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啪啪。」一隻纖長白皙的手在他書面上敲了兩下,褚冥漾抬頭望向來人,表情冷淡的冰炎和掛著微笑的夏碎。
  
  「冰炎和我想約你們一起去聚餐,這個月底可以嗎?」夏碎微笑說道,紫色的眼睛望向表情平淡的千冬歲,嘴角的笑意稍稍的深濃了些。
  
  冰炎微微撇了下嘴角,望著一臉不解的褚冥漾,問道:「怎麼樣?有事?」
  
  「呃、但是,那天是跨年夜……」褚冥漾小心翼翼的說道,措詞頗為委婉:「學長們不用去慶祝或是約會什麼的嗎?」
  
  夏碎輕笑起來,冰炎則是一臉怒氣的瞪著褚冥漾,被瞪的人趕緊垂下臉,覺得自己有點無辜被遷怒,如果沒有約會就直說,何必對他兇!又不是兇他就會有女生跑出來找他們去約會的!
  
  「漾漾,冰炎學長還沒有伴喔。」千冬歲揚起嘴角,推了下眼鏡,靠向褚冥漾耳邊說道,口吻似乎滿愉悅的。
  
  「喔。」褚冥漾不明所以的應了一聲,對於千冬歲當著對方的面掀人底牌感到非常了不起,一方面也感到有些抱歉和尷尬。
  
  「所以?結論是什麼?」冰炎的口氣變得有些暴躁,那雙帶著恐怖壓迫感的紅眼用力瞪著褚冥漾。
  
  褚冥漾看向身邊的千冬歲,有點不知所措,冰炎看不下去對方猶豫不決的樣子,不耐煩的說道:「有話就說,沒有就說好!」
  
  「呃、好!」褚冥漾馬上大聲應好,夏碎在一旁輕笑出聲,千冬歲也小小聲的笑了幾下。
  
  「嗤。」冰炎輕輕哼了一聲,不理會友人的笑聲,繼續問道:「六點約在宿舍樓下集合,你有車嗎?」
  
  褚冥漾搖搖頭,正欲開口說「千冬歲有車可以載我」時,夏碎剛巧開口:「我可以載千冬歲,冰炎可以載褚吧?跨年夜的車流量很大,太多台車反而礙事呢。」
  
  千冬歲點點頭,褚冥漾只好跟著點頭,冰炎瞪了一眼笑的無辜的夏碎,敲定了跨年前的聚餐。
  
   在有些忙碌、有時又莫名閒暇的日子中,不知不覺的就到了聚餐的那天,褚冥漾穿著一件連帽防風外套,帽沿還滾了一圈柔軟的毛邊,高領毛衣暖暖的護著脖子, 跟千冬歲靠在騎樓的柱子邊等待兩位學長,嘴裡一邊默背著老師過幾天要抽考的內容,直到被千冬歲拍了一下,才發冰炎和夏碎已經到了。
  
  「拿去。」冰炎遞給褚冥漾一頂安全帽,小心的調整帶子別去壓到助聽器,確定都沒問題了才上路。
  
  褚冥漾看了看旁邊似乎很有話聊的學長學弟兼兄弟,再對照自己這邊,冷淡無言,氣氛堪比今天的氣溫,冷冰冰,一路上默默無語的騎到目的地。
  
  褚冥漾靜靜的滑下後座,脫下安全帽交還給冰炎,指尖相觸的那瞬間,冰炎突然瞇眼問道:「你沒手套?」
  
  「嗯?」褚冥漾傾向冰炎,馬路上吵雜的汽機車有點蓋過冰炎的聲音。
  
  「你,沒手套?」冰炎撐著車頭,轉頭問道。
  
  那瞬間的畫面莫名的讓褚冥漾有種心臟麻痺的感受,微微瞪大雙眼,忍不住想吞口水。
  
  看著莫名其妙恍神的學弟,冰炎微微擰起眉,將人拉近溫暖的店內,看見夏碎和千冬歲已經坐定位了,似乎正在討論著什麼,中日文夾雜著,但冰炎無心管他們,倒了一杯溫熱的麥茶就塞進褚冥漾手中。
  
  「學長?」
  
  「握著,握到手暖為止。」冰炎皺眉說道,怎麼會有人蠢到自己的手都冷的像冰塊了還一臉泰然自若的樣子?
  
  「喔。」溫熱的麥茶暖了杯子,也漸漸暖了他冰冷的手,有種刺刺麻麻的感覺從掌心傳到指尖,褚冥漾緩緩的笑了。
  
  不同於千冬歲和夏碎比較自在的隨性聊天,褚冥漾和冰炎的話題大部分都圍繞在課題和作業上,順便抓一下期末考的重點,更多的時候是他提問題而冰炎替他解答,對於私人方面的問題,冰炎似乎沒有談論的興致。
  
   沒想到,出乎褚冥漾意料的,就算只談論課業和一些瑣碎小事也很有得聊,甚至有點欲罷不能,到最後,夏碎和千冬歲也一起加入他們的話題,四個人聊天的感覺 很是愉快,褚冥漾也講了不少,當話題談到「出糗」的時候,褚冥漾沒有多加細想就把千冬歲某次在台上報告時,不滿台下的同學聊天越講越大聲,當場冷冷的對最 吵的人說:『既然你非得要用這個時間講話,那麼就換你來報告。』
  
  說完之後,坐在對面的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嘴角勾起一抹笑,臉上的表情變得恨讓人惡寒,果然,下一秒,千冬歲就把褚冥漾的糗事也掀開來講。
  
  「嘻嘻……」夏碎禮貌性的掩住嘴,一雙紫眸笑的彎彎的。
  
  褚冥漾尷尬的笑著,很想叫千冬歲別再說了,但是誰叫他剛剛不小心爆了千冬歲的料,難怪千冬歲要回敬他,不只夏碎在笑,就連冰炎也微微撇過頭似乎在隱忍著什麼。
  
  「呵。」講完之後,就連千冬歲也笑了起來,褚冥漾滿臉通紅,覺得自己的臉好熱,就連耳殼也是燙燙的。
  
  聚餐持續愉快的進行著,直到話題莫名跳到「一見鍾情」,也不知道是誰先提起的,四個大男生半正經半詭異的討論著,從哲學角度切入、從生物學下手、從心理學方面,甚至從國文注釋去討論一見鍾情。
  
  「那麼,褚有一見鍾情過嗎?」夏碎冷不防的問道,褚冥漾呆了下,搖搖頭。
  
  「是嗎?真可惜。」嘆息般的語氣,夏碎的表情似乎真的很可惜的樣子,而後一臉促狹的轉頭問了冰炎相同問題。
  
  冰炎皺眉瞪著笑容過分愉悅的友人,再看看一臉好奇的褚冥漾,以及推著眼鏡似乎也很想知道內情的千冬歲,緩緩的點頭。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褚冥樣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脹紅了臉,咳的有點喘不過去的樣子,千冬歲趕緊倒了一杯麥茶遞給對方。
  
  「喔……」千冬歲看著友人嗆紅了臉,小聲的拉長尾音,臉上帶著莫名其妙的了然神情,還推了下眼鏡,讓褚冥漾感到有些驚恐。
  
  「唉呀,褚的反應真激烈。」夏碎意義不明的冒出這句話,冰炎環胸撇過頭,咋了咋舌。
  
  飯後,冰炎和夏碎各自載著自己學弟返回宿舍,但是在車流量最多的地方分散了,導致冰炎和褚冥樣已經到了而千冬歲和夏碎卻還未到。
  
  「褚,你先上去,別在這裡吹風。」眼看對方似乎有要等人的意思,冰炎有些不悅的說道。
  
  「唔嗯……」褚冥樣張嘴想反駁些什麼,但是看著冰炎微微瞇起的紅眼,摸摸鼻子就認了,跟對方道謝後,揉著有些發癢的鼻子上樓去了。
  
  褚冥漾的身影才剛消失在電梯裡,夏碎和千冬歲就到了,冰炎微微撇了下嘴角,望著兄弟倆有些可惜的臉,沒有多說什麼,只對千冬歲說:「叫褚先洗澡,他手很冰。」
  
  千冬歲點點頭,對兩人道別之後也跟著上樓了。
  
  望著千冬歲的背影,夏碎微笑著開口:「難得大好機會呢。」
  
  「嗤。」冰炎冷哼了聲,率先發動車子離去,不理會友人笑的別有深意的樣子。
  
  日子在最後的幾個星期過的特別快,越是接近期末心情越是浮躁,即使要考試了還是有點抓不回那等不及要回家的飛揚心思,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後一個科目考完,老師的聲音被淹沒在同學的興奮的歡呼聲中,長達一個多月的寒假開始。
  
  
  
  
  TBC
  
  
  * * *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