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平安京
  *我就寫個開心開心不搞科普的
  
   *
  
  褚冥漾皺著眉用力戳著手機,表情越來越難看,最後大嘆一口氣往後倒到床上,把手機往旁邊一拋。
  「怎麼了?」正從浴室出來的冰炎問了句。
  「又輸了,資質賽連輸四場,有一把明明可以贏的被莫名翻盤,我還懷疑剛剛那場的射手是對面臥底,瘋狂送頭。」
  冰炎微微挑眉,知道自家學弟最近迷上一款手遊,每晚回來就是瘋狂打比賽上分,但是沉迷到幾乎喪失志氣倒是不常見。
  「不說這糟糕的遊戲體驗,裡面的式神外觀都很漂亮。」
  褚冥漾盤坐起身,點開畫面秀給冰炎看,冰炎倒是覺得還行,褚冥漾又點了一把觀戰給冰炎看,「這是目前大陰陽師、唔,類似黑袍等級那種高手的對戰。」
  冰炎坐在床邊微微垂眼看著手機畫面,過了十幾分鐘後,挑起眉。
  「學長你要不要打打看?」見冰炎似乎不討厭,褚冥漾試著提議,要是把學長帶進坑就能抱大腿了,想想黑袍大佬就覺得穩!
  目前在褚冥漾想法裡還沒學長做不到的事,只有不想做跟懶得做。
  看著眼學弟閃閃發亮的黑眸,冰炎沒有反對,「怎麼做?」
  於是褚冥漾花了半小時稍微講解這款遊戲的玩法和角色定位,讓冰炎試了下人機對戰後,發現火星人手速真真可怕,至少冰炎的操作他學不了。
  「你也行,不要被情緒影響你能做到。」
  說著說著,冰炎點了一場五對五一般場,進去練手感,大家迅速找好自己的角色,只剩下打野跟射手這兩大鍋王,褚冥漾微微皺眉。
  冰炎等對方選好的打野角色後,面不改色地選了一隻射手白狼,還是穿著某款粉色櫻花的限定慶典外觀,褚冥漾小聲說:「這外觀漂亮,跑步會有櫻花出現,特效也好看。」
  冰炎應聲,畫面進了,中規中矩幫打野打了麒麟、讓輔助探路、騷擾一下對面,慢悠悠的鬼步走位讓褚冥漾看得膽戰心驚。
  升四等的時候突然爆出一波小團戰,打野在上路抓人,下路兩人血線已經告急,冰炎不慌不忙按下治療一個瞬步躲進草叢吃了一個兵升五等,兩箭點死對面打野還順便把射手也打回家,拿了一個首殺一個助攻,跟輔助一人一顆人頭剛剛好。
  褚冥漾目瞪口呆。
  趁著對面回家補狀態時冰炎在下路自己升到了六等、帶著兵線把塔點了三分之一血,全場最高經濟裝備最好,誰來挨他兩箭都要回家,更不用說對面輔助才三等,吃兩箭也差不多要死。
  粉色小裙子在螢幕上轉啊轉,高高興興的吃兵,對面暫時只能縮在塔下補兵。
  等到冰炎升七時,打野過來了一個進攻信號,冰炎緩緩把兵線推進,點塔還順便射兩下對面妖狐。
  「我第一次親眼看到能在前期壓著妖狐跟輝夜姬的白狼……」
  抓準時機的打野一個從天而降的飛撲落地,啪啪兩個人頭舒服收進口袋。
  還順手打了石距推掉下路二塔轉到膠著的上路,噗噗噗三箭下去對面直接回家。
  不到十分鐘對面就投降了。
  「還不錯,滿有趣的。」
  褚冥漾雙眼放光的看著冰炎,激動的說:「學長!我們我們雙排吧!這個賽季就靠你了!」
  
  後來褚冥漾抱著冰炎大腿打上人生第一個大陰陽師。
  
  
  END
  
   *
  
  我也想有這樣的射手carry我這廢物QAQ
  還有冰炎那個升五下路雙殺的操作我親身經歷過,被殺的就是我跟射手(笑)
  有不懂的別問我,我也只是靠直覺寫個爽而已!(幹)
  打野跟射手是我目前遇過最長揹鍋的兩個位置……幸好我都不會玩(乾(深沉)
  白狼不是不能壓著妖狐,是加上輝夜姬會很煩,走位不慎就會上天,遇過壓著妖狐打的白狼,被帶飛很爽。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