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看著不遠處高挑纖細的美女,褚冥漾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只眼睛壞掉還兼腦袋壞去,只能睜大眼睛看著那位揉合一點東方典雅和西方豔情的美女,老被冰炎罵說沒什麼營養的腦袋浮現四個大字──風華絕代。
  
  要說的話,那美女的骨架雖然不算嬌小纖細,但是穠纖合度,身材挺拔高挑,渾身散發出一股傲氣,搭上一臉冷冰冰的微笑,看起來竟然有幾分的挑情。
  
  想到這裡,褚冥漾吞吞口水,不敢再多看一眼,低下頭猛扒飯。
  
  「你不多看一眼啊?特地找來的呢。」褚冥玥好心情的──或說有點惡意的──說道,那雙漂亮的黑眸睨著不遠處吸引所有人目光的美女,看著自家弟弟臉色發青,有點惡劣的輕笑兩聲。
  
  「拜託,姊妳別害我!」褚冥漾低喊,難得自家姊姊約自己出來吃飯已經夠讓他驚訝了,拜託就看在自己當陪客的份上別再這樣玩他了吧!他腦神經很纖細心臟也很貧弱啊!
  
  難怪難怪!難怪自家姊姊要約在這種高級酒店的餐廳吃飯!原來就是要自己看那種東西……不不不、那個人,還想說怎麼這麼好突然約出來吃高級大餐!根本是鴻門宴鴻門宴要殺人的鴻門宴啊啊啊────
  
  苦著臉吞下嘴裡的菜,低迷的心情破壞了自己的好食慾,要是他早知道的話,他絕對會先多吃幾口再抬頭……不!他乾脆就留在學院過假日就好幹麻答應姊姊的邀約?不、這樣也不對,不答應會死的更慘!既然橫豎都是死,那就多吃一點吧!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吃到這種大餐了,雖然很食不知味就是了……
  
  命苦的褚冥漾含淚吞下嘴裡的蔬菜羹,正要添第二碗時,旁邊的空椅被拉開,褚冥漾抬頭一看,手中的瓷調羹「咚」一聲掉進裝湯的瓷甕裡,他覺得他脆弱又禁不起摧殘的心靈也跟著那聲「咚」掉進了深淵裡。
  
  含著淚水的黑眸望向姊姊,微微搖頭,嘴唇微微張合著,希望姊姊發揮愛護弟弟的心理,把這個千金之軀的美女請走,但是褚冥玥只是淡笑著,沒有任何請人離開的動作,甚至慢條斯里的拿起調羹,幫美女裝了一碗蔬菜羹。
  
  天要亡他!再見了!他二十年來的衰人生活!
  
  褚冥漾低垂著頭,真的差點滴出兩滴淚水。
  
  「褚冥漾,你這樣很沒禮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很沒家教,還不跟人家打招呼?」
  
  他突然發現他們兩個這樣很像老鴇和小姐,是說,要介紹旗下的小姐給客人認識前好歹要先說一下花名藝名什麼東西的吧?等等!那他的藝名要叫啥鬼?難不成要叫漾兒嗎?靠靠靠靠靠────他幹麻在這裏自己想一堆讓自己雞皮疙瘩的東西啊?!
  
  褚冥漾突然感受到非常銳利又扎人的感覺,來自他的左側──那位美女坐的地方,戰戰兢兢的抬起頭,視線東飄西躲,結結巴巴的說:「妳妳妳、妳好,初、初次見面。」初次個屁!他常常見到這個人的好不好!只是……對方絕對不會吃飽閒著穿上那種衣服……那種開高衩的恐怖旗袍!
  
  「您好。」聽到那又嬌又柔的嗓音再加上敬詞,褚冥漾全身起雞婆疙瘩一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第一次有種希望早點去見天上的阿嬤的衝動。
  
  「不不不、不不!不用這麼客氣!」拜託你別用敬詞啊!小的我會短命我會折壽啊!褚冥漾差點想哭著跪下來求對方。
  
  任何人看到這種場面只會當褚冥漾是飛來豔福,是萬中選一的幸運兒,身邊有兩大美女環繞,難怪口吃又結巴外加滿頭大汗兼痛哭流涕,這絕對是七輩子修來的福氣!
  
  附近有許多刺探的視線投射過來,有些是在羨慕他的好運氣,有些則非常不以為然,但是天知道褚冥漾有多想和他們交換,就算當個路人甲也好過處在這種帶有殺氣的溫柔鄉裡!
  
  吞了吞口水,褚冥漾將視線放到對方白淨的手上,膽顫心驚的開口:「那個、呃、是……」任務嗎?
  
  「是的,我正在這邊工作。」又是那嬌柔的聲音,褚冥漾又是一陣雞皮疙瘩。
  
  褚冥玥好笑的彎著唇角看著不敢作聲的弟弟和拼命壓抑殺氣的美女,眼前的這一切確確實實娛樂到她了,她知道就算那美女氣到想殺人也絕對不會對她弟弟下手,誰叫她那笨到家的弟弟是對方的疼寵的人,頂多被打幾拳吧。
  
  褚冥漾低垂著頭,瞪著桌腳,全身發毛,他他他、他死定了────居然打擾到對方工作,還看到他最不堪──以對方的心思來講──的一面,回去一定會被圈圈叉叉掉,搞不好直接被丟進彼岸水裡乾淨俐落連骨頭都找不到只能立衣冠塚警惕其他後生晚輩,然後他們褚家就絕子絕孫了!
  
  「嗚啊!」左小腿脛骨被狠狠的踢了一腳,褚冥漾痛的眼淚都噴出來了,帶著迷濛的淚眼看向對方殺氣十足的漂亮臉孔,褚冥漾整個呆住了,下一秒,整張臉都紅了。
  
  見狀,褚冥玥毫不掩飾的嗤笑出聲,特地穿成這樣,要是不看不就枉費對方犧牲色相做了這種打扮?
  
  看著那張絕豔的臉,褚冥漾腦中一片空白,就算會被揍到去天上見阿嬤、會被丟進彼岸水裡毀屍滅跡、會被施以滿清十大酷刑什麼的他也覺得值得!從以前全學祭的白雪公主裝扮就看的出來,對方絕對非常適合扮女裝,如果不要這麼殺氣騰騰外加眼神凶狠的話絕對是比女人更美的女人!
  
  對方的黑眸突然閃動了一下,掛起絕美的笑容說道:「抱歉,有點急事,失陪了。」
  
  回過神的褚冥漾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四周的氣氛突然變的很詭異矛盾,有種異樣的氣氛參雜在其中,帶了點擔憂的黑眸看向那美女,對上視線後,微微紅了臉。
  
  請小心。
  
  美女周身的殺氣緩緩歛去,對著褚冥漾微微一笑,那笑容說是勾魂攝魄也不為過,褚冥漾又紅了臉。
  
  眾人的視線追隨著那美女,沒人知道她的名字是什麼,只知道她某一天就突然出現在這間飯店裡,但是又不是飯店裡的員工也不是客人,只是常常出現在這邊走動,因此而吸引了許多客人前來一睹美女風采。
  
  看著褚冥漾憂心的臉,褚冥玥哼了一聲,自顧自的吃著微涼的鳳梨蝦球,不懂有什麼好擔心的,畢竟那人可是一個跟外表完全不同的狠角色,這次的任務對方根本不看在眼裡,但是還是接下了這個任務,然後拜託自己把人帶到這邊來,就只是為了自家弟弟不經心脫口而出的話語,只能說戀愛中的人都是大白痴,不論是這個黑袍還是那對紫袍紅袍兄弟。
  
  過了一會兒,甜品送上來了,是杏仁豆腐甜湯和芒果奶酪,褚冥玥不是很喜歡吃甜食,偶爾嚐嚐味道罷了,相較之下,褚冥漾顯得對甜食比較有興趣,但是現在他看也不看桌上的甜湯一眼,奶酪挖了一口之後就不吃了,一臉望夫歸的樣子。
  
  褚冥玥招招手,請服務生把沒吃完的甜湯和奶酪打包,又外帶了這家酒店有名的重乳酪蛋糕和黑森林藍莓塔,反正有人請客,她只負責把人送到、點菜和打包外帶。
  
  「走了!」褚冥玥拎著袋子,另一手把發呆中的弟弟拎起來往外走。
  
  「咦咦?可是學長他還沒……」褚冥漾不敢違逆的跟著走了,一邊回頭看著那人離去的方向。
  
  「要是被你察覺到,他也不用做黑袍了。」褚冥玥挑眉說道,推開玻璃門,看見門外站了一名俊美的黑長髮男子,對方精緻的臉在陽光下曬的有點紅,不曉得站了多久。
  
  褚冥漾愣住了,什麼時候任務解決了他都不知道?
  
  「要是讓你知道我還能當黑袍嗎?」微瞇的銳利黑眸,用那一貫囂張的口吻說著「因為我是黑袍」的騙人論調,和對方的獨特嗓音──不是那嬌柔的要命的女聲──噢!感謝阿嬤!學姊……噢不、學長回來了!
  
  「碰!」
  
  「回來就回來想那麼多廢話!」冰炎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一拳揍在他腦門,接過褚冥玥手上的袋子,對著她點點頭,拎著人回去黑館了。
  
  「我會幫你跟老媽說你學長把你接回學校了。」褚冥玥揮揮手,有點風涼的對著弟弟的背影說道,看著自家弟弟不曉得又做了什麼蠢事被冰炎狠狠踹了一腳。
  
  她想對方是死也不會承認只是因為褚冥漾一句「真想看看學長再穿一次女裝」就接下這個任務,扮成女人,還自掏腰包請他們兩個過來吃大餐。
  
  果然是完美主義的傢伙,佈置好一切,還在燈光美氣氛佳的情況下現身,還特地拜託飯店做只在假日販售的黑森林藍莓塔和重乳酪蛋糕當作某人的生日蛋糕,她想,那個笨蛋絕對不會知道這一切只是為了他的二十歲生日,畢竟十九歲的生日不能大肆慶祝……
  
  『那就二十歲補回來就好!』對方囂張又理所當然的言論令人感到咬牙切齒但是又無可奈何。
  
  『到時候請妳務必幫我這個忙。』銳利跋扈的紅眸盈著懇求,就只是為了一個生日。
  
  看那個笨蛋剛剛一臉哀淒又嗚呼哀哉的樣子,一定還搞不清楚今天吃大餐的目的是什麼!大概以為今天會成為他祭日吧!
  
  「嗤。」褚冥玥哼笑一聲,甩甩長髮,帥氣的邁開步伐離去。
  
  所以說,戀愛中的人都是大白痴。
  
  
  
  
  END
  
  
  * * *
  
  
  冰炎擅長的其實是默默的把褚冥漾寵壞。(笑)
  所以說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是大白痴!(點頭大笑)
  感謝鍵閱XD
  
  小小囉嗦一下XDDDDD(哈哈)
  我覺得這個專欄的圖很棒~
  ㊣無責任繪圖室/山yama
  作者的「狼與羊」的本子我很喜歡,就是翡翠森林的卡茲與羊咩的擬人漫畫本!(姆指)
  我瘋狂了!!!!!(尖叫)
  
  還有,就是啊……那個……
  知道星掠這位作家嗎?她最近冰漾生子要出本了,我覺得很開心,小小的推一下XD
  ╟彼岸╪滄海╢/星掠
  如果有雷到生子的人就別看「一語成讖」和「寶寶系列」,但是其他的單篇很可愛唷!
  
  因為我很容易不好意思(特地放粗做什麼?),所以連過去看的人,如果要留言的話請不要提到我的名字……(慌張+乾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