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很大!
  崩壞絕對有!
  (反正蔥坑就是以惡搞聞名的!XD)
  
  

  
  
  * * *
  
  
  賽塔蘿林,白精靈,年齡未知,目前為Atlantis學院的黑館管理人,袍級,白袍。
  
  總是帶著溫和微笑,閃耀著美麗笑意的淡綠眼眸,一頭燦亮的金髮,微微散發出柔亮的光芒,即使在白天,還是看的見他周邊的光芒。
  
  因為黑館住戶冰炎的寶貝小蔥褚冥漾一句無心的話而來到蔥園。
  
  
  
  『賽塔跟安因前輩好像,都亮亮的!』眨著圓滾的水潤黑眸,漾著軟軟的笑說。
  
  
  
  賽塔緩緩的在蔥園裡漫步,小蔥感受到一種舒服的氣息,紛紛探頭出來,看著那微笑的精靈緩緩走過。
  
  「你們好,我是賽塔蘿林。」微笑,「請問安因蔥住哪裡呢?」
  
  「安因嗎?」一株褐髮黑眼,溫婉的女性小蔥指著不遠處微微發著金光的一棵蔥,「安因在那裡。」
  
  說完,一陣爆吼:「就跟你們說我死也不會當蒜的你們是聽不懂嗎?!通通給我滾!!」爆炸聲響起,幾棵偽.蔥被炸到遠遠的。
  
  「那就是安因,很好認吧!」另一棵金髮碧眼的小蔥也湊過來,可愛的笑著,「我叫喵喵喔!她是庚庚!」小手指著自己又指指別人。
  
  「您好,忘了自我介紹真不好意思。」
  
  「不會。」賽塔微笑,「我可以請問剛剛是怎麼回事嗎?」
  
  「喔~~因為景羅天鬼蒜王一直想把安因蔥拉去當蒜,還在他身上蓋上鬼蒜的標記,以方便追蹤安因的形蹤,老是逮到時間就派部下來騷擾安因蔥。」喵喵舉著小手搶著回答。
  
  「安因不喜歡當蒜,而且因為身上的鬼蒜標記,他沒辦法再同一個家待太久,常常要換蔥坑。」庚接著說。
  
  「原來如此。」賽塔漾著更加燦爛的笑容,「感謝兩位詳盡的說明。」
  
  「不客氣~」喵喵有精神的回道。
  
  「不會。」庚微笑著說,「我可以請問漾蔥的情況嗎?那位黑袍殿下把他帶走之後,到現在還沒回來看看我們大家。」
  
  「對啊~喵喵好想漾漾喔~」
  
  「漾蔥現在很好,冰炎殿下對他很好。」
  
  「謝謝您。」庚開心的笑了。
  
  
  * * *
  
  
  「您好,安因蔥。」賽塔看著那氣炸了的蔥,一頭金黃的長髮,澄藍的雙眼,「我是賽塔蘿林。」
  
  「您好。」即使在暴怒的狀態下,依然保持著禮貌,不隨意遷怒,「請問您找我有事嗎?」
  
  「是有事沒錯。」賽塔笑了。
  
  「請問我可以幫上什麼忙嗎?」
  
  「我希望您能跟我一起走。」賽塔微笑著說,雖然一見面就要把人家拔走是件很沒禮貌的事,但是賽塔對安因的興致之濃厚,已經遠遠超出他的預期,至少,他沒預期到安因蔥會這麼迷人。
  
  「咦?」安因瞪大眼,「為什麼?」
  
  「看您對那些鬼蒜族的騷擾似乎非常頭痛,我或許可以幫上一點忙。」而且,我對你非常感興趣。賽塔帶著誠摯的笑容在心裡補上一句。
  
  「……是漾蔥嗎?」
  
  「是他提起的沒錯。」賽塔淡綠的眸子泛著笑意,看向安因沉思的臉,「他常常提起您,說您很照顧他。」
  
  「他比較小,照顧他是理所當然的。」安因淡笑。
  
  抬眼看著眼前穿著白袍的精靈,微微瞇著眼思考,心裡不討厭這個精靈,可以說是非常喜歡,而且精靈的邀請很讓人心動,況且老是因為鬼蒜的騷擾,把蔥園炸的亂七八糟,這樣跟他走了也好,讓其他的蔥蔥們,可以不用老是擔心受怕。
  
  「在精靈主神的見證下,您願意跟我走嗎?」賽塔問。
  
  「好。」安因笑著,「但是可以不要用敬語嗎?」
  
  「好。」賽塔笑的有那麼點燦爛過頭了,「我希望你也是。」
  
  安因眨著藍眸,過了一會兒才知道他在指什麼,「好的,那我稱呼你為賽塔可以嗎?」
  
  「可以。」賽塔蹲下身,伸手,讓安因站上他掌心,「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
  
  「你也是。」
  
  一人一蔥相視而笑,如此美好的氣氛,如此誠摯的笑容,如此真心的邀請,一切都是那麼的令人感到安心、溫暖,以至於安因蔥沒想到在之後不久,他會被眼前這位有著溫婉微笑的漂亮精靈拆吃入腹,然後從此跟他成為莫名奇妙的伴(情)侶。
  
  
  
  
  END
  
  
  * * *
  
  
  惡搞很大……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大力糾正,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