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電話鈴聲響起,褚冥玥瞇了瞇眼,放下手中的報紙,毫不猶豫的接起了弟弟的手機。
  
  「喂?請問哪位找?」
  
  那冷淡的女性嗓音另電話那頭的人頓了一下,而後才應道:「請問褚,褚冥漾在嗎?」
  
  「在,但是他不方便接電話。」褚冥玥雙手環胸,偏頭看著沙發另一邊的弟弟,對方回以一個疑惑的表情。
  
  「……我是他學長,冰炎,請問這樣方便請他聽電話嗎?」
  
  聽著那有些咬牙切齒的聲音,褚冥玥冷冷的笑了,回道:「不好意思,不方便就是不方便。」說完,不管對方的回應是什麼,褚冥玥二話不說就切掉電話。
  
  「姊……」褚冥樣有點膽怯的叫了一聲,剛剛他都聽到了,他沒想到自家姊姊竟然會掛冰炎電話,嚇的他差點把手上的蛋糕摔到地上。
  
  褚冥玥無視對方一臉不贊同又不敢大聲說的表情,開口問道:「你沒跟你學長說你不能接聽電話?」
  
  「沒有。」褚冥漾搖搖頭,平常他都跟千冬歲在一起,並不需要用到手機,而且冰炎知道他的課表,通常會直接到教室抓人,也不需要手機,所以他的手機只用來傳簡訊給家裡的人報平安而已,並沒有真正使用過。
  
  「是嗎?」褚冥玥淡淡的應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望著手上又開始震動的手機,毫不遲疑的接起:「喂?」
  
  這次是另一個溫和的嗓音:「不好意思,我是夏碎,我找褚,請問他在嗎?」
  
  「他在,但是不方便聽電話,你們有什麼事嗎?」
  
  「我們現在人在火車站,想找他一起出去逛逛,方便幫忙轉告褚嗎?」既然沒辦法跟褚冥漾說上話,夏碎退而求其次,請對方代為轉達。
  
  「我會轉達的。另外,麻煩請剛剛的那位來聽電話。」褚冥玥瞄了下褚冥漾驚恐的表情,勾起一抹冷笑。
  
  「冰炎。」電話換人接聽,是剛剛那個冷淡的聲音,答話簡潔,沒有多要攀談的意思。
  
  「冰炎小弟,漾漾他戴助聽器沒辦法接手機,麻煩下次傳簡訊。」淡淡的說完之後,褚冥玥按下通話結束,動作帥氣俐落,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姊!」褚冥漾接住拋過來的手機,緊張兮兮的點開通話紀錄,掛上一臉慘兮兮的表情。
  
  「你學長他們在車站,說要找你出去玩。」褚冥玥坐上沙發,黑色的漂亮眼睛斜睨著弟弟的苦瓜臉,問道:「要不要去?我載你。」
  
  「好!」褚冥漾毫不遲疑的點頭,趕忙穿上羽絨大衣,緊張的等在玄關。
  
  「哼,急的像是什麼一樣。」褚冥玥低低的冷哼一聲,抓過一旁的大衣和車鑰匙,載著褚冥漾前往車站。
  
  一到車站,車一停妥,褚冥漾馬上開門下車,四處張望,走向出站方向沿路找人,褚冥玥鎖好車,馬上跟在褚冥漾身邊,時不時的替他注意身邊的人。
  
  「褚!」聽見這冷淡的聲音,褚冥玥一把抓住還在往月台方向東張西望的弟弟,拖向一旁的站前商店。
  
  「學長!千冬歲!」褚冥漾穿過人群,站到那耀眼三人組前方,臉上露出一個開心又放心下來的笑容,轉頭向夏碎點頭問好之後,視線就自然的放在冰炎身上。
  
  「褚。」冰炎的表情稍稍放柔,那雙紅眼銳利的掃過褚冥漾身後的冷豔女子,微微瞇起,問道:「你不能接手機?」
  
  「啊?」褚冥漾將靠向冰炎,聽不見對方的問話。
  
  「我說,」冰炎傾向褚冥漾,幾乎是貼在對方耳朵邊說話:「你不能接手機是嗎?」溫熱的氣息輕輕的拂過褚冥漾的耳殼,讓他感到一陣顫慄。
  
  「因為,會影響到助聽器。」褚冥漾紅著耳朵,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突然想到剛剛褚冥玥掛了冰炎兩次電話,正要開口道歉時,被人打斷了。
  
  「該回家了,媽在喊吃飯了。」褚冥玥不知何時走到褚冥漾身邊,一邊收起手機一邊說道,若有似無的瞄了眼冰炎,繼續說道:「媽說,問你學長和同學要不要來家裡吃飯。」
  
  「學長你要嗎?」褚冥漾回過頭望著冰炎,有點不好意思的抓抓臉。
  
  冰炎看了下褚冥漾,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兒後,開口的答應了褚家的好意:「打擾了。」
  
  「我們也打擾了。」夏碎微笑說道,臉上的笑意不曾減退過,提起行李袋跟著褚冥玥往停車場走。
  
  「漾漾,好久不見。」千冬歲微笑著走到褚冥漾身邊,問候對方最近的生活,兩人一下就聊開了。
  
  在回程路上,褚冥漾和千冬歲坐在後座聊個不停,而前座的冰炎則是一臉淡漠,沒有開口說話,夏碎掛著意味深長的淺淡微笑看著車窗外的景色。
  
  「媽,我們回來了。」褚冥玥一邊脫下靴子一邊朝室內喊道,正在幫忙拿取行李的褚冥漾也急急忙忙的提著行李袋奔進室內喊了一聲「我回來了」。
  
  「啊!大家坐啊!」白鈴慈帶著笑容招呼著所有人坐到餐桌上,餐桌上擺著電磁爐,爐上燒著一鍋香味四溢的高湯,裡頭滾煮著些許大白菜及高麗菜。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度過了歡樂的午餐時光,飯後,知道他們還未確定落腳處的白鈴慈極力邀請大家住下,夏碎和千冬歲以「拜訪親戚」為由婉拒了白鈴慈的好意,只有冰炎住進了褚家的客房。
  
  這段期間,有時跟褚冥漾出去接上逛逛買東西,有時就在家裡看書或幫忙買東西,有時到附近的公園或是博物館走走看看,日子頗為悠閒愉快,也跟褚家有了某種程度的熟識和交情。
  
  「冰炎要離開了,真可惜。」白鈴慈一臉惋惜的說,褚冥漾滿臉無奈,幫忙提起部分的行李放進後車廂,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坐上後座,坐在駕駛座上的褚冥玥有意無意的從後視鏡瞟了他一眼,褚冥漾回以疑惑的表情。
  
  「哼。」褚冥玥輕哼一聲,等冰炎道別完、上車坐定位之後,轉動方向盤滑向車道,一路上,車子裡都靜靜的,褚冥漾心裡湧起一股不捨的感覺。
  
  「我去前面等你。」不等褚冥漾回應,褚冥玥逕自將車開走。
  
  褚冥漾幫忙提著行李走向車站大廳,看見千冬歲和夏碎站在一隅等待著,兩人的行李增加了一兩件,看樣子似乎是買了不少東西,臉上帶著滿足的表情。
  
  「冰炎,這幾天過的如何?」夏碎意有所指般的問道,臉上的笑容讓冰炎有種想伸手打掉的衝動。
  
  「還可以。」
  
  褚冥漾只看見冰炎和夏碎在交談,卻無法聽取兩人的對話內容,甚至連身邊的千冬歲的聲音都聽不太清楚,只能帶著抱歉的笑打斷對方,請他再重新說一遍,他有時滿討厭自己這一點,沒辦法清楚的聽見別人說話聲音,老是打岔或是請別人再重複一遍,在怎麼有耐心都會被磨光,所以他以前就算沒聽清楚也會盡量避免打斷對方,可是這樣要是對方問了問題,他剛好沒聽見,結果依然是一樣的。
  
  「褚,我們的車來了。」冰炎拍拍他的肩,說道,看見對方臉上浮現出失望和不捨的樣子,一路送他們進月台,隔著剪票區望著他們。
  
  「褚。」冰炎走上前,傾靠在他耳邊,開口道:「謝謝這幾天的招待。」
  
  褚冥漾點點頭,垂下眼,微微抿起嘴,掩去眼底小小的失望,在習慣了有冰炎一起的日子之後,猛然要回到一個人看書上街的生活,感覺有點怪寂寞的。
  
  站務員吹起響亮的哨子提醒月台邊的民眾列車進站了,大票人蜂擁進入月台,人聲吵雜間,冰炎又講了些什麼,但是旁邊的吵雜徹底掩蓋過冰炎的聲音,正要轉頭問冰炎時,唇輕輕擦過對方的唇角,褚冥漾愣了一下,臉頰開始發紅,打算往後退開,卻被人一把抓住衣領,唇上淺淺的掠過一個暖暖的短暫的溫柔的輕吻。
  
  整個車站好像在瞬間被切了靜音,褚冥漾只能愣愣的看著冰炎那薄潤的好看唇形張闔著:「開學見。」
  
  
  
  
  TBC
  
  
  * * *
  
  
  開學見。(正色)
  感謝鍵閱囉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