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冥漾抱緊他的迷你鯨魚娃娃,聲嘶力竭地朝他姊姊大喊:「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因為喊得太用力聲音都沙啞了,整張小臉紅通通的,眼眶裡含著淚水。
  見狀,褚冥玥仍然坐在床沿沒有動作,表情平淡的望著氣到賴在床上大爆哭的幼弟,她慢慢吐了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
  小小一團的褚冥漾使盡全身力氣狂哭,一邊哭一邊大喊「姊姊很壞」,這是他能想到最壞最壞的罵人的話。
  「姊姊壞!我把我把姊結、姊結吃掉!」他又加了一句話,想讓姊姊知道他很生氣很生氣!
  淚眼迷濛的黑眼睛看向姊姊,發現姊姊都沒有要來抱他,褚冥漾更生氣了,哭得更用力,用力到開始咳嗽,口水沾濕圍兜,鼻涕眼淚都淌滿雙頰。
  「姊……姊姊……壞壞、嗝、壞……」褚冥漾抽噎著說,抱住懷裡的娃娃,這是他的餔餔魚寶貝,不可以給別人!
  「姊姊沒有壞。」褚冥玥起身走到哭累了的幼弟面前,將他抱起身坐好再把他臉擦乾淨,說:「鯨魚娃娃的尾巴壞掉了,姊姊帶它去縫尾巴。」
  剛睡醒的褚冥漾才不管那麼多,一聽到姊姊要把餔餔魚拿走,二話不說先發了一頓脾氣,才有了眼前的局面。
  哭完稍微清醒一點的褚冥漾看了看餔餔魚的尾巴,有壞掉的洞洞,伸出胖嘟嘟的指頭戳了戳又摳了摳,摳出裡面的棉花,眼睛又開始冒出淚水,鼻涕說來就來,滴在了鯨魚尾巴上。
  閉了閉眼,褚冥玥不禁嘆氣,拿衛生紙幫他擦鼻涕後又拿濕毛巾擦臉,褚冥漾全程都沉浸在餔餔魚破洞的傷心中,指頭在破洞處摳了又摳,他很傷心,他要哭哭了!
  「鯨魚給姊姊,姊姊找魔法姊姊縫尾巴。」
  蘊著淚水的黑眼睛看向姊姊,褚冥漾忽然垂下頭,整個團了無活力的樣子,過了許久後才緩緩舉起他的餔餔魚給姊姊,哽咽著說:「姊姊……縫……鯨鯨……鯨魚……」
  圓溜溜的眼睛裡充滿不捨,隨時都有眼淚要掉下來,
  「好,明天姊姊帶你去找魔法姊姊縫鯨魚。」褚冥玥說著就伸出手跟幼弟擊掌,確定了這個承諾。
  得到承諾後,褚冥漾終於笑起來,開始提條件,「我、我我要去看魔法姊姊縫縫縫、餔餔魚尾巴!」
  「明天。」
  「明天明天我我、我要去看魔法姊姊縫縫、縫餔餔魚尾巴。」
  「明天去看魔法姊姊,要帶禮物給魔法姊姊。」
  「是是是我的餔餔魚嗎?」褚冥漾忽然警惕。
  「不是,是奶茶包。」
  那是什麼啊?褚冥漾臉上寫著這樣的疑惑,褚冥玥沒回答,只是拍拍幼弟的頭,把髒兮兮的鯨魚娃娃拿走,在褚冥漾依依不捨的視線中放進包包裡。
  回頭忽然朝褚冥漾一頓咕咕咕,「把愛哭漾漾咕咕走!」
  褚冥漾笑到在床鋪裡扭來扭去,想把姊姊推開但是推不動,只能在床鋪上扭動,邊笑邊大聲說:「壞姊姊壞姊姊!把姊結、把姊結吃掉!」
  
  
  END
  
   *
  
  褚冥漾罵人的詞彙三連擊:很壞!不乖!把你吃掉!
  把你吃掉是最壞的,因為吃掉=看不見媽媽姊姊,所以把你吃掉是褚小胖最高級的威脅+對他而言最可怕的事之一。
  鯨魚娃娃是辛西亞縫的,其實褚冥漾滿多娃娃都是辛西亞送的。

    文章標籤

    褚小胖

    全站熱搜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