啊啊啊────
  
  不對離題了,根據從剛才到現在的觀察,結論就是:摔倒王子百分之百對傘董事有非分之想!
  
  冰炎冷哼了一聲,紅眼有點鄙視的睨了他一眼,像是在說「你現在才知道」的樣子,褚冥漾默默的摸了摸鼻子,心裡想著:『對不起我就是這麼遲鈍啊!』
  
  傘輕輕的晃了晃懷裡的褚冥漾,褚冥漾不解的搔搔臉,有點不懂傘要表達的意思,微微仰起頭看著傘,那雙銀眸靜靜的凝視著自己,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大概了解傘的意思了。
  
  「剛剛……瑜縭在夢裡跟我說了很多。」褚冥漾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的開口,還緊張的不小心咬到舌頭,要在這麼多人面前老實的說出自己的感覺真的很尷尬。
  
  「他說我根本是夾著、呃,在逃避,不敢面對現實,還怕爭……爭寵會輸……」褚冥漾苦哈哈的笑了幾聲,撓了撓臉說道:「雖然他講話很不留情,但是,也幸好有他,讓我能解開那團亂七八糟的糾結思緒,我,就算傘董事身邊還有其他人,我也不會離開的……就是這樣。」最後一句真的是很破壞氣氛,不過,很像是褚冥漾會講的話,又笨又固執。
  
  冰炎輕哼了聲,沒有說什麼,有時候他這個學弟真的很呆,沒有想過幫助自己的人也可能會是敵人,不過,現在的他還不知道瑜縭正在無殿休養,以後多的是機會再見面,至於為什麼會是在無殿休養……啐,還不是因為同樣的原因。
  
  夏碎微笑的輕輕倚靠著傘,很高興這學弟終於想通了,從那糾結的思緒中找回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和心情,雖然過程不愉快,但是,結果總算讓人鬆了口氣,現在就只剩下……
  
  夏碎泛著笑意的紫眸看著對面咬牙切齒的休狄,嘴角的弧度劃的更大,難得看見這性格高傲的王子這麼忍氣吞聲,委屈自己坐在他稱之為低賤種族的人群裡,額際冒出不少青筋,卻又死命的按耐著自己的脾氣,不得不說,這畫面其實非常有趣。
  
  再看看一旁的蘭德爾那得意的笑容和挑釁的眼神,夏碎多少也猜到這兩位黑袍間有了什麼過節,只能說,能看見這難得一見的畫面,他覺得就算房間被那驕傲的王子鄙視嫌棄也值得了!
  
  夏碎笑瞇瞇的看著休狄一邊咬牙瞪著自己一邊瞇眼環視四周,然後露出不屑又厭惡的表情,心裡有點惡劣的想著。
  
  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小聲的說:「對不起,之前是我……明明知道這種事不能怪學長,但是還是一直……嗯,鑽牛角尖,還給帝添了麻煩……」露出有點靦腆的苦笑,冰炎挑眉,沒說話,夏碎掛著微笑輕輕的拍了拍褚冥漾的頭,讓褚冥漾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他知道受到自己的情緒影響最大的就是冰炎跟夏碎,因為他們兩個是首當其衝的人,就是因為知道他們跟傘董事之間的事,自己才會開始思考,把過去那些美好的畫面再翻出來仔細檢視,才發現是自己疏漏掉了許多小細節,為此,他感到非常對不起學長,其實根本是自己阻擋了學長的戀情,如果沒有自己、沒有當初鬼王塚那件事的話,學長最後是可以跟傘董事在一起的,自己也不會跟傘董事有任何交集……
  
  會感到這麼崩潰有大部分原因是因為不敢相信除了自己之外,傘還接受了其他人,那人還是自己最熟悉的學長,接著夏碎學長的事也讓他很不知所措,少部分原因是因為對學長感到某種羞恥和愧疚,所以他不顧一切的逃開了……
  
  褚冥漾輕輕的嘆口氣,更往傘的懷裡縮,傘也跟著收攏手臂,抱著這容易胡思亂想的少年,垂著冷淡的銀眸,看著褚冥漾若有所思的臉,知道他正在整理思緒,也不吵他,靜靜的任由他將紊亂的心情重新整理過。
  
  其實他已經做好準備了,就算褚冥漾逃開了,他還是會去把人抓回來的,因為他不會放手,不管是誰,他絕對都不放手。
  
  看著眼前溫馨而寧靜的氣氛,休狄感到一肚子火,憑什麼那低賤的種族可以得到傘董事的關愛?更甚至蘭德爾那挑釁的神情和夏碎帶笑的表情,都在挑惹著他的神經,讓他的火氣不斷地上昇,已經快要壓不住了。
  
  況且,如果他答應了,他就必須跟一群低下的種族分享一個男人。
  
  分享!
  
  在他休狄.辛得森的字典裡,可沒有「分享」這種羞辱的字眼,要,他就要得到全部!
  
  而且,根據他手上的情報,傘董事的情人根本不只這些,另外還有剛剛多事的賽塔蘿林、安因、體弱多病的瞎眼管理人、那曾經搭檔過的……阿斯利安,據說還有友校那受詛咒的低賤水妖精和妖師的當家。
  
  這麼多的……惹人厭的蟲子,真是恨不得通通都炸死!但是,自己現在沒有那種資格。
  
  休狄握緊雙拳,惱怒的咬緊牙根。
  
  還沒被允許。
  
  這令人厭惡的詞,令他打從心裡感到痛恨的形容──還沒,因為自己不肯拉下身段,所以,造就了現在這個場面,連那平常驕傲的蘭德爾也清楚明白的表態了,傘董事也接受了,甚至還開口了,只要自己表明意願,絕對沒有不成功的道理。
  
  只是……
  
  休狄不甘心的瞇起淡藍色的雙眸,瞪著傘懷裡躺的舒適的褚冥漾和一旁笑的愉悅的夏碎。
  
  不過就是個妖師和雪野家的私生子,不名譽的出生和低下的種族,憑什麼,這種人也可以待在傘董事身邊?
  
  憑什麼?!
  
  休狄用力的瞪著褚冥漾,瞪的他全身惡寒,更往傘懷裡縮,他簡直被瞪的莫名其妙好不好!誰知道那腦筋頑固思緒有時比他還糾結的摔倒王子又想到了什麼要命的事!不過看樣子一定又是跟他低下的出生和賤辱的背景種族有關……
  
  怎麼這摔倒王子的想法比他還要更想不開啊?
  
  
  
  
  * * *
  
  
  好樂啊!小傘難得順產啊!(樂飄飄)
  衰倒王子真是個討人厭的可愛笨蛋!(大笑)
  一邊打一邊唾棄他但是又覺得他超好笑的!笨死了他!(哈哈哈)
  
  小月亮家的《灰姑娘》正在預購中請熱烈支持啊~
  →早晨的朦朧
  安安家的《斷絃》也是喔!
  →如果心能說話……
  感謝大家的鍵閱啊!(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