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他深愛黑夜,尤其是如墨般深濃的子夜。
  
  
  * * *
  
  
  大家都在說那位殿下回來了,完成為期一年的任務回來了,那是對外的說法,而事實真相只有寥寥數人知道而已。
  
  在白色的醫療班總部,他雖然處於沉睡狀態,但是他的知覺還是可以感受到週遭的環境。
  
  什麼東西在他身邊,什麼人來探望他,什麼人說了什麼話,他都知道。
  
  他知道九瀾不只一次站在藥水球前用詭異的目光打量自己,他知道提爾不只一次假藉檢查的名義偷摸了自己好幾把,他還知道有一個人不只一次在子夜時分,站在床邊凝視著自己,直到天明。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開始喜歡子夜。
  
  如墨般深濃的子夜。
  
  
  * * *
  
  
  這是離開醫療班的第幾個夜晚了?
  
  輕輕翻了個身,冰炎還是睡不著,或許是睡了一整年的關係,現在的他比以前更加難以入睡。
  
  「咿……」銀白的門被輕輕推開,來人的腳步聲刻意放輕,緩緩的走到房間主人的大床邊。
  
  冰炎依然閉著眼,沒有起身,只有一個人會在這種時候來他房間。
  
  『學長睡著了嗎?怎麼戒心變這麼弱?難道身上的詛咒氣息還沒好所以身體虛?可是琳婗西娜雅就說學長已經痊癒了啊,連一絲一毫的詛咒氣息都沒有!啊我怎麼又腦殘一堆,既然那個大姐說沒問題就是沒問題了……吧?啊啊啊──再這樣下去學長會被吵醒的,我還是趕快閉腦閉腦閉腦閉腦──』
  
  那人心中的想法被冰炎聽的一清二楚,雖然很想起床打他,但冰炎依然閉著眼。
  
  然後在一團混亂的思緒中,那人的心聲漸漸微弱,好一會兒房間裡只有自己與那人交錯的呼吸聲。
  
  那人輕輕的伸手摸了摸冰炎的臉,像是放心了般,緩緩的吐了口氣。
  
  「哼……」感覺到那人溫暖的手心,冰炎輕哼了下,嚇的那人立刻把手抽開,呼吸突然變的清淺緩慢,像是刻意壓抑一樣。
  
  『噎!學長醒了?』
  
  那人的想法再次竄入冰炎腦中,就這麼一句,什麼雜念都沒有。
  
  過了好一會兒,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吵醒」,那人才輕輕的吁了口氣,呼吸又恢復正常。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他知道那個人坐在他床邊的地板上,然後感覺到他的視線緊盯著自己,冰炎不以為意,這是那個人用來確定他還活著的方式,不這麼看到三四點,他是不會走的。
  
  冰炎感到有點心疼,想把那人趕回去睡覺,但是冰炎知道,要是這時爬起來趕人,那人會因為吵醒他而更加愧疚,而且,就算把人趕回去了,那人還是睡不好,因為看不見自己會讓那人覺得加倍難受。
  
  與其讓那人整晚在床上輾轉難眠又讓噩夢侵擾,不如就讓他待在這裡,就在自己身邊,讓那人可以安心,而且,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他也可以就近安撫那人。
  
  冰炎深刻的記得這種被深深注視的感覺,沉睡那年的每一晚,在子夜時分,那個人都會來到他的病房,用深幽的視線專注的注視著自己,偶爾腦子也會想著一些有的沒的,每晚的來訪已經成為那個人的習慣了,直到現在他出了醫療班,那人還是改不過來,好像不這麼看著,就沒辦法驅趕心中的不安。
  
  冰炎還知道每當那人來到時,越見都會退出去,讓那子夜般的人靜靜待著,讓整個房間充滿子夜的靜謐,讓他休養中的靈魂更加平靜舒緩,冰炎能痊癒,有大半要感謝那總是在子夜凝視他的人。
  
  從那個人進來後,房間裡瀰漫著一種子夜的氣息,靜謐的、涼潤的、溫柔的氣息。
  
  冰炎數著那個人輕緩的呼吸,感受著他的氣息,漸漸入睡。
  
  睡意朦朧時,冰炎忽然了悟到一件事:
  
  或許就是因為子夜未到,所以他才睡不著。
  
  
  * * *
  
  
  那個人今晚不會來,因為他去出任務了,要三天後才會再見到他。
  
  這表示這三天冰炎都別想入睡了。
  
  冰炎皺皺眉,躺臥在陽台的躺椅上曬月亮,一頭披散的銀髮在微風中輕輕的晃蕩。
  
  附近的風精靈在微風中唱著安眠曲,歌聲隨著微風到處吹送,所到之處的人都是一片好眠,但他卻睡不著。
  
  沒有那個人幽謐的注視,他睡不著,就連以前最愛的閱讀也無法吸引他。
  
  如今,比起閱讀,他更愛注視夜空。
  
  冰炎望著夜空,今晚星子稀少,只有一彎下弦月,那弧度很像微笑,那個人清淺溫潤的微笑,深幽的夜彷彿在發亮般,很像那個人的頭髮和眼眸。
  
  冰炎知道那個人總是在擔心,即使現今他已經痊癒了,身上連一絲詛咒氣息也找不到,連琳婗西娜雅也再三強調保證絕對不會有事了,但是那個人還是在擔心。
  
  如果藉由注視著自己可以減緩那人的憂慮,那麼繼續這樣下去也無妨。
  
  有點惡趣味,他知道,但是他喜歡這種感覺,被那人深切關心、注視的感覺。
  
  望著夜空,冰炎微微的勾起唇角。
  
  他還記得一年前,睜眼的那瞬間,印入眼中的不是提爾那討人厭的噁心笑容,而是那夜色般的黑髮和溫潤的黑瞳,鼻間聞到的不是那討厭的藥水味,而是那人身上子夜的氣息。
  
  他的學弟。
  
  「學長。」那人輕輕的叫著。
  
  你終於醒了!他墨黑的眼瞳裡蓄滿淚水。
  
  「……褚……」他的聲音淹沒在一片歡呼聲中,但是那個人聽見了,他對自己揚起一抹溫柔的微笑。
  
  從此之後,他愛上了子夜。
  
  如墨般深濃的子夜。
  
  這片夜空讓冰炎想起那個人,那個像子夜一樣的人,那個總是在子夜時分出現、靜靜的站在床邊看著自己直到天明的人。
  
  在醫療班時,冰炎就注意到那人個性變了,不再總是慌慌張張、戰戰兢兢,他變沉靜了,腦殘也少了,就算有,也只是碎碎唸,叨唸完之後,心中就是一片沉靜,偶有一絲雜念,也會迅速的消逝,然後認真的、專注的,只看著自己。
  
  沉靜,那人變的就像子夜一樣沁涼沉靜。
  
  冰炎望著夜空輕笑了起來,他並不討厭那人的改變,不管是習慣還是個性,反正,不管怎麼變,那人還是本質一樣,溫純善良。
  
  幽深的冥;水潤的漾。
  
  他的,如墨般幽深的水潤子夜。
  
  
  
  
  END
  
  
  * * *
  
  
  哈哈最近很懶得打後記,就這樣吧!(被毆)
  大家偶爾翻翻公告,看看「我想對你說」吧!(合掌)
  (據說會有後續?←慘了自己爆出來了!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丁控 的頭像
布丁控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