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冰炎學長出任務很多天了,雖然身體已經好了,但是也不能馬上就出任務吧?」千冬歲皺起眉說道,推了下眼鏡,語氣有點懊惱,看著好友自適自在的度過三天,一點都沒有憂心的樣子,只是偶爾會在捧著作業本沉思時對著身邊的空氣喊學長,說不想念是假的吧,只是對方太遲鈍而不自覺罷了。
  
  褚冥漾看著好友,不懂為何突然提到這個問題,思索了一下,微微瞪大的眼睛,哼哼哀哀幾聲後挑了一個委婉的說詞:「我想他們身體都很好了,醫療班也再三保證學長們絕對不會再出問題了不是嗎?」
  
  想到當初醫療班幾乎要跪下來求千冬歲把人帶走,褚冥漾不由得替他們掬了一把辛酸淚,老是被千冬歲威脅就算了,夏碎只不過輕輕的皺了下眉,千冬歲就強制把所有的醫療班成員召集過來,一天搞個兩三次也不覺得麻煩。
  
  褚冥漾看著千冬歲有點漠然的神情,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有點緊張的看著他,千冬歲輕輕的嘆口氣,他知道褚冥漾在暗示什麼,但是畢竟夏碎都已經康復了,甚至好的不能再好,他也不能再強求什麼了,雖然還是有點憂心,但是他現在擔心的不是那個。
  
  「不,我想你完全誤會了。」千冬歲低聲的呢喃著,看著褚冥漾有點困惑的臉,千冬歲沒再多說什麼,推了下眼鏡,看著喵喵開心的將餐盒端上桌,默默的開始吃午餐。
  
  褚冥漾根本沒搞清楚他要講的是什麼!
  
  千冬歲回想了一下剛剛的對話,想到出任務出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兄長,開始覺得擔憂,連帶著胃口也變小了,倒是對面的褚冥漾,胃口一點也沒受到影響,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愉快的在進食,忽略掉自家搭檔不斷想拿奇妙顏色的飯糰給褚冥漾嚐試之外,對方的胃口好的出奇。
  
  好到讓他有點無奈,所以說,傻人有傻福,無知的人活的比較快樂,當然,這是正面的稱讚,並不是在貶低好友。
  
  千冬歲推推眼鏡,緩慢的、優雅的進食,即使有點吃不下,為了一天所需的熱量著想,他還是要吃點東西。
  
  
  * * *
  
  
  褚冥漾知道好友千冬歲一直都很擔心夏碎學長的狀況,而且有變本加厲的傾向,但是他身為同學、身為學弟實在不好多說什麼,只要那對兄弟檔開心就好,雖然他一點都不覺得夏碎學長有那麼虛弱。
  
  想起上次夏碎學長帶著微笑把一個攻擊他的學生打到送進保健室躺了好幾天,從那天起,他就知道夏碎學長的身體狀況是好的不能再好!好到可以一邊微笑一邊痛毆別人還可以跟自己聊天!
  
  所以他真的覺得千冬歲不必這麼操心,老實說他覺得千冬歲好像老媽子一樣,拿著雞湯跟補品追在夏碎學長身後跑,不斷叮嚀他要喝要吃要多休息……
  
  褚冥漾瞬間把腦中的畫面甩掉,靜靜的吃著午餐,一邊微笑聽著喵喵講關於醫療班的事,然後想到那出任務中的強悍學長,有點、稍稍的分了神。
  
  自從出了醫療班之後,那強到變態的學長竟然以「進度落後一年,只好以實戰補起一切」為理由,接單了幾個簡單的任務,然後一點一滴的找回手感,不免也受了一點傷,看到對方傷口滴血,自己心裡也不好受,總是擔心會不會失血過多,下一秒又躺回床上又睡一年。
  
  其實不是很喜歡對方接任務,但是他也沒資格多說什麼,畢竟落後一年是事實,要完全迎頭趕上的最佳方法除了自習之外就是實戰,冰炎回歸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求把學校課程進度補上,然後等到任務禁令解除之後馬上就接了好幾個任務,這是對方對自己的砥礪,雖然對方的「實戰補強理論」聽起來很讓人心驚。
  
  褚冥漾了解,所以只是默默的看著對方出任務,然後在回來的時候,想辦法讓他吃下一點東西以及充足的睡眠,然後過幾天又見不到人影,自己還得膽顫心驚的聽著千冬歲發出怨念宣言,不過並不是常常要動到兩個人,所以有些時候只有冰炎一個人出去,然後自己又得一個人對著空蕩蕩的房間敲門。
  
  「漾漾。」千冬歲淡淡的開口叫道,把神遊中的友人拉回到現實。
  
  「嗯?」
  
  千冬歲難得露出猶豫的表情,輕皺了下眉之後說道:「漾漾,你知道學長出任務幾天了嗎?」
  
  怎麼回事?今天的千冬歲比平常固執許多,拼命的繞著這話題打轉,也是啦,一扯到夏碎學長,千冬歲比任何人都瘋狂……呃、投入,所以這表示……要死了!要是學長不趕快把夏碎學長帶回來他會不會就被心急的好友做掉?
  
  「呃嗯、三天?」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回答,這並不是那對搭檔接過最長的任務,之前也曾經有過兩三天看不到人的情況,雖然盥洗和作業請教上有點問題,但是還沒有影響到整個生活,頂多就是有點不習慣……只是,一扯到夏碎學長此事就非同小可,他可以理解千歲為什麼死咬著這話題不放,但是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逼問他?他什麼都不知道啊啊啊啊────
  
  「三天。」千冬歲的語氣突然變的有點危險,褚冥漾嚇的整個背脊發涼。
  
  拜託不要這樣啊同學我們好歹同窗三年了啊啊啊啊────
  
  一個複雜的傳送陣出現,一身疲憊的黑袍和面帶倦怠的紫袍從裡頭踏出來,千冬歲二話不說立刻迎上去,仔細觀察夏碎的情況,嘴裡低喃著一堆操心的話,真的越來越像媽媽了!
  
  冰炎坐到褚冥漾身邊,略帶殺氣的瞟了他一眼,示意他關緊他的腦袋,褚冥漾馬上將腦袋放空,看著千冬歲一臉嚴肅的要將某人送往醫療班,褚冥漾呆呆的看著那對兄弟檔對話著,過不到幾秒之後,兩人踏進傳送陣中白光一閃之後就不見了,想必目標是醫療班。
  
  「夏碎只是睡眠不足而已。」冰炎語氣有點倦怠,褚冥漾轉過頭,有點擔心的看著冰炎難看的臉色,皺了下眉。
  
  「學長反正你下午沒課,回黑館睡一下吧?」精神不太好的樣子。褚冥漾有點畏縮的說,伸手想護住後腦,很怕待會兒又被巴頭,明明只是關心一下,但是某人惱羞成怒就會巴他。
  
  「……」冰炎瞟了他一眼,沒有表示什麼,簡單的吃點東西過後,腳下展開一個傳送陣,淡淡的說:「我回黑館睡一下。」
  
  褚冥漾看著冰炎消失在傳送陣中,有點意外冰炎竟然沒有巴他。
  
  「漾漾,你心情很好喔?」喵喵眨著綠色的大眼睛問道。
  
  「嗯?」褚冥漾疑惑的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邊的女性友人。
  
  「因為漾漾的嘴角……變成這樣喔!」喵喵用手指撐住嘴角,拉出一個大大的弧度,有點口齒不清的說:「笑的很開心!」
  
  「啊?」哪有開心?看到某人這樣虐待身體,他就覺得心臟無力,要是又哪樣的話總不能再跑一次焰之谷和冰之牙族地吧?
  
  褚冥漾微微皺起眉,看著喵喵誇張的笑臉。
  
  「是因為學長吧?」喵喵歪著頭猜測道,然後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笑的非常燦爛又可愛。
  
  「咦?」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喵喵,不懂對方的笑容為什麼這麼燦爛,燦爛的讓他全身發毛,而且這跟學長回來有什麼關係?
  
  不過學長回來是比較好啦,至少借浴室的時候看到房間有人心情會比較好,要不然清冷的要命的房間讓他看了心情都好不起來,一直想到大戰之後的那段日子,再說,人在問問題也比較方便,這幾年太習慣學長在身邊了,最近幾天一回頭都找不到人問問題,實在有點不習慣。
  
  所以,還算是值得高興的?
  
  褚冥漾微微的笑了。
  
  
  
  
  END
  
  
  * * *
  
  
  其實某人完全沒發現自己已經變成望夫歸協會的一員了XD
  千冬歲絕對是會長!(靠)
  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向阿櫻
  • 可是、可是!
    鮮網那裏布丁你沒有回我留言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