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邪一回家又看見他的同居人呆坐著望向天花板,眼神和坐姿都讓他覺得很不妙。
  「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
  娘的,還真來。
  「張起靈。老子是你衣食保母,你還欠老子房租。」
  吳邪放下手上的包,拎起對方帽子往外走,這一連串姿勢和動作從以往的緊張僵硬求上天告姥姥到現在駕輕舊熟,他都覺得自己特辛酸。
  叫了台車,告之目的地就不再說話。
  下了車,往櫃台走。
  「吳先生又來啦?」小護士笑咪咪。
  「是啊是啊,來複診呢。」
  「醫師交代了,別排了直接找他去吧!」
  應了聲,吳邪拉著人走向診間。
  「喲~又來啊?」一進門就被問候,真他娘的不爽!
  「你搞定。」吳邪坐到一邊翻報紙,看都不看上一眼。
  燈火通明還掛著大墨鏡的醫師笑著招呼:「記得我嗎?」
  「……」
  「得!那之前的一百塊就不必還了。」
  「那是老子的錢。」
  「咳,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
  「……張起靈。」
  「住哪兒?幾歲了?」
  「……」
  「哎,那你還記得些什麼?都說來聽聽。」醫師漫不經心的笑問,隨便在表格上勾著。
  只見他仰起頭、靠在椅背上,頹廢狀,說道:「我是個沒有過去和未來的人……」
  「操!你他媽的就記得這句!你不煩老子都煩!」還沒講完,旁邊的人已經把報紙砸過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看不膩啊我說!」醫師無良的大笑。
  「……」淡定的人依舊淡定。
  「行了行了,例行性格盤一下而已,回去多休息多喝水,小心別再撞到頭。」
  「你學位真是德國留回來的?簡直比胖子還不靠譜。」
  「哈哈哈哈哈——」
  「小爺走了。」氣哄哄的離開。
  「……」默默跟上。
  哈哈大笑的醫師對著外間喊了一聲:「花護士,麻煩叫下一位♥」
  回應他的是一柄破空而來的花槍,唱戲用的那種,但槍頭卻硬生生嵌進了牆裡。
  「手勁又大了,不錯呀!」外加一記口哨。
  「早晚打死你。」
  
  
  END
  
   *
  
  只是想搞笑而已(乾)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