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土地公伯啊請你保佑我兒子考出好分數啊!』線香的煙霧帶著滿滿的祈願纏到他腰帶上,褚冥漾揮揮手把煙給打散,在婦人擲筊請示的時候為難地給了一個笑筊。
  
  褚冥漾無奈地看著婦人拿著筊杯喃喃唸著一遍又一遍請土地公應允之啊之類的話,問題是這不是他管的啊,隔壁就是文昌帝君廟啊太太!妳怎麼就不多走幾步過去請文昌帝君保佑呢?
  
  「叩叩。」廟門被輕輕敲了兩下,褚冥漾飄到門口一看,看見渾身白衣飄飄暗紋繡花的文昌帝君。
  
  「啊,然。」馬上揚起一個笑請對方進廟。
  
  「漾漾,最近考試又近了啊。」白陵然笑了笑,看著表弟身上纏繞不去的煙霧,一縷煙就是一個願望,白陵然仔細聆聽煙霧中的請求,發現大部分人求的願望都是考出好成績大考順利考運昌隆之類的,他們是求錯對象了吧。
  
  「漾漾來。」白陵然朝著一臉傻呼呼的表弟招手,猛然一伸手就把那些煙霧給打散,微笑說道:「這樣舒服多了?」邊說邊把最後一縷煙霧在掌心掐散。
  
  欸這樣真的可以嗎?那些願望就這樣報銷了啊……只要轉手換個神明承接那些願望就好了啊就這樣直接掐掉會不會被上級追究啊!
  
  看著表弟一臉震撼的樣子,白陵然露出個無奈的笑,輕輕拍了拍他的頭,揮了下手眼前出現一本厚重的冊子,右手虛空一抓,手上握著筆在紙上唰唰唰地寫了起來。
  
  「嗯……這個陳明,偷竊說謊飆車搶劫,不好。」紅筆一畫,原本還微微亮著金光的名字馬上暗了下去並且消失,又劃掉了幾個名字後,白陵然打了通電話。
  
  褚冥漾傻眼地看著白陵然將那幾個名字處理掉,就這樣斷了那些考生的前途和和後路。
  
  「漾漾,神明可不是只有應允願望而已,我們就是天帝在地上的眼睛喔。」雙手一拍,大本子和筆瞬間消失。
  
  「喔我知道。」類似的話和概念其實他身邊的人常常都在講,只是他無法真的狠下心切斷那些人們後路或斷絕他們的願望,他也只懲罰過幾個人而已,比如耶呂家那個經常到處搭訕人喝咖啡的安地爾實在太糟糕了,所以他就趁那孩子不注意的時候讓他摔了一下而已。
  
  結果不小心被經過的冰炎土地公看到了,他本來還以為會被揍,卻沒想到對方冷笑一聲稱讚他「做得好」還施法召集天上的鳥通通在他身上拉屎。
  
  他不禁好奇冰炎土地公是有多恨這孩子?他們有什麼過節嗎?他到現在還是想不出來。
  
  「既然天氣這麼好,我們去找小玥喝茶聊天吧。」
  
  「呃……」他可以拒絕嗎?他不是很想去找那老是拿懲戒鏈當綑仙繩或者拿文昌筆當判官鞭抽的文昌老姊。
  
  是說為什麼一個文昌帝君會有懲戒鏈?那不是城隍的武器嗎?
  
  他覺得啊,台中西區第零四轄區根本是神人勿近的禁地!先不說有他那鬼面閻王般的文昌老姊在,還有零四區裡有那鐵面無私冷眼殺人的學長和每次都笑到令人胃痛的夏碎城隍坐鎮啊!
  
  一個轄區裡要擺下三個神明果然很難,那裡會被選為「台中地區最肅殺的轄區」不是沒道理的吧。
  
  「走吧,我帶了些點心。」白陵然唇邊帶起一個柔和的弧度,還伸手搔亂了他的頭髮,笑的讓褚冥漾有點困窘。
  
  兩人飄啊飄的飄到了零四轄區的結界外,伸手輕敲了下那層透明薄膜,說到:「文昌.白陵然和福德.褚冥漾來訪。」
  
  結界內同時傳出三個應允聲,過不久,冰炎福德、夏碎城隍和褚冥玥文昌從三個不同方向靠過來。
  
  除了一臉清爽的夏碎之外,其他兩人臉色都很冷凝很難看。
  
  「……」他是不是該打招呼呢?褚冥漾糾結地看著那三團不是很和睦的氣場。
  
  「小玥,我和漾漾來找妳泡茶,現在方便嗎?」
  
  「可以啊。」褚冥玥有點不耐地擺手驅散了死黏著不放的煙霧,動作俐落地在大本子上寫了幾筆煙霧馬上減了不少。
  
  「褚,喝完茶來找我。」冰炎淡淡對著白陵然點頭當作招呼後,瞥了褚冥玥一眼這麼說道。
  
  「喔。」伸手抓了抓頭,褚冥漾對著夏碎笑了下,突然發現對方手上還綁著一個不斷掙扎的小鬼。
  
  「好久不見了褚,最近工作量大嗎?」夏碎城隍笑瞇瞇地問候著學弟,手上的懲戒鏈一扯,小鬼嘶嚎一聲就化成煙消散在空氣中,清朗的笑臉轉為無奈:「最近願望多了,亂七八糟的東西也跟著跑出來不少,希望你們轄區沒事。」
  
  「我想萊恩會處理得很好的。」褚冥漾乾笑著看著夏碎,微微靠向身邊的表哥。
  
  所以說他真的很怕這三尊碰在一起啊!
  
  「那我們就先走囉。」白陵然牽起褚冥漾的手飄向褚冥玥。
  
  見狀,冰炎微微瞇眼看著兩人輕輕交錯攏握的手掌,冷著臉目送三人離去,旁邊的夏碎低笑了聲。
  
  「拿處理公事的手段對待褚冥漾福德是沒用的吧。」夏碎好心情地這麼調侃著,揮了下手中紫黑紋著金色咒文的懲戒鞭,掃開了身邊漫湧出線的小鬼。
  
  「趕快回去坐鎮,事情真多。」友人毫不掩飾地顯露出笑意讓冰炎咬牙切齒。
  
  
  * * *
  
  
  等到茶喝完,太陽都已經下山了,褚冥漾慌慌張張地趕到土地廟去,結果一個沒注意直接撞到廟宇的結界上。
  
  「白癡啊!你拿腦袋跟結界比嘛!撞壞了你賠嗎?」冰炎從內殿飆出來抓起手杖就狠狠往褚冥漾頭上敲。
  
  褚冥漾摀著鼻子摸著後腦,黑眸裡冒出水花,看著冰炎惡鬼般的美麗臉孔,他就算撞破腦袋也撞不破冰炎的結界吧。
  
  「我、我沒注意到。」畢竟他每次都是跟著冰炎進進出出,剛剛一時忘記廟宇有結界等他注意到要停下來的時候卻不小心踩到衣襬跌倒,他也很無辜啊。
  
  冰炎伸手敲了下結界,開了個洞讓褚冥漾進來,大概是發洩完心情比較好,語氣也變得較緩和:「你去文昌廟幹嘛?」
  
  「沒幹嘛啊,我找老姊喝茶而已。」跟在冰炎身後飄進廟宇,看了看周遭乾淨的空間和整齊的梁柱稜角,褚冥漾在想自己的廟宇要變得像這樣乾淨要多久的時間。
  
  「是嗎?」冰炎側臉瞥了他一眼,輕哼一聲。
  
  找福德去文昌廟,不安好心。
  
  冰炎微微沉下臉,還想著要讓褚冥漾轉文昌嗎?
  
  「褚,你覺得福德正神的職責是什麼?」冰炎盤坐在香火上方,微微瞇著眼看著一臉呆愣的傢伙。
  
  「守護人類福祉、給予人類生活上的指引、應允人類請願、廣大造福地界人類。」
  
  「你背守則給我聽做什麼?」
  
  褚冥漾無言地看著一臉鄙視的冰炎。
  
  「算了,你就慢慢去摸吧。」煩躁地撩起袖子用綁繩繫好,冰炎向褚冥漾招了招手,讓他一起坐在香火上,聽著源源不絕遞上來的請求。
  
  請求安康請求外地遊子早歸請求子女安泰請求新生祝福請求新生兒命名請求一堆有的沒的,人類的願望永遠不會斷絕,褚冥漾聽著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願望,臉色也跟著變換不斷。
  
  「哪,吃。」冰炎隨手抓起桌上的供品和水果就丟給褚冥漾。
  
  褚冥漾拆包裝開始喀茲喀茲的吃著餅乾,然後他一邊聽著冰炎跟他解說遇到哪種狀況時該怎麼處理比較好或者該怎麼給筊杯的回應。
  
  這時,褚冥漾看見上次那被拒絕了十次的大老闆又來了,剛剛才在文昌廟見過的。
  
  「又來。」冰炎厭煩的撇嘴。
  
  大老闆真的是不屈不撓,一個禮拜來一次,每次都問動工的事,只不過這次除了問動工還問了考試。
  
  「考試?」冰炎彈指給了一個哭筊,微微蹙眉看著大老闆。
  
  「剛剛去老姊那邊求了他兒子考試上榜,准考證還在桌上供著。」褚冥漾沒說的是褚冥玥連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把他兒子的名字從簿子上撇掉,只差沒把准考證餵給旁邊的蠟燭吃。
  
  「喔──」
  
  聽著這不懷好意的長音,褚冥漾開始為大老闆默哀。
  
  冰炎動動手指又給了一個哭筊,大老闆有點焦躁的抓抓臉,問起了兒子考試的事。
  
  「來了。」冰炎勾起一個絕對是不懷好意外加恨到極點的冷笑。
  
  『土地公伯啊我兒子這次的考試還要靠您多多幫忙啊,我兒子考上了之後我一定來捐錢整修您寺廟啊!』
  
  「我哪缺你這點錢。」冰炎看著大老闆擲出筊杯,彈指給了一個笑筊。
  
  褚冥漾看了,無言以對,這算的上是羞辱吧。
  
  之後關於考試的問題,不管大老闆問幾次,冰炎不是給哭筊就是給笑筊,最後大老闆大概是也生氣了,居然直接當著所有人的面問了一句:『那他兒子是考不上了嗎?』
  
  問得還滿大聲的,大概整個廟裡的人都聽得到。
  
  然後冰炎突然笑了起來,笑的非常開心愉快,好心情都擋不住。
  
  「噹啷」一聲,筊杯敲擊到地面的清脆聲響,所有人都「喔」了長長一聲,廟祝依舊不動如山拿著扇子搧啊煽的,只是嘴角邊細微的抽搐出賣了他。
  
  ──是聖筊啊。
  
  褚冥漾看了冰炎一眼,有點擔心的問了:「學長,你的廟會不會被他剷平啊?」
  
  「褚冥漾你的腦袋才該被剷平!」
  
  「轟」的一聲,香爐開始熊熊燃燒起來。
  
  「這次不是我害的啊!」大老闆有點心急地澄清了一句,其他人丟給他一個白眼,越抹越黑。
  
  「唉唷唉唷,隔壁土地伯又來囉~」
  
  廟祝笑了笑,扇子搧了煽,站起身晃倒廟外做起了晚操,圍觀的人也逐漸散去,只留下大老闆站在熊熊燃燒的香爐前欲哭無淚。
  
  
  
  
  END
  
  
  * * *
  
  
  其實只是想祝大家期末順利~
  (不過看起來比較像在唱衰啊(淦
  加油啊各位XD
  
  萊斯利亞X褚冥漾《日愛日未》預購中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