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每次開學都是一個開始,開始讓生活上軌道變得規律,開始每個禮拜一份報告的報告生活,開始汲汲營營過日子。
  
  褚冥漾把手上的書本放回書架。
  
  這學期又申請到圖書館的工讀生,別人都以為他運氣特別好,其實不然,是阿姨和主任讓他有這份工讀機會,上學期同一期的工讀生都換掉了,只有他一直留在圖書館,他是唯一的例外。
  
  褚冥漾將書車上的書排整齊,推著有點沉的書車往另一個架子走去,搬了一疊書蹲在書架前,一一將書籍歸位,站起身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人,一個不穩就往旁邊栽倒,在撞上地板前被人揪住領子,雖然是好意,但是這個舉動卻害他差點斷氣。
  
  「呃!」呼吸狠狠的被遏止,瞬間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劈啪!」衣服縫線斷裂的聲音顯得很突兀。
  
  撫著脖子轉頭一看,看見冰炎那頭炫目的銀髮,在日光燈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燦爛,褚冥漾瞇了瞇黑眸,覺得有些刺眼,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眼前的白光還沒散去的關係。
  
  「褚,沒事吧?」冰炎皺眉望著褚冥漾脖子上的紅痕,有點後悔自己剛剛不是抓肩膀而是揪衣領,而且因為扯的太大力了,衣領變得比之前還要大上一圈,露出了大半鎖骨,看起來有點狼狽。
  
  褚冥漾咳了幾聲,微仰著頭摸摸喉嚨,除了呼吸還有點不順、衣領有點變形之外一切都還好,應該不會因為這樣就氣管什麼的有了裂縫然後之後就惡化成什麼奇怪的病吧?
  
  冰炎看著褚冥漾遲疑不定的表情,皺了下眉,說了聲我看,就把褚冥漾的手拉開,伸手摸了摸他的喉嚨部份,褚冥漾抖了一下,表情變得怪異,並不喜歡喉嚨被人觸摸的感覺,很想要把冰炎的手撥開,但是在冰炎脅迫的視線下他卻什麼都不敢做,只能僵硬的握住冰炎手腕。
  
  「吞口水。」冰炎感覺到指腹下的喉結輕輕的滾了一下,紅眼微瞇,看來似乎沒有什麼大礙,冰炎抽回手,望著褚冥漾喉嚨上的淡紅色痕跡,輕輕說道:「抱歉。」
  
  褚冥漾摸著喉嚨,有點尷尬的搖頭,這種情況讓他有種難以應付的感覺,畢竟對方是為了要抓住他才會扯衣領的,但是聽到「抱歉」這兩個字不回點什麼又很奇怪,想說點話沖淡這詭異的氣氛但是又覺得講什麼都不對。
  
  「呃、學長今天要借什麼書嗎?」想來想去,腦子裡只有這個話題。
  
  「嗯,養生食譜。」冰炎的視線又在他脖子掃了一圈之後才轉向書架。
  
  「食譜?」所以這幾天在對方袋子裡瞄到食譜並不是錯覺?褚冥漾驚訝的看著冰炎,冰炎瞇了瞇紅眼,有點不悅的樣子,褚冥漾馬上下意識的說:「養生的在那一櫃!」
  
  「我知道。」冰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皺了下眉,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冰炎走向食譜的書架,指尖點在書背上,一本一本的輕輕掃過,看到有興趣的食譜就拿下來翻一翻,褚冥漾從書架間的縫隙看過去,發現對方是真的很認真的在研究食譜,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有點難以想像冰炎下廚的樣子。
  
  褚冥漾捧著書本,有點恍神的站在走道上。
  
  「褚,今晚有空嗎?」冰炎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褚冥漾耳邊,嚇得他差點又摔了一次。
  
  褚冥漾迅速轉過身,看著表情淡漠的冰炎,搖搖頭,他這學期每個晚上都很空,宿營籌備也差不多了,不用他去幫忙,不過他今天要煮飯沒什麼空。
  
  「你要打工?」冰炎有點意外的挑了下眉,看過褚冥漾的課表,他知道對方每天晚上都沒課,這學期似乎也只接了圖書館的工讀沒有在外面打工,以為他應該很閒,沒想到對方竟然有事。
  
  「今天輪到我煮飯。」
  
  「今天不用煮了,來我家吃。」冰炎開口說道,看著一臉受驚的學弟,微微皺起眉,說道:「有事?」
  
  「不……只是覺得學長會下廚很奇怪……」褚冥漾小聲的說,沒想到對方真的是要下廚,感覺很微妙。
  
  「因為今天阿利學長拆紗布,夏碎、千冬歲、安因老師和賽塔教授都會來。」冰炎淡淡的說。
  
  「拆紗布?」褚冥漾瞪大眼睛,書差點從手上滑下去,趕緊先放回原位,才問道:「什麼拆紗布?」
  
  「阿利學長月初出團的時候,不小心被樹枝刮到左眼,今天才拆紗布。」冰炎淡淡的說道,紅眼微微瞇起。
  
  「那……眼睛怎麼樣了?」褚冥漾看著冰炎冷漠的表情,心裡有種不好的感覺。
  
  「弱視,幾乎看不到。」冰炎簡單的說,垂下紅眼,低聲說道:「差不多瞎了。」
  
  褚冥漾垂下頭,想起阿利颯爽開朗的笑容和那雙總是笑意滿滿的明亮褐眸,心裡有種悶悶的感覺。
  
  「露出那種表情做什麼?阿利學長好的很!」冰炎不悅的瞇眼看著一臉哀戚,像是在哀悼什麼一樣的學弟,忍不住伸手巴了他一下
  
  「既然沒事今晚就過來我家,有沒有想吃什麼?」冰炎環胸問道。
  
  褚冥漾搖搖頭,有煮什麼他就吃什麼,他也不會特別去要求。
  
  「沒過來你就看我會不會把你家牆壁拆了把你踢過來。」冰炎走前不忘撂下一句威脅,褚冥漾滿臉黑線的看著冰炎的背影,對方似乎忘了兩家的牆壁是相連的,拆一家等於兩家,到時候中間空一個大洞是怎樣?方便交流嗎?
  
  褚冥漾被自己的想法冷到,走回書車旁,抱起一疊書慢慢的把書放回書架上,冰炎的話卻不斷在腦子裡響起,恍神的瞬間手上的書掉到地上,啪啦啪啦的聲響在寂靜的圖書館裡顯得非常突兀。
  
  褚冥漾趕緊把書撿起,不容自己多想,趕快把書全放回書架上,反正再怎麼想都沒用,等看到就知道了!
  
  褚冥漾開始盤算晚上的時候要帶什麼過去,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阿利爽颯的笑容,他想,就算對方失去一眼視力還是會很開朗的笑著吧?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