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梗
  *弱智有
  *鼠寶這邊走:http://www.pixiv.com/users/3777592
  
   *
  
  小邪越來越胖了。
  小花一邊整裡尾巴上的毛一邊看著那連撓自己肚子都有點讓人捉急的發小。
  再這樣下去就真的要變成啞巴張專養的小肥鼠了。
  這邊不知道自己被貼上奇怪標籤的吳邪正在努力舔毛,尤其是他最鍾愛的後爪外側的毛,一定要舔得光亮光亮!
  「麻啾。」一隻長得跟張小哥一樣的孩子從木屑裡鑽出來,頭上還頂著木屑,黑色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母親」舔毛。
  「尼腫磨還不睡?」吳邪暫時停下高難度的理毛動作,喘了口氣說道。
  「麻啾,毛毛。」小小的黑色孩子扒在他肚子上,用細小的爪子撓了撓他肚子上的細毛,努力的撓啊撓啊撓,不時用兩隻黑眼睛望向自己麻啾。
  「哇豪棒喔黑葡萄~」吳邪看著自家小葡萄用小爪子幫他理毛,力道軟綿綿的,更像是在搔癢。
  被麻啾稱讚了!小小黑葡萄更加賣力,聽到麻啾讚美的其他小葡萄也紛紛從木屑裡鑽出來,吱吱啾啾的圍著吳邪,紛紛揮起小小爪子幫吳邪理毛。
  在樹屋裡的小花見到這種家庭和樂的畫面,臉色都黑了,不愧有姓張的那傢伙的血統,就知道讓人鬧心,尾巴一甩,氣哼哼的繞著迴旋小梯下樹屋,在磨爪板上狠狠的撓了好幾十下才勉強解氣。
  撓完後,滿意的彈了彈閃閃亮亮的爪尖尖,才又開始觀察發小的家。
  不知道去哪邊搬了一堆零食回來的張大家長,一回家就看見吳邪正露著小肚子側趴在鼠砂上讓小葡萄理毛。
  「麻啾。」
  「麻啾啾!麻啾啾!啾!」
  「……麻。」
  一群小葡萄圍著吳邪給他理毛。
  「爸啾!」見到張起靈,原本掛在吳邪背上的灰葡萄後爪一蹬,喜孜孜的從自家麻啾身上蹦到爸啾身上。
  「小哥小哥~」
  放下背上的大袋子,裡面滿滿噹噹的零食讓小葡萄們興奮的要命,這邊扒扒那邊撓撓,把臉頰塞得滿滿的回到麻啾爸啾身邊,一邊啃著一邊看爸啾幫麻啾舔毛。
  不愧是爸啾,把麻啾的毛整理的漂漂亮亮!在小葡萄們眼中爸啾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小勾,窩發現窩最近豪像沒辦法自己舔毛毛了耶!」臉頰裡塞滿零食的吳邪有點憂心忡忡的看著自己圓圓的小肚肚。
  「別怕,有我。你身上的毛我來舔。」張起靈一貫霸氣。
  「爸啾!爸啾!爸啾!」小葡萄們盲目的附和。
  「對啊~還有小勾捏~」
  在桌上玩手機的花松鼠聽到這種話,覺得整個世界觀都不好了,一不小心就在桌上撓出幾道長長的痕跡。
  憤憤的發了簡訊給黑瞎子後,三兩步跳回樹屋裡氣哼哼的捲起尾巴睡覺了。
  
  接到花松鼠簡訊而回家的黑瞎子看著被撓得亂七八糟的桌面,心痛了一下。
  再去看看小傢伙們,看見靠坐在小窩裡打盹的小傢伙,小肚子上又擠出N層小肚肚,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
  「世界上像我這麼會養老鼠的絕對不出其二了。」喃喃自語著表揚了自己一下。
  「吱吱啾,啾。」養他的是我不是你。
  「啾!」小葡萄們探出頭一齊聲援爸啾。
  「……」
  居然跟一隻攪基鼠爭論這種問題,黑瞎子覺得自己簡直傻逼的一比那啥。
  
  
  END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