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學長!」褚冥漾慌慌張張的敲門,不等回應,逕自推門而入。
  
  「怎麼?」冰炎原本閒適的坐在沙發上看書,見他慌張的樣子,微微皺眉。
  
  「我的領帶不見了!」褚冥漾在冰炎房間到處翻找,「我有丟在學長房間嗎?」
  
  「沒有。」冰炎看他一頭亂的在房間裡到處亂竄,床上床下衣櫃桌子全都找過一遍。
  
  「不見了怎麼辦?今天歐蘿妲說要照相留念不穿整齊制服就等著被……追著跑校園一百圈的啊啊啊啊───」扯著自己的頭髮,已經要飆淚了。
  
  「我有領帶。」冰炎起身,開了衣櫃,很神奇的抽出一條制服領帶給他,「過來。」
  
  褚冥漾感激的看著冰炎,很自動的把領子翻出來,讓冰炎套上領帶,低頭看著冰炎漂亮的手迅速的打了個領結。
  
  「謝謝學長!」
  
  「吶。」隨意的揮了揮手。
  
  「學長今天沒有課嗎?」解決的窘境之後,褚冥漾坐在沙發上,開始有心情聊天了。
  
  「沒有。」端起桌上不知何時變出的溫牛奶塞進褚冥漾手中,「也沒有任務。」
  
  「真好!」褚冥漾啜了口牛奶,瞇眼笑了。
  
  「趕快喝,要遲到了。」冰炎看了他一眼,挑起一抹有點惡意的笑,「還是你很想追教室?」
  
  「一點都不想!」一口氣喝完剩下的牛奶,起身。
  
  冰炎跟著起身,看了他一眼,「怎麼看你每天喝了這麼多牛奶也沒長高多少?」
  
  「…」學長你一定要這樣子嗎?埋怨似的看著冰炎,拿出傳送符。
  
  「裝什麼小狗!」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臉,然後再傾身親了一下,「小心。」
  
  「掰了。」臉紅,手忙腳亂的拋下傳送陣,趕緊到教室去集合。
  
  
  * * *
  
  
  「漾漾~」喵喵張大碧眸,看著他的胸口。
  
  「怎、怎麼了?」褚冥漾緊張的看向胸口,「有沾到什麼嗎?」拜託!他不想被歐蘿妲的守護巨人追著跑啊!
  
  「沒有啊~漾漾的領帶怎麼了嗎?」喵喵迸出一句。
  
  「啊?」
  
  「這不是漾漾的領帶吧!」千冬歲伸手又想推推眼鏡,才想起剛剛已經被歐蘿妲強制脫下了,「這是冰炎學長的領帶不是嗎?」
  
  「咦?」褚冥漾瞪大眼,「你們怎麼知道?因為我的領帶不見了,所以我跟學長借!」
  
  「因為領帶上有冰炎學長的祝福。」千冬歲說,「而且啊,領帶是不能借的,除非那個人想送你,而且送了之後不能拿回來。」慣性的又想推眼鏡,碰上鼻梁後才想到眼鏡被暫時沒收了。
  
  「咦?那這樣學長的領帶不就變成我的了?」
  
  「對啊~而且男生送對方領帶有另一個意思喔~」喵喵漾著可愛的笑說,「『這個人是我的,誰都不可以碰!』而且領帶上會有那個人強烈的氣息,宣告著所有權,情侶都會做這種事喔~這樣好浪漫喔~」
  
  褚冥漾先是呆滯,而後腦袋開始運轉,然後臉開始發燙。
  
  「漾漾很幸福喔~」喵喵開著小花說。
  
  「歲也有一條夏碎學長的領帶…」萊恩突然冒出一句。
  
  「萊恩.史凱爾!」千冬歲對著又默默消失的搭檔大吼,臉上也泛起紅暈。
  
  「哇~~」喵喵眼神閃亮。
  
  「啪嚓!啪嚓!」兩張快門聲。
  
  「咦?」褚冥漾傻愣愣的轉頭,看見歐蘿妲將兩顆影像球收起。
  
  「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一邊微笑一邊說,「漾漾跟千冬歲剛剛的表情都不錯!」
  
  「「……」」千冬歲沉默,褚冥漾則是傻了。
  
  「哇!喵喵也要看!」湊到歐蘿妲旁邊,看了一眼之後就開始興奮的尖叫,「漾漾跟千冬歲都好可愛~」
  
  有一瞬間有種想搶回來的衝動,但是礙於對方是惡勢力(?)班長,所以不敢動手,要不然事後被報復怎麼辦?
  
  「那個、歐蘿妲…我可不可以自己買?」好歹不要外流啊!
  
  「不行!」歐蘿妲彈指,影像球就消失了,「我已經有好的買家了!」
  
  「…」褚冥漾絕望的看著一旁同樣不敢吭聲的紅袍友人。
  
  「漾漾放心吧,我大概知道會賣給誰了。」千冬歲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道。
  
  這根本不是那個問題……不、那也是問題之一!重點是歐蘿妲到底拍了什麼?!
  
  
  
  黑館。
  
  銀髮紅眼的年輕黑袍在看見影像球內的影像之後,二話不說的直接掏出手機撥過去。
  
  「多少?」電話一接通,毫不拖泥帶水的直問。
  
  「那就……。」說了一個數字。
  
  「好。」掛掉電話,看著手上的影像球,裡頭的小學弟情人笑的很靦腆很動人,臉上淡淡的紅暈,有點像是每次看到他任務回來的那種表情。
  
  
  
  紫館。
  
  「主人今天有事嗎?」小亭眨著金眼問。
  
  「沒有。」
  
  「那我們去逛街吃蛋糕好不好?」
  
  「可…」夏碎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傳送陣,裡頭有一個影像球,拿起來一看,是自家寶貝弟弟臉紅的難得模樣,有點彆扭、氣憤和害羞的那種。
  
  「這是什麼?」小亭湊近想看一眼。
  
  「沒事。」夏碎微笑的撥開小亭,「小亭先去外面等,我等下帶妳出去吃蛋糕。」
  
  「好!」聽見蛋糕,小亭很開心的跑出去。
  
  夏碎撥了通電話,「妳好,我是藥師寺,請問我該出多少?」
  
  「……」電話那頭的女聲笑了下,說了個數字。
  
  「沒問題。」掛掉電話,金光流轉的紫眸看著影像球內的人,嘴角掛著一抹笑。
  
  「這是我的千冬歲呢。」
  
  
  
  
  END
  
  
  * * *
  
  
  感謝鑑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鞠躬)
  (喔喔──我想寫傘啦──(扭扭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